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小的暗流【第三更】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小的暗流【第三更】

    没有人知道,王崎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所谓的dh——多历史退相干解释,其实并不是他理论的核心。对他来说,这依旧只是用来练手的“练习题”。

    ——练习如何将元灵气宇宙【灵气值恒为一的宇宙】当中总结出的物理规律,转化成这个灵气宇宙的定理。

    对于王崎来说,真正的挑战,其实还在后面。

    后面的部分才是重头戏。

    比如说,贝尔不等式。

    他之所以选择多历史退相干作为自己晋升金丹时所思考的理论,就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我在关注这个领域,我在思考这个领域,我对目前主流的、关于“观察者效应”的解释很不满意。我希望存在一个完全与主观意志无关的客观世界。

    能够引发关于量子力学诠释的新一轮讨论,那就更好了。

    因为,王崎的下一步,就是贝尔不等式——判决的不等式。

    贝尔不等式是1964年贝尔提出的一个强有力的数学不等式。该定理在定域性和实在性的双重假设下,对于两个分隔的粒子同时被测量时其结果的可能关联程度建立了一个严格的限制。

    相关性是一种合作程度的体现——无论是双方出奇的一致还是出奇的不一致,都是合作程度高的体现。而只有看不出明显的“一致”或是“不一致”的倾向,才算合作程度低。

    而量子力学预言,在某些情形下,合作的程度会超过贝尔的极限,也即,量子力学的常规观点要求在分离系统之间合作的程度超过任何“定域实在性”理论中的逻辑许可程度。

    假如这个宇宙当中。元灵气环境禁止超光速的信号传递,那么当一个观察者同时观察两个例子时,他们无法交换任何信息。他们所能达到的最大合作程度也就是经典世界所能给出的极限。

    这是这个世界的观察手段所能够给出的,真正裁决飘渺、相形之间分歧的法门。

    而且。王崎心中甚至还隐隐有一丝期待的。

    ——如果贝尔不等式在这个世界,得到了和在地球宇宙完全相反的验证……那该多有意思啊!

    所谓的科学家,正是要为了未知现象而兴奋啊!

    为了回应这一份期待,王崎很早就开始准备了。

    贝尔不等式的基础是概率论,而神州概率论一开始还没有达到贝尔不等式所需要的要求,所以王崎在入道之后,最开始的项目就是概率论。

    为了贝尔不等式,他已经等了很久。

    ——在这个全新的宇宙验证贝尔不等式!

    ——那将是我<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687/" target="_blank">极品豪门大少</a>。踏破天关成就元神的项目!

    苏君宇自然是不知道王崎心中的道道。但是,他还是感叹道:“虽然你是这么说了吧,但是我还是不能不在意啊!我经历的历史,难道不是唯一的吗?我今儿早上吃的早点,难道不是面条?难道也有可能是包子?有可能是粥?可是我明明记得我只吃了面条……还有,我打一局无定牌呢,真的赢了吗?”

    这也是dh解释最为魔怔的地方。

    宇宙的历史,是无数条历史叠加在一起而存在的,我们经历的,实际上是叠加的多重历史。每一个事像。其实都处在历史的叠加当中。人们最初只能观测和描述的,就只有粗略的历史。一旦细节被敲定,那历史就会发生退相干。永久的失去联系。

    就以“薛定谔的猫”举例。“猫死”和“猫活”实际上是叠加存在的。而当“猫死亡”这个细节敲定的瞬间,那么退相干就会发生,所有“猫活着”的历史都会从观察者所处的历史树上分离,和观察者所处的历史树再无一点联系。

    而以奥卡姆剃刀原理,观察者也可以将此视作这部分历史对于自身已经“不存在”了。

    就以苏君宇钟爱的无定牌来说。理论上实际存在三种历史“又胜又平”“又胜又负”“又平又负”。这三种历史在数学上构成一个完好的退相干族,它们的概率经典叠加,但同时观察到的只有一个。

    ——但是话说回来,苏君宇的记忆里,一场牌局要么胜利要么落败。可不存在“又胜又负”这种荒诞的局面。可在算学上,这和单纯的胜、负。又没有太大的不同。

    王崎点点头。看起来苏君宇也无愧天才之名,居然刚刚看了论文。就挑出了刺。而且,这也可以算是多历史退相干无法回避的问题。

    但是,谁在乎?

    “太一天尊似乎说过吧?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规律。”王崎拍了拍苏君宇的肩膀,道:“退相干或许只在亚原子尺度存在?再微观过度到宏观的时候,退相干说不定就已经完成了?谁知道呢?”

