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最初的感动
    王崎曾经将古法的道,用今法修法的角度来审视。比如说,先天五运、秩序末路,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熵增”,而先天五太,就是物质的运动状态。

    这么说来,反过来其实也是一样的。

    今法的道路,未必不能用古法的思维解读。

    真正抗拒今法仙道的,是苟大宝心中沉睡的“阴面”“负面”,是那个作为潜意识的仙人,而不是“他”的表面意识。苟大宝现在这个人格,对今法并没有排斥的意思。

    如果能够让苟大宝意识到,今法之道的内涵,并非与他潜意识里的事物完全相悖,科学同样存在灵性,存在美,那么说不定就能够略微改善苟大宝对今法修法那恶劣的感观,改善的修行。

    不过,真正尝试过之后,王崎绝发现——这远比想象当中难。

    将一个人的思考,完完全全的呈现给另外一个人,本就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神州之人为何吟咏“天不生牛顿,万古如长夜”?就是因为他所完善的体系,他所提出的证明方法,使得一个人能够将自己思考的东西完整的传递给另一个人,用语言缔造出超越语言本身的交流方法。

    这比什么“不可云,不可云”,什么“不落唇舌”,都要高明一重。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完全的突破。想要掌握这一体系,是需要天赋的。想要将这一系统运用自如,更是需要天赋。

    而比用科学的方式描绘自己的理论,更难的是用科普的方式描绘自己的理论。

    以科研的成就而论,霍金只能算是刚刚踏入一流水平,和同时代的许多科学家相比都多有不如。威腾、希格斯甚至是杨振宁这些最顶尖的物理学家,在声名上都不如他。为什么?除了因为他是励志鸡汤的主人公之外。还因为他是首屈一指的科普作家。甚至可以说,他是世界第一流的科普作家。

    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科普作品中常见的理论。却多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研究成果。数学尤为可怜,涉及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的都很少。

    科普太难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量子力学”甚至是可以与“唯心主义”等价的东西。

    因此,王崎的第一次尝试,毫无意外的失败了。

    尽管苟大宝也足够配合,很努力的去学习了王崎所说出来的东西。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困难了。最后,苟大宝告诉王崎,在过去的三十几年里,仙盟也曾经对他进行过这方面的教育。而且这种正规教育持续了八年左右。今法的很多具体知识他倒背如流。但越是记忆,他就越是厌恶。

    “这个世界特么教育学什么的……实在是太过崇尚实用,简单粗暴啊。”王崎摇摇头,最终也只能出来向他人求助了。

    艾轻兰点着下巴,先是有些苦恼的思索了一阵子:“我爹我娘……嗯,他们其实不太在乎我究竟在起干什么。对于他们来说,让我觉得开心的东西就是好东西,我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会听着……你这问题,我还真没有想过啊。”

    王崎有些沮丧:“这样啊……”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艾轻兰摇摇头:“虽然我觉得<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0/20988/" target="_blank">深爱终有时</a>。自己手中解开的谜题,诞生的事物,都具有无上的美感。那些过程都能给我带来无比的乐趣。但是,这并不代表世界上只有这样一种美、一种乐趣哦。再者,就算是再今法之路上同行的同道,在大道上的视角也未必相同。就比如说,你觉得算学有如音韵,可有些人就是觉得算学如同催眠咒。我觉得血脉根中有生灵之美,实证用生灵那些千奇百怪的性状正在对我揭示大道无穷奥妙,可其他人就是觉得,前者莫名其妙又无比怪诞。后者恶心而且不伦。”

    这就是所谓的三观问题。

    “可是,我们都遵循着相同的法门。走着相同的道路——名为‘今法’的道路。这是我们共有的‘近道之路’。”

    王崎干脆坐到沙滩上,继续思考自己的问题。艾轻兰则坐到了他的对面。问道:“你能够概括一下‘近道之路’吗?不许用算学哦。”

    “概括……”王崎摇摇头:“离了算学,这个体系就只剩下地基了。”

    数学,可以说是科学最重要的支柱。

    解析自然界当中连续变化的数据,这是科学的本根工作之一。而进行这一分析的数学工具,就是包括了实变函数分析、复变函数分析、泛函分析,处理函数、微分、积分和无穷级数的数学分支——微积分。

    没有微积分,人们就无法理解所谓的“科学”。

    艾轻兰追问道:“那剩下的那一部分呢?”

