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 孰为杜鹃?孰持假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孰为杜鹃?孰持假面?

    王崎这才知道,自己在其他谪仙眼中的形象,其实是颇为高大上的。

    道种赏、道器赏还有其他同列的几个奖项,都是专门奖励给仙盟最杰出的青年修士的。能够获奖的人,已经不是看他们能不能破天关了。获得了任意一个此类奖项的修士,肯定能够按照“三年练气六年筑基九年结丹”的最优路线完成升级,十八年踏破天关。而得了双赏的人,更是涅槃有望。

    在仙盟之中,王崎也算是不大不小的有名人了。现在,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没有人觉得王崎会不能踏破天关的。

    而对于这些受困于元神天关的谪仙来说,王崎的出现,无疑就是一剂强心针。那个运使天歌行的修士甚至叨念了几句:“元神有望……元神有望……”

    似乎在他们心中,只要等王崎成就元神,适合谪仙的下品元神之法就能够推广开了似的。

    在得知王崎的身份之后,那两个谪仙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让王崎心里带着几分别扭。

    他可知道,自己从根子上来讲,不能算是谪仙。赵青峰的觉醒法术说明了一切。他身上根本就不带半分仙人的成分。

    可那两个人却不知道这些,见到王崎之后,一个二个都是眼泪汪汪的,激动不已,就差哭出来了。

    那个修行天歌行的修士叫做孟正元,矮个子的修士则叫做丘和达,都是谪仙。

    这二人别看样子不过二三十岁,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在朗德呆了超过七十年了,被卡在金丹圆满也超过了六十年。早在少年时,他们就被“谪仙不能元神”的定律困死在天关之前。

    身为谪仙的他们。自然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更多人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他们。纵使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朋友,人家在多积累二三十年之后。往往就自然而然的踏破天关,到达了元神境界。自此眼界、圈子再也不同。纵使有些朋友不忘旧情跑过来找他们聊一聊,他们反而只会觉得压力很大。

    不能破天关的“诅咒”、他人的目光、还有的东西堆积在一起,便是他们生出了这样敏感的心思。这也是王崎言谈当中稍有无礼,他们就直接炸了的原因。

    不过在这时,就算是脾气很坏的丘和达,也只是低头道歉道:“这个……这个是我老丘犯浑了,小兄弟你不要在意……”

    王崎愣愣的看了许久,才感叹。这些在朗德的谪仙,态度上似乎就和在神京的那一批不一样。至少王崎知道,他们是真想要走今法的道路,想要元神的。

    不过,对于这一点,王崎还有几分疑问<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065/" target="_blank">重生之首席拍卖师</a>。

    “二位老哥,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孟正元笑道:“有什么不当问的?”

    王崎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二位老哥这么执着于今法的……原因,是什么?”

    丘和达不高兴了,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知道这么说是很不礼貌,但是。我就想问一下。”王崎道:“对于谪仙来说,今法与古法相比较,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谪仙自身就有仙人的特征。很容易就能够重新成仙,修得长生。论力量的话,谪仙修古法,很容易就能突破此方天地的桎梏,比逍遥还要强。”

    王崎说道不是真正的情况,而只是众人皆知的“常识”。

    对于谪仙来说,这话岂止是无礼,甚至可以说是无礼至极。但是,孟正元却笑了笑。道:“具体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小兄弟你心里其实也在迷惘吧?毕竟我们是同样的人。”孟正元苦笑道:“出生之前。就背上了不一定想背的因果,注定要成为自己不一定想要成为的人——哪怕那个人是另一个自己。”

    “我不在乎什么今法古法。道统之争。我只知道,这今法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摆脱那出生之后就注定的命运的机会。”

    丘和达也点头道:“就是这个理。”

    双方毕竟交情不深,没有聊太久。但是,那两个谪仙却和王崎交换了仙籍号码,希望再联系。王崎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倒是没有拒绝。

    在目送二人离开之后,王崎感叹了一句:“没想到啊,居然是不错的家伙。”

    心机不深,喜怒形于色,不算豪爽但也绝不小气。总的来说,居然是个性格不错的人。

    ——说起来,谪仙的性格都是受到残留记忆的影响的吧?所以赵青峰他们才有那种超然、冷漠的气质。这两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性格呢?

    王崎百思不得其解,正想顺手将月落琉璃剑收起来。可就在这时,月落琉璃的精元突然反冲向王崎的体内。

    ——糟糕,大意了!

