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五十一章 麻木之人
    自从有了记忆以来,世界就是彩色的。

    穿褐色麻布的爹。穿蓝色衣裳的娘。爱穿红衣裳的小妹。

    黄灿灿的油菜花田。黄泥土。黑狗。白色的炊烟。绿色的叶子。略带一点黄色的米饭。

    好日子。很好的日子。

    他其实是不在乎的。真的。他自生下来。心中就藏了一块冰。他也会笑,也会哭,也会觉得高兴,也会觉得不快。但是这些情感,从来就不“深入”。

    它们仿佛是伪装一般,从来没有发自内心过。

    但是,就算只是冰面上流淌的暖暖小溪,他也是很喜欢的。

    虽然这“喜欢”一样不能算发自内心。但是,它就是比“什么”深一点。

    然后……

    然后……

    然后就是那个用身体护住自己的枯骨。似乎是爹娘。

    那个在地上滚啊滚的圆脑袋。似乎是妹妹。

    ——似乎……

    ——似乎……

    ——似乎,应该是这样。

    ——那我,似乎……似乎应该……

    “报仇?”

    陌生的名词,陌生的情绪<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382/" target="_blank">魔兽争霸之天下竞技</a>。

    但是,却是第一次的……发自内心!

    那一刻,流淌的“小溪”被怒火烧至沸腾,蚀穿了心底的坚冰!

    这就是仙盟最特殊的“实证生灵”,谪仙苟大宝的来历。

    苟大宝这名字土里土气,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给自己改一个道号的想法。对于很多不满意本名的修士来说,改一个道号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他就不。

    这个名字,就是他的抗争。他和“他自己”的抗争。

    嗯,是的,“他自己”。

    其实他最初的抗争对象是不包括“自己”的。他只是在见识过现在的太平人间之后。对整个古法恨上了,然后在知道自己上辈子也是古法的祖宗时,就将自己也恨上了。仅此而已。他也知道。他的前世未必和这颗星球上的古法修有关系,这只是毫无意义的迁怒。

    但是。他现在的人格,却是一个不讲道理的穷横小子。我就迁怒,我就恨上你了,你又要怎么样?

    穷横,就是他今生的个性啊!

    因为恨着自己体内的那一道残魂,所以他自愿拜入阳神阁,自愿成为仙盟秘密项目的研究对象。

    只是……对于谪仙来说,这一种“抵抗”简直就像是毫无意义。就连“抵抗”的意志也未必是发自本心。

    尤其是在今法仙道这种大环境下。他的抵抗异常艰难。

    在这个只有外道的大环境下。

    前世的福泽,让他能够辨识什么是通往康庄大道的正法,什么只是外道法门,只是小术。他会发自内心的拒绝那些背离大道的旁门之法。

    天熵诀……什么歪理?

    爻定算经……机械至极,僵硬至极,僵尸修的还是石头修的?

    天歌行……毫无灵性!

    星辰大衍周天……呸!星辰是那样的吗?

    天演图录……有点意思,但也就那样。

    有好多次,他够感觉到,自己的理性仿佛完全不属于自己。在自己的心灵里面,还有一个小人儿在对那些摆在他面前的功法评头论足。

    毫无前途。

    毫无前途。

    毫无前途!

    那个小人儿好像是主宰了他的喜怒哀乐一般。小人儿厌恶什么。他就厌恶什么。

    对于他来说,修炼那些今法修法,就像是****一样。

    ****啊……做得到吗?

    当然做得到。只要有心的话。屎也不是不能吃。

    但是,那呕吐欲,还有那喉咙紧缩的本能,是无法克服的。那是身体拒绝有害之物进入体内的本能。

    人的理智可以克服这些本能,但是却没办法消弭掉它们。

    而对于苟大宝来说,他的“本能”无比强大。就算他强行将那些“屎一样的功法”吃进去,他的“本能”也会强迫他吐出来<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383/" target="_blank">修道都市行</a>。

    有害。

    有害。

    有害!

    苟大宝的意志,完全无法克服他“本能”。

    有阳神阁的修士曾经做出分析。苟大宝的“阴识”,或许就是曾经仙人的意识。仙人的意识并没有陷入沉睡。它只不过是因为残缺不全。所以不能运转罢了。但是,那毕竟是仙人。纵然只是心灵的碎片。其总量也远远超过一个凡人所能拥有的限度。

    如果将苟大宝的整个心灵比作冰山,那么这个抵抗者的意识。其实就只是冰山上的一层浮土而已。

    一次次修炼,一次次接近天关,又一次次的徘徊,一次次的找不到后来的路,一次次的逼近丹碎婴成。

    然后,一次次废功。

    这就是他的日常。

    然后,这一天,这个特殊的“小白鼠”再一次醒了过来。

    天花板……这次换成了红色的……

    如同本能一般,他是最先注意到了眼前的颜色。

    苟大宝醒了过来,双目无神的看了一会天花板,然后才翻身下床,向着房门走去。他那仿佛无机质的双眼,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根本还没睡醒。

