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争论,交集
    “我想,大家大约是知道了吧,这一次,我们遇到麻烦了。”歌庭斋内,歌庭派的当代领袖,算主希柏澈背着双手,在一众修士面前来回踱步。

    歌庭斋,不是万法门最大的书斋,也不是万法门最古老的书斋,但是却是最著名的。自算王高嗣起,到了算主这一代,这座书斋已经转手了五六次。它的五六代主人当中,有四代都堪称当世绝顶。

    上代斋主柯兰荫因为撞上了纵横当世无抗手的算君而沦为陪衬属于意外当中的意外。在算君之前,谁也不曾料到世界上还能出这等妖孽。

    而在歌庭斋主门下弟子,以及一些经常出入歌庭斋的修士,自然也被能够被归类为“歌庭派”。

    歌庭派从来就是指一个松散的派系,而不是什么运转有度的组织。它只是志同道合的算家自发聚在一起讨论之后形成的称呼。

    但是,歌庭派的领袖,自然也有一番威严。

    算主希柏澈看着以幻象之身出席的冯落衣,眼睛当中隐藏着莫名的神色:“这一次,算君来势汹汹,怕是有备而来。或许,我们加一把劲了。”

    “是,老师。”诸位逍遥修士低下头,回应算主的要求。

    冯落衣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当代的歌庭派修士,不是算主的弟子,就是受过算主的指点,与算主的感情也是非同一般,多半是对算主言听计从。

    但是,这些修士当中,却有一半人,脸上表现出一丝犹疑。

    若澈仙子、马德恩等修士,已经不敢和算主说话了。他们生怕睿智的老师从他们的言谈、眼神当中看出这一场风波背后的端倪。

    那不行。绝对不行!

    越是与希柏澈亲近的弟子就越是清楚,所谓的判定性与完备性在老师的心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地位。那是这位巅顶大修的信念,是他道心当中最根基的东西。

    但是。这一次,老师是召集所有歌庭派修士。明言就算不能来,也要尽量通过万仙幻境前来。今天不来,就意味着他们明确表示要离开老师。

    他们不得不来,不敢不来。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算主的下一句话:“最近,我们当中,似乎有一些人,有一些急于求成了。居然转而用其他方法与进行公理系统的完备性证明,我觉得,这时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那几个修士听到这不点名的批评,心中一紧,

    ——直到现在,老师还没有意识到啊……

    “当然,算学领域之博大,我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正确,更不想限制诸位的思路。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你们的自由。我就是想说几句。首先。我们走的是堂皇大道……”

    希柏澈不是冯落衣那样的偏激之人。他懂得人情世故,自然察觉出自己的弟子当中,有一部分有些不对劲<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384/" target="_blank">芳华女侯</a>。

    万法门的舆论导向。乃至学术环境,正在悄然改变。就连他希柏澈的身边,都出现了一些不谐的思想。

    算君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他的一言一行,就能改变整个算学领域的方向。

    这次他人还未出场,仅仅是出声,就使得万法门风声鹤唳。

    希柏澈不得不迎击。这次万法算藏第一卷,他自己其实也不甚满意,他也急需一次胜利。来证明自己规范集合操作的思路。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门下却出了这种事情。居然有接近一半的学生,抛下了自己原本的思路。去用一些“取巧”的方法,完成算学体系的公理化与完备性证明!

    那些工作,当只是细枝末节。当前最重要的,是在一阶逻辑完备之后,证明多阶逻辑的完备性!

    完备性!这才是算学近道的有力证明,是万法门求道之路的根基所在。

    他必须对着那些歌庭派的同道指出这一点。

    尤其是冯落衣。

    希柏澈自己的天赋,其实并不如何。其他人对他的评价,也多是“可造之材”“以勤补拙之人”。对于这位天赋远胜自己、但是研究方向随性而为、分散而不成体系的老朋友,希柏澈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引导他走上正路。

    只可惜,整个会议,冯落衣都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散会之后,希柏澈又点名让艾克蛮等几个精通算理逻辑的修士留下来。他道:“现在形势不容乐观。算君说我的理论存在漏洞,十有*不是胡说。这一次,我打算重头检视自己的理论。你们留下来,我们先来讨论这一章节……”

    看到自己老师这个样子,艾克蛮忍不住道:“老师,您是否觉得,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有些问题?”

    希柏澈沉吟片刻,道:“或许是有一点。我在编篡万法算藏的时候,也感受到了阻力……但是,至少算学的完备性不容置疑。你能够想象出残缺的算学吗?”

