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混乱【下】
    灾难,来的是无声无息的。

    神京特区经过了一年多的建设,已经初见规模。那非是旧神京那种原始的城池,反而更接近辛岳城那种带着一点古色古香的现代化都市。此时,正是下午,许多人都是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匆匆往家里赶去。

    童学生李晓梦最近有些不大高兴了。一个月之前,自己最喜欢的辰先生居然离开的神京。

    辰先生真是个好人呢,生得也好看,修为也高,讲课也有趣。哎,现在来的那些经学讲师,真是的,居然还会打人手板呢!

    居然会打小女孩的手板呢!

    辰先生怎么说的来着?小女孩是不应该被打的呀!

    由于太过愤怒,一直低着头走路,小女孩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天空中的异变。随着众人的惊呼,她才抬起头,看向天空。

    然后,小女孩发出一声尖叫。

    天空当中,一个飘飘渺渺的人影漂浮着。它高数十丈,通体纯白,辉光莹莹,手脚极长,除了一对狭长的、燃烧着血色火焰的双目之外,就再没有任何人该有的特征,仿佛本身就是一个剪影。而它头上,一个色彩缤纷的巨大光圈正在飞速扩张——那些颜色正是心魔大咒的代表色。

    有许多修士企图飞起来,去试探试探这个巨大的怪物,但是,这个怪物身上的强大威压却在精神层面碾压了他们。所有敢于接近这个怪物身周百丈的修士,精神都陷入了否定的死循环当中,再也指挥不动法力,跌落凡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常驻于神京的空缘仙子瑟瑟发抖。就在刚才,她与那个巨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意擦肩而过,然后身体内部的法力居然溃散过半。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让她根本不敢动弹。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这个神京也大概只有节度使庄学翎知道。

    “大京兆尹暴走了!”

    仙盟自己接着心魔系统汲取人道之力塑造出的城市公仆,大京兆尹。暴走了!

    此时,他的右手上戴着一个臂铠。臂铠之上则插着三支心魔大咒记忆体。这个臂铠,正是王崎发明的法器,用来指挥心魔大咒的。正是这三只记忆体赋予了他极高的权限,保护他不为心魔大咒所害。

    此时,他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他知道大京兆尹暴走了,可不知道那个神为什么会暴走。

    他不知道,这一切的源头,只是一篇论文。

    无上心魔玄网是万仙幻境最大的子系统。当初设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制作与万仙幻境脱离的功能——当时冯落衣的想法是“这种危险的东西必须牢牢掌控”。当时的他做梦也没有料到,真正的大崩溃,反而是从他最信任的万仙幻境开始的。

    就在这时,暴走失控的大京兆尹扬天咆哮:“为什么……”

    ………………………………………………………………………………………………………………………………………………………………

    灾难,并不只是发生在神京<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806/" target="_blank">超级系统—都市悍女</a>。

    万法门群峰称得上山清水秀。除了二十八主峰之外,其余诸多山峰皆不显峥嵘,相对平缓。平时,多有两三同道共游其中,畅谈算之大道。

    当然。也仅限算之大道了。若是有男女修士想在这山野之中做出一些超友谊的举动,万法门操行司的修士就会从天而降,将之按住。狗男女们想要败坏万法门的门风。就非得与操行司当中那身经百战的精英修士做过一场。

    但是这一日,没有人有这个兴致了。整个万法门都陷入了莫名的恐慌。

    异常恐怖的灵力风暴从地脉之中喷涌而出,席卷了整个万法门。这股灵力性质诡异,不是人族的法力,不是妖族的精元妖气。这个恐怖的灾难仿佛是人为,但是它的威能实在太大了,就算是元神宗师也会隐隐心惊。金丹期以下的,更是有不少都直接吓昏了过去,

    所有万法门修士都在瑟瑟发抖。几乎跪倒在这不似人力、直追苍天震怒的恐怖威能面前。

    “哼!”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在所有人耳边炸响。湛蓝的灵光亮起,精准的抵消的每一分莫名灵力。白泽神君腾飞在半空当中。环视四周,最后目光穿越重重封禁,落在发狂的弥身上。他一步跨越,来到万法门地底的小洞天里,然后伸出一只手掌,遥遥一握。

    “给我……镇!”

