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意识,观察者
    蝴蝶翅膀的张开与闭合,代替了电路的开闭组成了零与一。在接纳王崎的法力之后,这股蝴蝶们就再也不是自动扇动翅膀了。它们的动作不再整齐划一,却又暗合其他规律。

    这都是因为王崎的法力。他的法力,蕴含着他的自我,就像是一个安装包一样,进入了虫群之中。而他的法力,同样也可以转化为机械语言,操纵机器。

    这就是“我法如一”的优势,或者说,这就是王崎我法如一之后,开发出的、独属于自己的特长——当然,推广化之后,其他人也可以学习就是了。

    意识就是法力,法力就是意识。所谓的法我如一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也是高阶古法修无法成为今法修的原因。他们的意识,早已和自身的力量融为一体。而他们的生命,往往也与力量息息相关。

    这这也导致了他们不可能放弃力量。因为,那就意味着他们要将自我、记忆、生命全部放弃——这可不是转劫就能够搞定的,因为“转劫”仅仅意味着身体的消灭,而魂魄依旧活着,力量的本质并没有变化。

    而真阐子,法体、力量全无,严格来说已经死了,只是赖着仙器当中一道仙灵之气,与仙器本身的特殊材质,才得以苟活。也全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获得了重来一次的机缘。

    在王崎炼化了蝶群的瞬间,无数念头在王崎意识中翻涌。这一刹那,他以为自己“又”变成了“海神类”。这却是因为,他的意识已经接管了那群蝴蝶,而那群蝴蝶,也成了他的思考器官。

    “我即虫群。”躺在海里的王崎如此说道。

    这一刻,他就是虫群。

    幸好他有作为“海神类”的经验。或者说。他的副本、弥的分裂人格曾经以集群智慧的形式存在过,所以王崎知道如何驾驭这股感觉。他当即收束心神,按照弥曾经教授给他的法门。驾驭那庞大蝶群带来的云智能。

    “液态的”思维在蝶群当中奔流,王崎的思绪也如同天马行空一般。变得放肆。所幸王崎依旧拥有人类的心灵。他按照最古老的手段,强伏意马受缰。然后,蝶群制造出的暴乱力量,开始变得有序起来。

    这股力量非是法力、神力,也不是精元妖气。它的性质迥异于神州已有的记录,但依旧透着王崎的气意。

    而且,这股奇力的总量是庞大的。

    毕竟是十万御流五机关的共同力量。

    而那些古法修,则开始惊恐起来。他们发现。这庞大的蝴蝶机关群,似乎不仅仅是搅乱天地灵气了。只是在顷刻之间,它们身上,就出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异常可怕的“气势”。这种“气机”凝如实质,让天地灵气抗拒他们的意志,与此同时还对他们的精神产生了极大的压迫。那些古法修甚至觉得,就算是面对同阶武道修士的武道拳意,也没有这么恐怖。

    我法合一,念头就是法力。法力就是念头,思维也具有实质性的力量。这和武修仙人以下最高成就的“拳意实质”也没有区别了。

    与此同时,王崎的“人类之身”上面燃起了命之炎。识海之中,偏重精神的圣光也在温养真灵。然后,王崎的这个身体再次飞了起来,冲入蝶群。

    “准备实验,第一步,整顿蝶群。”

    按照他早已准备好的算法,蝶群开始列队。那非是阵法,而是一种唤作”元胞自动机“的特殊结构。严密的算法引导出了有序的力场,整个蝶群引发的风暴渐渐趋于稳定。

    但是更加可怕。

    王崎开始运使他从那些元婴身上偷学到的<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1192/" target="_blank">绝品情圣</a>。勾连天地灵力流转以压制敌人的手段。一瞬间,那些分神修士只觉得十余倍于刚才的压力加诸己身。法力开始凝滞,运使法度的动作变得举步维艰。

    “现在。可以进行第一步实验了。”王崎闭上眼睛,思索道:“观察者,到底是什么标准呢?”

    “现在我与这群蝴蝶共用一个意识——并非是遥控,而是共用。他们和我原本肉身的关系,就像心脏和肺脏一样,同处于这一个系统之内。”

    “那么在我的这个‘思维’之内,观察者效应可以被触发吗?”

    “缥缈无定云剑,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机理运作的?”

    带着这样的思考,王崎举起了长剑月落琉璃。月落琉璃的力量在王崎的驾驭下渐渐开始酝酿量子云化的剑气,与此同时,长剑的力量也开始于蝶群的力量相勾连,带动周围的真空灵力一并变化。

    然后,王崎一剑斩出,如同蝴蝶轻轻扇动翅膀。那一道剑气,引发了周围灵力的连锁变化,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最终形成了如同海潮一般的庞大剑浪。

    这是……史无前例的,远超王崎现在力量层次的,缥缈无定云剑!

