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连一辰的惊悚
    王崎不知道真阐子到底是放下了什么心结,但是他感觉到老头儿的残魂一下子就活泼不少。

    自从知晓了今法修法的存在之后,真阐子就一直显得很压抑。他似乎是觉得,自己彻底被时代抛弃了,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是废物。王崎的修行他基本上插不上口。他的人生经验在这个大环境下也没什么应用。除了“活雷达”和“古法百科全书”,王崎再也用不上他……哦,在王崎得了仙道焚书纲的残片之后,他“古法百科全书”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现在,他好像是去了什么心结一样。

    王崎不知道,这位大乘修士的心结,并非是自身无用,而是更深层的原因。

    真阐子一直深恨皇极裂天道,更自责自己断绝了罗浮玄清宫的道统——是的,他一直觉得罗浮玄清宫覆灭,是因为自己万年前的任性。

    他将《大罗混沌天经》传于王崎,未必没有“重立道统”的意思。

    可是很快,王崎就在今法仙道上展示出了超人一等的天赋,完全没有理由再去学习什么罗浮玄清宫的道统——甚至罗浮玄清宫道统在这个时代就已经变成了不值钱的垃圾。

    连仇家皇极裂天道都只能躲在远海瑟瑟发抖,只能靠着龙族的威名苟且一时——而且看仙盟的脚步,皇极裂天道距离覆灭也不远了。

    罗浮玄清宫永远都回不来了,皇极裂天道也没法由自己亲手覆灭了。

    这是真阐子心里的结。

    只不过现在,真阐子心里的结解开了。

    没什么是不变的。

    一万年了,该放下,就放下吧。

    真阐子现在是这样想的。

    这对真阐子的伤势、修行都没有好处,但是某种意义上却是在缓缓瓦解真阐子原本的心境。现在的他。稍加引导,就能成为一个不错的今法修。

    只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王崎带着真阐子一路往南。先是途经罗浮丘陵——当年罗浮山、罗浮玄清宫的原址。一万年前,名胜罗浮山早已被皇极裂天道打裂、磨平。如今就只剩这个一片丘陵。

    当旱地逐渐变成水田之后,王崎便接近了下一个目的地。

    每路过一地,王崎必然要下去游玩一番。这场旅途从大年初一开始,一直持续到十五之后,接近二月。王崎只觉得自己的心灵乃至思路都在这一次旅行当中开阔了。

    不过,他也快要玩厌倦了。

    松弛结束了<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976/" target="_blank">呜啼无尽变身狂想</a>。现在又到了学习、研究的时候了。

    王崎决定,在下一个地方,自己就先停下来。复习一下最新的理论,然后好好整理思路,争取将“力迫法”的大致方向做出来。在这之后,他就直接飞回朗德,去继续自己的研究。

    带着这样的想法,王崎缓缓降落到了村子的一角。兴许是他思考自己的事情思考得太过入迷了,没有注意到边上还有其他人,结果降落的时候,吓到一个正在播种的老农。

    结果,那个老农做了一件让王崎哭笑不得的事情。只见那个老农吓得扑倒在水田里。泥浆溅了一身,结果种子也不要了,农具也不要了。就这么逃跑了。

    王崎错愕。圣婴教乃是先天五德之道,秩序治世,本就与邪魔外道敌对。今法修不仅打击邪魔外道,还在努力开民智,消弭凡人阶级和修士阶级之间的隔阂。按理说,凡人不应该如此惧怕修士才对。王崎出身的大白村,一样是远离仙道的凡人聚居地,但是当年李子夜和项琪到那边去的时候,那些凡人别说是逃命了。夹道欢迎还来不及呢。

    ——不过……额,凡人当中应该有那么一两个人天生胆小又谨慎。不敢和修士这种“剥削阶级”呆在一起?