    实际上,他只是没有精神罢了。

    他首先走到膳房,领取了今日的早膳。两个精白面的馒头,一小碟南湖产的腌菜,一碗粥,里面佐有虾皮与香菇,点了点香油和荤油。

    他大口大口的吃着。

    老实说,这里的日子还是不错的。有吃有穿,而且那些今法修从未在物质上克扣他这个实验品。那些和他相处的今法修士在他面前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至少也保持着基本以上的礼仪。

    其实,他是不在乎的。

    他心中还是有一座冰山。这座冰山之前只不过是被融化了一个小口子。他实际上还是不在乎什么。

    他,或者说“那个他”是仙人。仙人是不在乎凡人如何如何的。

    他没法摆脱这种情绪。

    他现在唯一比较贪恋的,就只有眼睛所见的颜色,耳朵所听闻的声音。鼻子嗅到的气息,舌头尝到的味道。只有这些感觉是他可以主宰的。

    在用过早膳之后,他就按照预先定好的路线。来到了一个房间。

    进入这个房间里,他就发自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他强行压服自己的心灵。然后放开心神。紧接着,他的眼前才出现一个身形飘忽的半透明少年。

    “你就是我要见的人吗?”苟大宝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对面的王崎。说实话,他很不习惯这种让幻术入侵心灵的行为。他的“本能”觉得,。这种行为无异于让人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不过,对他而言,越是这样让身体本能厌恶的事情。他越是爱做。

    他开口道:“新项目,就是你在做吗?”

    那一个少年点点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这样啊<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384/" target="_blank">绝武至尊</a>。”苟大宝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就这样吧。把你当修法交出来吧。”

    对面那个少年——王崎道:“我这门修法,非得是以爻定算经入道不可。”

    对方是谪仙,他学得会“坐标系”的数学方法,但是却不愿意思考里面的意义、思想,很那修成天位功。

    “爻定算经?”苟大宝厌恶的皱起眉头,但随即又觉得有点开心。

    让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个仙人“吃点屎”,。似乎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我马上就可以废去自己这一身功力。放心好了。”苟大宝似乎毫不在意这一点。他看了看身体,道:“若是自费功力,有可能会吐点血。吐在这里人家还要专门清理一下,麻烦。”

    “是这样吗……”少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他的心中,自然浮现出关于苟大宝的资料。

    苟大宝现在的修为是筑基后期。若是一般人在这个阶段强行废功,甚至会伤及魂魄,而不是“吐血”这么简单。但是,苟大宝拥有仙人残魂,根本不受这伤害。他的*,则已经逐渐适应了反复废功带来的压力。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时间上的要求?”苟大宝似乎已经车清路熟了:“有些事你或许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提前说明一下。我是谪仙,在晋升时不会经历心灵上的蜕变。因此可以按照理论允许的最高速度升级。对于我来说,从练气期到金丹圆满。只需要一年又三个月。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加速的话,对我的身体也是一种负担。如果你希望能够更快一点,那请现在就说出来。”

    少年摇摇头:“我有九年的时间。”

    “这样啊。”苟大宝点点头。然后,他站了起来,问道:“没有其他要求了吗?”

    “没有。”

    “那我就回去废功了。”苟大宝站起身,没有一丝犹豫或者踟蹰。

    他是真的不在乎自己这一身的功力。

    “等一等。”少年叫住了他:“这一门修法在筑基晋升金丹的时候,肯定会产生某些特殊的蜕变。当你晋升到筑基圆满、准备结丹的时候,务必要停下来,等待我们这边对你做一次全方位的检查,然后由我亲自提点。这一点非常重要。”

    “哦。”苟大宝似乎对所谓的“特意之处”也没有丝毫兴趣。

    目送他走出去之后,王崎的意识回到了朗德的屋子里。他的面前,辰风和陈由嘉、弥坐在一块。刚才的情况已经投过万仙幻境转播给他们三个看了。

    王崎看辰风:“你怎么看?”

    辰风反问:“你觉得呢?”

    “他好像……根本不像是一个修士。”王崎对此有些纳闷:“我觉得,他并不像报告里面说的那样,是一个暴怒的复仇者。他的身上,压根就没有一丝……一丝能够称之为‘动力’或者‘激情’的东西。”

    “颓废。”陈由嘉做出补充。

    辰风点点头:“这也正常。理智长期处于与本能的对抗之中。表面上的那一个人格长期处于情感空虚的状态,所有的‘动力’都是那个沉睡的‘阴识’填入的。当阴识与显识、原始与灵宝激烈冲突时,他就会陷入一种情感的缺失。”

    “这种现象,暂定名为‘*型边缘性障碍’。”

    “最大的表现,就是麻木。”(未完待续。)

    ps:月初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