    …………………………

    此时,分神期修士袁佑正在奋力的搏杀,清徽剑气绕身,苍玄五极功鼓荡,浑身都被一道清气覆盖住。御流五不过是辅助机关兽,本身并不具备搏杀之能,没有什么杀伤力。他们激发的效果倒是可以吞没修士,但是也只能压制,不能灭杀。

    所以,袁佑还在奋战。

    但是,他的表情已经有些麻木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为什么一个筑基期修士,就能完成分神化念,有了分神期的特征……

    为什么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就能够撵着他们几个分神期修士跑?

    这世道,一定有问题……

    不……不对……那个筑基外道,说不定其实已经精疲力竭,说不定已经……

    这蝴蝶只能困人,不能杀人,那个外道如果想要击败我们。就一定要过来……

    只要他过来,我就可以……我就可以……

    就在这时,一道锋锐的杀机横扫而来。

    袁佑的脸上现出一丝兴奋之色。

    “来了!”

    这就是这位分神期修士最后的念头。

    观察到便等于被击中。无可改变,如同因果。

    这就是缥缈无定云剑。

    …………………………

    远处。王崎感觉到了一丝疑惑:“居然真的成了?”

    他感觉到,蝶群之中的某一个空白区域突然消失了。这代表抵抗的消失。他是量子云剑气扩散过程中最先接触到的修士。一道剑气将他的的法力尽数斩杀,泯灭其一切生机。

    “我的思维就在这一块区域流转,如果这个观察者效应的原理是意识造成的物质层面的扰动的话,那这一道量子云应该就被我的思维搅扰,再也施展不开才对啊<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1191/" target="_blank">重生之嫡女风华</a>。”

    “再试一次。”

    王崎再次勾连蝶群力量,然后,又是一剑横扫。

    仅剩的六名分身修士。再度陨落一个,死得毫无价值。

    ——不,这么说也不太对。他们也完成了帮王崎试招的光荣使命,验证着王崎的猜想。

    “琉璃,不要呆着了,试着感应一下自己的力量!”

    “你这人真烦,一下要我放开力量,一下又要我感应的,真当我是你家法器了是不是?”

    月落琉璃的抱怨声传来,只不过没有拒绝王崎的要求。原来。在施展缥缈无定云剑之前,王崎就要求琉璃暂时放开自己的力量,完全交由自己操控。

    在琉璃重新掌控自己的力量之后。王崎试着挥出一剑。这一剑,他依足了缥缈无定云剑的运力、运剑之法,却只得半月形剑气一道,而未成量子云剑气。

    “看起来,剑本身成为了‘观察者’,也没办法再现量子化的剑气吗?”

    “观察者……观察者……”

    施展缥缈无定云剑,首先就要“手中有剑,心中无剑”,不止是不要看手中的剑。连心里也不能想着手中有剑,不能感应。一切剑招,一切动作。只能靠着视线做好的计算运动,心灵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波动,甚至不能去感应自己的法力。如若不然,量子云剑气就会提前塌缩,甚至反伤自身。

    “果然。”王崎点点头,然后提起月落琉璃,道:“现在试试无定剑好了。琉璃,我们现在杀人去吧。”

    王崎一头杀入蝶群,片刻之后,被蝴蝶振翅所掩盖的惨呼,隐隐传来。

    …………………………

    蔡渚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一股混合着狂乱与恐惧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

    在王崎的异种法力激烈的侵蚀下,他的天书册暂时是无法使用了。若是平时,他还可以用时间来磨平这股诡异的力量。但是现在,仓促之间,他哪来的手段?

    “可恶……可恶……可恶……”他运使本身的法力发动法术,就算没有法宝天书册,他也是天书楼弟子,博闻强记,施展几个法术不成问题。虽然熟练度不高,但是却也足以在蝶群之中稳住自身。

    “如果我有个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让那个外道……我一定要让那个外道好看!”

    就在这时,机关群突然分开,王崎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蔡渚面前。

    两人的眸子对上,然后蔡渚酝酿许久的、舍命一击的勇气就消失不见了。

    他看得出来,王崎视线的焦点虽然在他身上,但王崎并没有注意他这个人,身上也没有半点杀意。但是,王崎的神情之下,却藏着一些让蔡渚更加恐惧的东西。

    他没有将蔡渚当做人看,自身也没有杀人的觉悟。王崎的态度,就是从内到外的漠视。他杀蔡渚,也不是主观意志上的必杀,反倒更像是在执行一个既定的计划。

    “最后一个。”

    王崎如此说着,递出了一剑。

    将那位分神期修士最后的话语留在了喉咙里。

    是求饶、咒骂,还是别的什么?不重要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