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崎拾级而上
    王崎推开房门然后再关上。这个时候,真阐子悄悄的说道:“小鬼,你有没有感觉到……”

    “由嘉她跟着呢。”王崎嗤之以鼻:“早就感觉到了。”

    王崎现在是金丹期,相宇天位功已经初成。他只需观察到“片面”,就可以推演出部分的“全貌”。在希尔伯特空间当中,一个点或者一条线的异动,实在是很明显。这种敏锐程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元神修士。

    而毛梓淼说出“艾师姐”的时候,王崎就意识到了,陈由嘉已经应该已经和毛梓淼见过面了。毕竟,陈由嘉现在还和艾轻兰一起做研究。

    “你怎么不回去,在陈由嘉那个小丫头面前表表忠心?”真阐子笑道:“说不定你今晚还可以把神京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啊。”

    “得了吧。”王崎嗤笑:“我傻吗?现在过去?”

    “不傻啊。”真阐子戏谑道:“也就是说,你只是不想让那个小丫头伤心,所以才随口说说,骗骗那个猫耳丫头的?”

    王崎摘下戒指,问道:“我这几年都是带着你的,我做了什么,我有什么想法你都一清二楚。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多半是……”

    过了一会儿,真阐子又小声问道:“你小时候真是疯了?老夫还以为你只是孤僻罢了。”

    “那你还收我入门?”

    真阐子笑道:“这倒也算不上什么大的毛病。若是连孤独这一关也忍不了,那也别提什么闭关修行了。不能闭关修行,那还修什么仙?”

    王崎突然笑了出来:“他奶奶的……突然发现古法简直就是为宅男而设的啊……”

    宅在家里,不需要和别人说话,无聊了还有一个叫做“杀人夺宝”的网游可以玩,而且还玩成单机也无所谓——想一想。除了有生命危险,让废宅无法下定决心之外,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缺点嘛!

    这时。真阐子突然问道:“说起来,既然你本性如此的无法无天。为何不干脆将那个猫耳的丫头也给办了?以你现在的本事,其实瞒着小丫头也没有问题。”

    “你知道吗,老头。所谓的‘考’,是有两种的。”王崎道:“一曰‘检测’,一曰‘核查’。”

    “检测者,便是为了让受测之物得到完善。这个时候,主考者往往会告诉受测者,你的答案。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王崎淡淡的道:“但是另一种,‘核查’,就纯粹是为了验证受测者的水准了。这种测试,立场不是站在受测者,而是站在主考方那里<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1/41710/" target="_blank">娇妻</a>。主考放最终也不会告诉你答案正确与否,好在哪里。”

    “第一种考验,你有很多次机会,可以重复无数次。但是第二种,你将答案交上去的时候。就不应该再选了。如果你一次提交了两个答案,那么只会两个都错。”

    就像他在神京说的,当时他经过了非常精密的计算。然后在一场名为“爱”的博弈当中,做出了名为“陈由嘉”的选择,并且做出了“幸福”的预期。

    这很明显是一次“不放回”的选择。即使他和陈由嘉分开,他们两个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最初。所以,这种选择不可重复。

    真阐子默然:“你小子,也会说出这种话啊。”

    ——废话,我上辈子对什么的感触都不深,就是记得考试了。

    “老夫还以为,你真是是一个纯粹的狂人呢。”

    王崎轻轻笑道:“我的信条。可不是‘天若逆我我便逆天’啊……”

    ——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虽然不知道自己距离那种境界还有多远,但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还是可以的。

    他这么想着。重新坐回自己的书桌前,开始奋笔疾书,

    然后,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日,王崎又正式去拜访了艾长元一趟。艾长元对他金丹期的修为表示啧啧称奇。

    他随手敲了敲王崎丹田:“老王,你应该不是结了个废丹吧?”

    人世间三阶的时候,修行还是一个可逆的过程,法力可以废去,法基可以损坏,金丹可以崩毁。但是在这之后,生命和法力结合的智慧越来越紧密。到了那个地步,废功就只有“死亡”这一个下场。

    元神天关之后的大宗师三阶,因此与人世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危难时刻被迫结丹,并非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至于过快的修行造成的性情改变,艾长元似乎并不怎么为王崎担心。

    面对好友的疑惑,王崎只是显露出虚相相宇【虚拟希尔伯特空间】的气意,就足以说明一切了:“不好意思,完美结丹,而且性情的些微改变也在变化当中。”

    “看到你这么贱,我就放心了。”艾长元呵呵一笑,然后又对王崎结丹的方法表示很感兴趣:“老王,你是用什么法子结丹的?靠谱吗?”