    苏君宇皱眉:“你不在意?”

    “我为什么要在意呢?我只是用算学,提出了一个可能行得通的描述,仅此而已。”

    ——顺便刷刷脸,刷刷功值。

    王崎的话然苏君宇长舒一口气:“现在感觉好多了。”

    苏君宇到底还是一个万法门修士,是一个“数学家”。而王崎则是一个“理论物理学家”。前者并不关心真实世界,那不是他的领域。后者则是仅仅是希望从“自然界”这个“最大的黑箱”做出“推断”和“预测”,猜测箱子当中有什么。

    见苏君宇已经不再纠结于多历史退相干,王崎松了一口气。他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与苏君宇听,尤其是关于“推广数据化修法”这一部分的事情。

    苏君宇听了,笑道:“这个啊,这个倒是容易得很。”

    “怎么说?”王崎却是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难题,在苏君宇口中似乎根本不算什么啊?

    “你知道我身怎么把万象卦文给推广开的吗?”

    王崎摇摇头。说实话,他对这个问题也好奇很久了。万象卦文的使用者,现在只怕已经过万了,可是,他委托苏君宇帮忙开发、推广,似乎也就一两个月而已。

    这里可是神州,可是仙盟。没有什么“多平台多渠道”,也没有什么“炒作”之类的。他到底是靠什么做起来的?

    “很简单,我最先发动的那一批人,其实都是同代弟子当中最为优秀、风头最劲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686/" target="_blank">狂暴妖神</a>。”苏君宇道:“只要让他们认识到万象卦文的优越性,他们就会自动‘推广’。而他们的‘推广’,就是大多数人不能无视的了。”

    “而只要成了势,剩下的普通弟子也就一个接一个的加入。更别说,还有好几个开发组的核心成员,因为万象卦文而写了论文,发表出去,还得到了不俗的引用数。”

    王崎这才意识到,其实高级语言在神州也属于刚刚兴起的项目,很容易就占据一块高地,让后来者引用,赚取引用数和功值。

    “这么说来,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刷几篇呢……虽说我上辈子没做过证明的工作,但是这辈子的数学功底是上辈子的好几倍,做一做这方面也不是不行……而且我刷了几篇高质量论文之后,就能吸引更多的修士关注这一块……”

    王崎还在这儿盘算这一点的时候,苏君宇已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有好处,有噱头,自然就能够吸引大批研究方向还没定下来的低阶弟子。”

    “利益我能懂,但是所谓的噱头……”

    “我知道有个师兄,人家有个癖好,就是闭关之后,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上一大杯凉白开。他这个习惯,可是有不少人模仿的呢。”苏君宇拍了拍王崎的肩膀:“就因为人家是那一代的首席弟子。”

    王崎错愕。难道说,自己想要完善自己的修法,第一步却是要……成为偶像?

    ——————————————————————————————

    神州西北,缥缈宫。

    一位身着缥缈宫黑色制服,带着小帽的清丽女子面露微笑的握着一篇论文,一本剑谱。她长袍的领口与袖口,有用金线勾勒出的波形。这是缥缈宫真传弟子的标志。

    她飞快的阅读王崎的那一篇论文,一遍又一遍,最后又翻动那一本剑谱。

    “果然,世界上并不止存在这一种解释!飘渺无定因剑……飘渺无定因剑……不同于缥缈无定云剑的无定剑……”

    “现在,我手上就有两种不同的无定剑作为参考了。这样的话……”

    “我的无定界剑,说不定也能成功!”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女子飞快的藏住手中的论文和剑谱,暗暗想到:“虽然老师一直说我太过在乎那些细枝末节,但是……我还是觉得,讨论飘渺之意,不是没有意义的。”

    女子打开了方面,发现来着是自己相熟的几位师弟。他们大多面色兴奋,争先恐后的问道:“师姐,你有没有看那篇万法门真传弟子发表的论文啊!新解释!”

    女子摇摇头:“按照老师的说法,再讨论诠释本身意义已经不大了……”

    “可是。这次还有一道新的无定剑啊!”

    “您一定要对上面的前辈说啊!作为逍遥期的弟子……”

    女子隐隐头屑头疼。她问道:“今天不是罗师兄当值吗?这种事情应该找他……”

    “可是,罗师兄根本不关心啊……”

    王崎的论文,在缥缈宫这块土地上砸出了小小的水花。

    至于它会不会被非线性的世界放大成海啸?谁知道呢?(未完待续。)

    ps:劳资虽然手残,但是信誉高,说三更就三更,决不食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