    白泽神君的法力与弥的灵力激烈冲突,如同强酸遇到强碱,双方立即沸腾。大大小小无数爆炸自两人力量交界的地方出现。弥为了随仙盟之人穿过仙路,已经在绝大部分身躯舍弃在母星海天上,分散给其他留守的同伴,力量百不存一。现在论起灵力的绝对量,它并不比逍遥期修士更强,很快,在这一场纯粹的对抗之中,它就落在了下风。

    强大的法力凝聚成锁,化作法阵,层层套嵌,镇压住弥。然后,白泽神君跪坐在地上,如同刚刚负重跑七八里地的凡人,汗如雨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若澈仙子来得比白泽神君慢了一步,最后只看着白泽神君将弥封印住。不知为何,这位万法门第一女仙现在的脸色非常苍白,仿佛刚刚受到了猛烈一击。

    “弥道友这是怎么了?”若澈仙子问道:“海神类性子平和,从未有过……如此事情啊。”

    “多半是还没有脱境……刚才还没有脱境……”白泽神君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白泽前辈!”若澈仙子急急去扶,却脚下一软。现在她竟也是有伤在身。

    若是旁人见了,说不定会觉得心惊肉跳吧。这个星球上,又有什么能够击伤逍遥境界的巅顶修士?

    可是。无论是白泽神君还是若澈仙子,都没有奇怪对方为什么受伤。

    他们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受创的。

    自持本领,没有在第一时间脱境。反而留在万仙幻境当中询问冯落衣事情来龙去脉的,并不只有弥一个。

    对于这些强大的修士来说。即使没有算器,他们也可以进入万仙幻境,更别说其中一些人还有仙盟律赋予的、仅次于冯落衣自己的权限。他根本没法强制将这些人清扫出去。

    “感觉到了吧?”白泽神君问道。

    若澈仙子点点头:“可怕……”

    “那股意念……武道真意?还是其他什么?真是可怕。”白泽神君看着眼前被自己束缚住的大湖,神色悠悠:“真是太可怕了,中招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循环正在自我否定……不断的否定、否定那个‘否定’、再否定那个‘否定之否定’……一个死循环……”

    若澈仙子光是听着白泽神君复述,身子就忍不住打了个颤:“真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805/" target="_blank">农门春娇</a>。太可怕了。那到底是什么?”

    白泽神君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想必弥这丫头就是感受到了这股可怕的真意,陷入了不断的自我否定之中吧……过了一会,应该就会好转的。”

    “那场崩溃虽然可怕,却始终留了一线生机。”若澈仙子点点头,认同了白泽神君的判断。

    在解决了发狂的弥之后,白泽神君松了一口气,一股怒火却是升起:“这个冯月寒,到底在干什么?”

    “冯先生之前只说是要去看一篇极具颠覆性的论文。”若澈仙子迟疑道。

    白泽神君骂骂咧咧:“这个我也知道!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是看什么论文去了!”

    算学不同于与实验联系紧密的其他学科。它的一切都是推演出来的,算学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循,只有更新前人的认知。又哪里有推翻前人认知的?

    难道后人算学发展,就可以推翻“一加一等于二”吗?

    而算学当中,一旦出现必须推翻前人认知的发现,那就只能用“危机”来形容了。

    算学的危机。

    可是,算学危机,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发生的?

    白泽神君死也不相信,这种事情会那么容易发生。

    若澈仙子则有些担忧:“这个……师父问过他了,可是冯道友他一直都不肯说……”

    冯落衣自己在意识到王崎论文的实质之后,根本忍受不住阅读的*。他必须亲眼看见。究竟是什么在击碎他的信仰。但是,他也不是彻底的不分轻重。他至少知道。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直接给算主希柏澈看的。

    他太清楚自己老友的个性了。

    既然打算对希柏澈隐瞒,那他就必须彻底的保密。希柏澈号称算主。除了因为他算学水平高绝之外,还因为他桃李满天下,威望甚高。若是一个不小心,走漏了消息,这位神州最强者之一搞不好就会陨落当场。

    但是,这种遮遮掩掩的行为,也导致了一部分自持实力、地位甚高的逍遥修士没有听从冯落衣的警告。

    只要不是仙人通过万仙幻境入侵神州,咱怕什么?

    这样的心态,最终使得不少逍遥修士受创。

    不过那些都只是小伤,运转功法,一两日自愈。

    透过万仙幻境攻击到他们的,只不过是冯落衣在看到某一篇颠覆性的论文之后,流露出的“思想”,若是以斗法而论,他们只不过是相当于被余波扫中了。

    仅是“余波”就恐怖如斯,那么,相当于身处“中央”的冯落衣又会怎样呢?

    万法门,万仙真镜子器万法镜面前,算主希柏澈面带忧虑。

    “老友啊……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那针对“算学”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老人隐约感觉到,危机来了。(未完待续。)

    ps:月票给得勤,贫道写东西也更有动力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