    艾长元和王崎一样,也是境界、学识远远高于法力的典型。他同样希望可以快速跨过人世间三关。

    “绝对可靠……额,话不能说满,应该说或许可靠吧?”面对艾长元开始放光的眼睛,王崎只能表示抱歉:“至于这个具体方法……估计几年之内是没法重复了。”

    艾长元皱眉:“正在试验的新方法?”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你领会精神就行了。”王崎不仅有些唏嘘。

    弥是被他弄出了点心理阴影,估计最近几十年是不会再帮别人开心象时空了。如果想要再现他一日之内度尽百年的奇观,那就只能期待天灵岭或者万法门在算器、心灵两大领域同时做出突破,完成意识上传了。

    不过到那个时候,估计修行进境将会彻底和斗战本领、和长生分开<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1/41711/" target="_blank">[古穿今]步步影后</a>。修行速度也就彻底没什么意义了。

    在告别艾长元之后,王崎又回到了自己住处,在给辰风那边留了个言之后,就整整九天没有踏出房间一步。这九天里,他除了写论文、确定思路,就是在打磨金丹,彻底稳固境界,然后发掘自身的能力。

    对他来说,在月落琉璃的帮助之下斗败分神也只是开始。

    当初,艾轻兰同样是在初成金丹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面对一个分神外加一群元婴,而且当时他还不像自己有着月落琉璃剑,有着十万只御流五,有着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

    纯以自身的能力而论,王崎和当初艾轻兰比,居然还差了一线。

    这让王崎意识到,结丹级数的法力,使用好了,也可以很可怕。

    其间,只有陈由嘉来看过王崎两次。

    反倒是弥,开始对王崎的“爱”很感兴趣。

    “你们人族的交配、繁衍、爱,对我来说都是过于复杂的概念。”弥很疑惑的问道:“可是我觉得,如果你瞒着那个叫做陈由嘉的个体,和那个叫做毛梓淼的个体发生超友谊关系,其实才是对大家都好的选择吧。你可以多获得一份愉悦,陈由嘉什么都不会失去,而毛梓淼则会得到她原本未曾得到的东西。”

    “你们不需要繁衍,所以也无法体验与繁衍有关的命题吧?”对此,王崎总是这么回答。

    “我们不是笨蛋,当然知道繁衍是什么”弥道:“如果从‘繁衍’的策略来讲,要求‘忠贞’的‘爱’完全是一个多余的,带有负面效果的策略。”

    “这个是从整体角度出发才显得有利的策略。”王崎道:“‘爱’实际上存在着公利的一部分。只有足够优秀的个体,才会更容易被人爱。这在整体上有利于群体的血脉优化,甚至淘汰掉劣等的血脉。”

    弥立刻指出反例,驳斥道:“你们人族的故事里,不乏富家小姐爱上穷小子。好女人爱上坏男人的故事。”

    王崎对此嗤之以鼻:“选择并不简单,虽然可供选择的结果有限,但是不是每一个结果的所有属性都是同样重要的。为此,算学当中引入了‘权重’的概念。在有些富家小姐眼中,‘家产’的权重不高,‘相貌’更高。在有些人眼中,‘相貌’这个属性权重低,只能靠后考虑,智慧才是最优先的选项。而在有些人眼中,智慧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存能力’,也就是攫取财富的手段,最终指标还是‘家产’。这些选择,在‘爱’产生之前就已经在进行了。”

    弥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老师的弈天之算是这么用的啊……也就是说综合各项权重之后,陈由嘉和毛梓淼相比,是前者距离你理想的‘方差’更小?”

    “这种事可没有那么简单。”王崎摇摇头:“这可不是静态博弈。”

    王崎并不想和弥解释这些。

    不过,弥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但她还是抛出了下一个问题:“你们人族,真的是个体生灵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会演化出这种群体性的繁衍策略?‘爱’不应该是你们心智的基础要素之一吗?为什么它会是有利于群体的选择?”

    “‘个体生灵’和‘个体生灵’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在这个问题上,你还差得远哪,师姐。”王崎挥退弥,然后站起来,叹了口气。

    半个月了。差不多也应该去辰风那边看一看了。

    希望见到阿兹喵,不要尴尬啊……(未完待续。)

    ps:月票啊……推荐票啊……给我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