    “实证。”

    可重复的实验,不因任何人意志而发生偏转的实验,表现出自然本质的实验。

    艾轻兰耸耸肩:“喏,你自己都说不大上来。”

    “这倒也是。”王崎摇摇头:“可是这个项目对我来说也有非凡的意义啊。”

    “那么对你来说,算学为何是美的?”

    王崎闭上眼睛,回答道:“因为,我们今法的诸多道路,都可以被视作一条,全是因为算学。”

    自然科学,其实是一体的。

    有很多科学上的重大突破,都可以视作是数学工具的突破或者观察手段的突破所带动的。

    “观察手段的突破”,多半是指化学、材料学、工程学的突破。更大更好的透镜、倍数更高的显微镜、更有效的实验试剂乃至种种实验仪器,都算在里面。

    而化学、材料学的突破,又是因为量子物理使得人类认识到了原子的特性,化学家们在掌握的院子的特性之后,才能够自由的炼成前所未有的材料。

    而量子物理的发展,也同样是生物学进入基因时代的原因。如果没有量子物理。生物学家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遗传信息的转录会以何种方式完成。

    量子物理,它同样是依赖数学的学科。

    数学是基石。也是串联起一切的线。

    这个体系,是一体的。

    王崎说完这些之后。又抱起了脑袋:“此等伟力,此等智慧,能不让人叹服吗?可是……”

    可是,如果对科学本身没有一个大致观念,那么听众也很难理解到王崎所说的这一切。

    当王崎想苟大宝说着这一切的时候,苟大宝就是这么说的。

    他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了不起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0/20989/" target="_blank">总裁画地为婚</a>。

    一根针能够将几块布缝在一起,针就很了不起吗?

    如果王崎还想顺着这个思路讲下去。那么在向苟大宝描述数学的伟大之前,他还要先让这个谪仙了解到科学本身的奇妙,让他明白,科学不是被缝在一起的几块破布,而是一个更奇妙的整体。

    但是离开数学,这又是不可能的。

    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艾轻兰摇摇头,给出指示:“你还没发现问题吗?”

    “还没……发现问题?”

    “如果对今法之道本身没有任何概念,你是不会说出这些话的哦。可是呢,你不可能是生而知之,不可能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些。那么在这之前。你就不喜欢算学吗?”

    “你需要分享的,不是你现在的感想,不是这种流于表面的东西。而是你‘最初的感动’哦。”

    “‘最初的感动’……”王崎身子一颤,突然醒悟了什么。

    最初的感动……

    最初的感动……

    他对数学现在的印象,只是他在长期的学习之后,形成的总的印象,属于结果,而不是他对数学发自内心喜爱的原因。他弄错了因果。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喜欢算学……如果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算学的……”王崎对着艾轻兰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了。多谢了,师姐。”

    “不用不用,反正你迟早也会想明白的。”艾轻兰转身离去。走了十多步之后,她突然想起什么。转身问道:“哦,对了。我这也有件事要问你一下哦。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同门的师兄。跟我打听你的联系方式,说是想跟你请教什么。你说我给还是不给?”

    王崎挠挠头:“生灵之道?嗯……难道是人道集群系统论?不对啊,这方面问辰风才更好吧?”

    这套理论在最初的时候,确实是王崎处理更多。但是越往后来,王崎做的就越少。他对于这套理论,提供的只有一个数学分析。

    “兴许是受人所托,帮忙打听呢?”艾轻兰耸耸肩:“你同不同意啊?”

    “特地打听,想来也不会是骂人吧?”王崎点点头,心中想着——就算是发骚扰信息,我也可以拜托贾维斯,让它去代我管理邮件、灵讯什么的嘛!

    “那就只给你驿号好了。”艾轻兰点点头,然后离去了。

    所谓的“驿号”,就是相当于地球上所说的“电子邮箱”。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什么电话号码、电子邮箱、银行账户,全部都是实名制,而且全部都和“身份证号”——仙籍绑定。

    在告别了艾轻兰之后,王崎重新向朗德城走去。他寻思着能不能在这里找一个蒙学,用拷贝自辰风的他心通,来窥探那些蒙童的念头,借此回忆自己“最初的感动”

    毕竟,对他来说,上辈子的记忆,实在是太过久远了。

    王崎走在街上,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猛拍他的肩膀:“喂!师弟!”

    王崎转过身,惊喜道:“项师姐!”

    一身红衣的项琪正拉着在街上埋头苦读的苏君宇,插着腰对王崎说道:“你小子,现在挺行的啊!”(未完待续。)

    ps:贫道……想要月票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