    王崎确实是在月落琉璃的剑身上留下的后门。但是,这后门其实也可以视作双方法力交互的端口。月落琉璃若是水平足够,自然也可以靠着这个端口反向控制王崎。

    她之前不知道王崎修法的奥妙,可双方配合过这么多次,月落琉璃早就摸清楚了这里面的门道。

    王崎的法力确实在“属性”上对月落琉璃有着绝对克制,但是月落琉璃的精元妖气质量、数量都远远超过王崎的法力。王崎只不过抵抗了几秒钟,很快,月落琉璃的力量就流转王崎全身。

    ——怎么回事……难道……

    王崎苦笑。月落琉璃肯定是听到他们刚才称呼自己为“谪仙”,以为自己被骗,所以果断翻脸了。不过,月落琉璃的禁锢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精元就回流道月落琉璃剑之内。与此同时,月落琉璃传音道:“还好不是……”

    “之前,我不是在你面前对着我自己使用了一发点化法吗?为什么?”王崎哭笑不得。

    “那是你的法器,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做手脚?”月落琉璃声音斩钉截铁,容不下一丝质疑:“圣皇说过了,对寄生兽,宁杀错,勿放过!”

    “我那个‘谪仙’的名声是误诊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064/" target="_blank">修仙之黑衣</a>。”王崎赶紧解释了一句。

    月落琉璃道:“确实,你身上没有一丝寄生兽的味道。”

    “对了月落琉璃,我想要问你个问题。”王崎道:“不知道你们龙族思考过类似的事情没有。就是说,关于谪仙的性格问题……”

    听完王崎的疑问之后,月落琉璃道:“你是在想,既然寄生兽的性格受到他们前身不死兽的影响,那性格不错的寄生兽,重新蜕化出的不死兽性格应该不会太差?”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算什么?因为被冤枉过,所以对曾经的难友特别同情?别傻了。”月落琉璃毫不留情的说道:“寄生兽表面上表现出的个性,确实和前身不死兽的个性有很高的一致性,但这不是绝对。而且最关键的,是寄生兽觉醒之后对原本心灵的态度。”

    王崎皱眉:“完全不认同?”

    “完全不认同,反而说明这个不死兽心灵不圆满,还没有思考过‘我之为我’。”月落琉璃道:“最可怕的情况,是漠视。”

    “漠视?”

    “既不特别认同,也不特别否认。”月落琉璃道:“在觉醒之后,寄生兽不会特别否认今生的名字;看到今生的朋友,有兴致说不定还会打个招呼;对于今生讨厌的人,有空说不定还会将之干掉。但是,那些觉醒的不死兽不会特别去做这些事。这些对他来说,只是能顺便做就做,不能做就随便的小事。他的行为模式,只会是完全的兽行。”

    “哪怕毁掉今生所爱?”

    “谁知道呢?说不定会顺手救下,也说不定会顺手碾死。反正他们不会太过在意。”

    王崎又问道:“那么,那些谪仙表面上的人格,究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还是谪仙原本人格的一具假面?”

    月落琉璃想了想,问道:“你知道有一种鸟叫做杜鹃吗?”

    杜鹃,凶鸟,寄卵于它者之巢,害人子嗣,残其同胞。杜鹃具有特殊的“巢穴寄生”行为,它会趁其他鸟不在时飞到其巢中产下一枚卵,让寄主代为孵育子代。而且为了不被寄主看出卵数的增加,往往会将寄主的卵扔出几枚,而被宿主孵化后的杜鹃幼雏,为了得到更多的食物,又会将同巢的卵和幼雏推出巢外,生生摔死。

    “若是将宿主的鸟巢比作原本的人格,那么寄生兽的心智,便可算是杜鹃了。”月落琉璃道:“杜鹃非是你我这种先天开灵的生灵,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其实不是自己‘养父母’的子嗣,只是寄生之物。而它成年之后,更不会在意这件事。”

    王崎立刻明白了月落琉璃的意指:“可是,杜鹃也确确实实是那个‘巢穴’的一部分……”

    “说不定那个寄生兽的抗争心,其实就是他原身不死兽‘不想死’的执念呢?”月落琉璃道:“这种事,很难说。”

    也就是说,即使剥离出了“仙人”的部分,那些谪仙也未必保得住“现在的自我”。

    毕竟,他们的自我当中,也有可能存在仙人的部分。

    虽然自我不是一成不变之物,但是向王崎这样敢在自己的自我意识上动刀子的疯子,毕竟还是少数。

    月落琉璃不知道,其实王崎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想到了自己。

    “那么,现在这个‘我’,又算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月末了呀!求月票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