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关于重塑肉身的伦理问题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关于重塑肉身的伦理问题

    王崎犹记得,自己在辛岳仙院的时候上过一门选修课,主要内容包括了关于“转劫”的十几条法律、常见方法等等。因为那一节课内容还算有意思,所以他听得比较认真。

    那一节课曾特别讲过,关于替换肉身、转劫所需要面对的伦理问题。

    夺舍属于绝对的违律行为,一经发现就死刑没商量,暂不讨论。一般来说,借尸还魂是最不推荐的。暂且不说一具尸身死亡之后体内的细胞还有多少活性、蛋白质水解多少,光是处理那具尸身原本的社会关系就是一个十足的麻烦事。

    附魂野兽的情况要比借尸还魂略好一点。除非自己的子代也兼做自己的传承者,否则,妖族自己都不会在意自己的后代或者兄弟。对于附魂野兽的修士来说,什么纠缠不休的社会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而捏造肉身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例如抟土、借草木化形等等。这就相当于另类的“妖身”了。尤其是泥土、木石化身,完全不用面对什么“子女”啦之类的东西。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转劫,都得面临这样的问题。

    “我”转劫重生后的后代,真的能够算“我”的后代吗?

    毕竟,生殖的目的是繁衍自己生理上的后代,延续自己的血脉。这是生物最初的、最基本的本能。如果仅仅是想要延续精神,那义理上的后代——比如养子、养女,就和亲子、亲女之间没有任何差别了。

    可惜的是,无论是地球还是神州,养子和亲子地位从来没有对等过。

    那什么才能算是“生理上的后代”呢?

    “我”现在这个肉身的后代,还是“我”以前那个肉身的后代?或者都算?又或者,只有“我”这个主观意识诞生时绑定的那一个血脉。才算是“我”的血脉?

    这就是一个剪不断扯还乱的乱线头。

    更别说,“有丝分裂”“断殖”对于人族来说究竟算分身还是后裔这种操蛋问题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5/35409/" target="_blank">华夏之剑</a>。

    当然,也有一些修士大度的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个问题。还有一些修童子功的、修苦禅的也不怎么在意。只可惜真阐子并不是清修的路子。作为掌门。他责任心还是有一点,对于传宗接代也并非完全不在意。

    而为了避免这种伦理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原装的血脉。

    像王崎这种仙盟出身,正儿八经的今法修,需要重铸肉身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因为他当初进入仙院的时候,仙盟就采集了他的血样,纳入血脉库当中。只要有必要,仙盟随时可以根据他的血脉灵犀。生成一模一样的血脉。

    但是真阐子就没有那么走运了。他当年是被活活打死的,又没有成仙,肉身还不能不朽不坏,身子早就重归生物圈循环了,连他寄宿残魂的戒指在到王崎手上之前都转了两手,根本找不到血脉样本。

    真阐子知道这件事后,脸色完全就变了。他低声下气的问道:“刘医师,这个……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嗯,其实也不是毫无希望。”刘环枫想了想,问王崎:“一万年前的邪道修士多吗?”

    “邪道修士……”王崎点点脑袋:“嗯。我对历史不是很懂。老头,你们那个时候邪教多吗?”

    “有一些。”真阐子问道:“问这个做什么?”

    “如果万年之前,突然有邪道修士声称自己手里的法器是用大乘期的尸骨作材料……”

    刘环枫话才说到一半。真阐子就已经恶心得快要吐了:“你是说,老夫的尸身?”

    “一万年前是古法的末代,也就是所谓的‘末法时代’。”刘环枫笑道:“陨落于那个时期的大乘期修士屈指可数,除开后来圣婴教崛起时死掉的两个,就只有……你一个。”

    王崎这次是发自真心的惊叹了:“有你的啊,老头!居然这么有历史意义!”

    “这种历史意义老夫一点也不想要。”真阐子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如果老夫走运的话,尸身有可能被邪道中人炼成了法器、行尸,然后老夫的血脉灵犀反而会因为……那种形式而存留下来?”

    刘环枫点点头:“确实是如此。”

    “一万年到九千年前出世的强大炼尸怪物……邪道法器……”王崎已经开始在万仙幻境里“摆渡一下”了。刘环枫大约是出自医者父母心,好心的劝了真阐子一句:“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圣婴教乃是修持先天五德的神道,重视秩序。得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扫灭天下邪道、魔道。就算你的尸身真的被炼成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也很有可能被毁掉了。”

    真阐子脸黑得已经快赶上锅底了。他乃是横死。只来得及将残魂遁入戒指,肉身根本无人收拾。本来他也不是特别在意什么“入土为安”,觉得就算是喂了虫豸也算回归自然。但是现在一想……嚯,大乘期的肉身啊!何等的炼器材料!被邪道修士拿去练成僵尸,然后就被圣婴教打烂的可能性还不小啊!