    艾克蛮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努力将心中的担忧压下,使之不显露在脸上。

    我当然不能想象出残缺的算学。所有从已知算学领域出发的算家,都不可能看出来。

    现有的体系,还在完备的范围之内。

    但是,这不能说明这个“残缺”不存在。

    算学的残缺,在我们的视线之外啊!

    ……………………………………………………………………

    万法门,集训地内。

    “哥,这里怎么解啊!”薄筱雅凑到薄笑风跟前,低声询问道。

    “哦,这里啊。这个思路有些特别……”薄笑风低声解释了薄筱雅指出的算题。

    解完题之后,薄筱雅头疼的趴在桌子上:“我从没想过,原来学习算学也能这么痛苦……我真的不喜欢这个领域……”

    她是被门派强征过来的。在低阶弟子当中,能够理解这个领域的人,并不多。

    “我也是啊……没意思。”薄笑风摇摇头,又转头去看苏君宇。

    这个时候。苏君宇与并没有解题或者研究什么<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383/" target="_blank">是你赠我情深一场</a>。他只是抱着一本笔记在啃。只有有些奇怪,那份笔记上的字迹并不是他的。

    “这是什么?”

    “一个师弟在外面写的一些东西……哦,就是王崎。”

    “王崎?”薄笑风有些惊讶:“你读他的笔记作甚?他又做出什么了不得的成就了?还是说你在和他合作?”

    “都不是。”苏君宇将自己手中的笔记递了出去。道:“你自己看看吧。”

    “我看了什么还没发表的好思路,你可别怪我提前做出来啊。”薄笑风大为好奇。他翻开笔记本。看了起来。薄筱雅也凑了过来。可是很快,这兄妹俩就失望了。

    “这笔记,完全就是蒙学水平吧……只不过研究得深了一点。”薄筱雅嘟起嘴,有些不满:“王师兄居然在这个……这个方面浪费自己的天赋?”

    这本笔记,就是王崎给谪仙苟大宝讲课之前做的准备。之前,苏君宇和他合作推广数据化修法的时候,他将这个笔记给苏君宇分享过。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从这一本笔记上。看出王崎那厮的想法。”苏君宇低声道:“我看得出,他和算主不是一路人。”

    薄笑风笑了:“说什么呢……现在那小子背后的人就是歌庭派啊!他现在可算是苍生国手门下呢……虽然不是正式弟子。”

    薄家三代十一逍遥,宗师无数,乃是真正的大世家,大豪门,根深蒂固,人脉极广。作为薄家最有出息的后辈之一,薄笑风也知道很多旁人很难知道的东西。

    提起这个,薄筱雅就有些生气:“师兄他天赋也好,才情也好。简直就是我辈典范,结果就因为陈掌门的那一道禁令,现在门派也不能回。就算有逍遥大修看好他也不能正式收做弟子……好没天理!”

    “得得,不要扯远了。”薄笑风按住自己妹妹,继续问苏君宇:“话说回来,王崎到底是什么想法?”

    “首先,我的问一下,算主什么想法,你们应该清楚吧?”

    薄笑风点点头:“明白是明白啊……在算主的眼中,算学是本身并无任何意义的算符堆砌之产物。那个堆砌的方式——或者称之为‘形式’,才是算学的本体。单个的算符没有任何意义。正是因为算符本身没有意义。所以能够用来表现任何意义——甚至包括道。就像是符篆一样,单独的一笔一划没有什么意义。组合起来之后,才有能够称之为符篆。才有法术意义。嗯……再加个一己之见,一己之见啊。这种方式……其实很无趣。”

    “这一点上,王崎的观点正好是与算主相左的。”苏君宇拿起王崎的笔记,道:“按照王崎的观点,即使是最简单的数字,其内涵也超越了我们凡人的直观思维,乃是大道所化,非是出自人的观念,认识与天地同在。所谓的算符,就是‘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的结果。简单来说,‘一’这个概念就极其复杂,但是我们却只用一横来表示……”

    薄笑风眼神之中满是惊讶:“不至于吧……这思想,绝对是算君那一派的。获得了离宗全面支持的天才少年,骨子里其实是一个连宗人?他怎么可以加入歌庭?”

    “算主的嫡传弟子何外尔何前辈也是连宗修士!他和算主的关系,可和王崎与算主更亲近。”苏君宇收回笔记,重新陷入思考:“不过,王崎既然肯拜入苍生国手门下,就代表他和歌庭派的思想多少有一些交集……这个交集在哪呢……”

    薄笑风有些奇怪:“你怎么突然关心起王崎的思想来了?你们关系有这么好?”

    苏君宇看了看周围,传音入密:“听着,我这儿有可靠消息……这次集训,与那次大崩溃息息相关。而万仙幻境崩溃之前几分钟,王崎就宣称自己写出了颠覆性论文!”(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