    这让人怎么忍!

    也不知该说真阐子走运还是不走运,最后,王崎并没有查到真阐子死后到圣婴教一家独大之前这段时间里,有什么厉害的邪道法器出现。

    既然找不到原装的,那就只有找一个最接近原装的了。

    不过,这里刘环枫做了特别说明,所谓的“最接近”,也只能保证元精血脉根【y染色体】以及部分血脉根须【dna】基本与原来一致。

    元精血脉根——y染色体大概是人体二十三对染色体当中最好标记的一个了。因为它永远是随着父系遗传的,父传子、子传孙,无穷无尽,连绵不绝<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5/35408/" target="_blank">非凡筑基</a>。姓氏就是y染色体的标记。

    至于元血血脉根——x染色体,就不是那么好追踪的了。

    女性有两个x染色体,但是,真正发挥机能的只有一个,另一个则会失活,变成血脉根瘤【巴氏小体】。在同一个体的不同细胞中,失活的元血血脉根【x染色体】可来源于雌性亲本,也可来源于雄性亲本。至于遗传给下一代的是哪一个……那就真的是随机过程了。

    想要通过一个人的元血血脉根,追踪其母系血脉……基本不可能。

    “也就是说,最好的情况是……我找回我父系的血统,但是我母系的……”

    “一万年啊,繁衍五百代都差不多够了。每一代都只有一半的可能性将你母系的元血血脉根传下来,你自己算一算几率有多大吧。”刘环枫颇为同情的摇了摇头。

    不用算真阐子也知道。二的五百次方,绝对不是一般的大。

    “老头,我还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王崎道:“实际上,就算是元精血脉根也不是那么容易找。”

    真阐子脸****:“为什么?姓苏就可以了吧?”

    “苏君宇那货也姓苏啊,你要上门说你们有亲戚看他认不认。”王崎摇摇头:“元精血脉根确实是被姓氏标记的。但是吧,改姓什么的,很少见吗?”

    前辈高人或者天子赐姓、倒插门入赘改姓、养子、义子、贵胄的家生子家奴随姓、母亲改嫁易姓、避祸易姓……

    改姓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这完全就是强行增加血脉研究的难度。

    而且就算是同姓,一般也有不同的起源。就拿地球来说,“王姓”这个大姓就至少有七个起源。

    神州人族的历史远比地球长,这种破事只会更多。

    紧接着,王崎又补充道:“除了遗传之外,你还应该考虑到变异。要知道,没有子代能够与亲代持有一模一样的血脉。别的不说,神州的太阳每十七年就要爆发一次,那个时候,神州的生灵总会出现一些小小的异变——通常这种一边极为微小,微小到就算放大个百十倍都不会再宏观上造成影响。一万年,每十七年一次,算下来约莫得有五百八十八次,搞不好是五百九十九次。就算每一次只有微小的改变,积累了五百次,血脉根也不可能和一万年前一模一样。”

    真阐子终于忍无可忍,咆哮道:“你小子,成心的是吧!”

    “老先生您不必为这个发火啊。其实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就算寻不回您最开始血脉,我们其实可以弄更好的啊。”刘环枫大抵是见多了这种事,劝慰道:“您可以这么想,反正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我们也可以用更好的来代替啊。我可以推荐几款天赐血脉、几款半妖血脉,前者的话搭配特殊修法威力很高,后者的话虽然起步比较慢,但是你原本是高阶修士,对你来说大脑也只是附属器官不是?如果都不喜欢,我们还提供人龙混血,龙族也是智慧种族,先天灵智,发展潜力一流啊。只不过,这个项目前还没有出稳定版本,但是相对的,我们可以打折……”

    王崎一拍巴掌:“原来还有这种做法啊!顺便做实验吗?走,老头,我们回家吧,我桶里还有一点玄思体,那东西可是仙人级数生物的血脉啊,比你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

    真阐子咬牙:“如果老夫可以讲究,那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王崎眨眨眼睛,这才想起真阐子要的好像是“人身”。他只能看看刘环枫,问道:“嗯,刘前辈,这个些个项目。另外收费吗?贵吗?”

    刘环枫露出属狐狸的笑容:“如果老先生愿意充当志愿者的话……”(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