    王崎只能这么想了。

    王崎看了看放在路边的、还没来得及播种的水稻种子。现在临近二月,正是早稻播种的时候。好在王崎这一世的老家在天江中游。也是种水稻的。他小时候同样见过村里人还有家里的佃户种地。他想了下,先是伸手挥洒出一片圣光,护着这些种子的生机,然后再一翻手,用法力操控种子,使之自动埋入泥土你。这些事,只在眨眼间就做完了。

    “得亏是遇到了我这种好人啊,不然非得耽误了农时。”王崎摇摇头,在周围随便找了个树杈坐下,背靠树干,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他在取出自己笔记的同时,也放出了一百多只飞鸟机关兽,让他们去扫描附近所有苏姓之人的面孔。

    不一会,另一个农人跑了过来。他比之前那个被王崎吓走的老农年轻很多,应该是子侄辈吧。他看到已经播种好的农田,发出惊喜的呼声。他先是抓起老农扔下的锄头,然后奔到王崎面前,就要跪拜。王崎止了他的礼节,将食指放在嘴边,做嘘声状。那个年轻的农人心领神会,点点头,抓着农具往村子里跑去。

    王崎摇摇头,不再理会那个农人。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看会书,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不过现在,他实在是不想动了。

    因为他刚刚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力迫法,嘿嘿,我感觉我距离第一问又进了一步。”

    ……………………………………………………………………………………………………………………………………………………

    那个年轻的农人将农具还给那个老农,道:“连叔啊,人家那仙长人挺好的啊,不信你自己去看,那仙长甚至还将你那种子给种下去啦!”

    “那感情好,那感情好。”老农唯唯诺诺的应承了两句:“我应该去谢谢仙长……不,不行啊。我刚才跑开,肯定是恶了仙长。现在去,不妥,不妥啊。”

    “连叔你老是这样。”那个年轻的农家汉子嘿了一声。又道:“对了,那位仙长看起来只是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他喜欢清静。吩咐我不要说他的事儿。连叔,你记住了啊。你也别说出去。”

    “好,好……我自然是记得的……”

    农家汉子摇摇头。这个连叔是最近一个月才搬来的。据说是老家那边糟了灾,发洪水,土地淹了,所以来投奔亲戚。这块田地原本是连家四哥开的。四哥二十年前来的这儿,一个人过,种地是一把好手。四哥看就是看这“连叔”拖家带口可怜,才分了他们家几亩地。

    ——不过话说回来<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977/" target="_blank">晨曦之主</a>。连叔的女儿还真是够水灵的。不像是农家女,倒像是城里娇滴滴的大小姐。

    在那个青年人走后,老农看四下无人,这才挺直了腰背。他眼中的浑浊,还有脸上那一丝唯唯诺诺的气质都消失不见,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锋锐无比。

    就算法力全部都潜伏在身体内部,他也是一名修士。

    老农“连叔”快步走进自己的屋子,然后轻声喊道:“灵儿,杰儿,出来吧……”

    “怎么了?爹爹?”一个相貌约莫在二十岁上下的少女问道。她虽然穿着粗布衣服。脸上也有些浮尘。但是,这并未掩盖让她显得粗俗丑陋,然而有一种“明珠蒙尘”的别样美感。女孩叫道:“爹爹。你脸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连叔”——分神期剑修、落尘剑宫长老连一辰铁青着脸,道:“这里可能不安全了……见鬼……见鬼!”

    “师……爹,到底怎么了?”另外一个同样做农家打扮的年轻人也问道。

    “当初打败我的那一个修士……我看到他了!”连一辰眼神当中眼露出几分惊恐:“见鬼……见鬼!他怎么会找到这里?”

    那个青年人大惊失色:“击败您的那个外道……那个筑基?”

    “错不了。虽然他现在已经结丹了,法力气意也有些变化,但是大体上没错。而且,那张脸,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连一辰懊恼的锤了捶自己的大腿。大约两个月多前,他在西海被王崎击败,落荒而逃。皇极裂天道治下极严。像他这种非“嫡系”的临阵脱逃者,必定会受到严厉的制裁。因此。他干脆带着自己的女儿和嫡传弟子逃到了神州。

    神州乃是仙盟的地盘,圣帝尊再如何。也不可能到这里来制裁他。除非圣帝尊愿意付出一个嫡系分神期修士的代价,到神州和他同归于尽——嗯,同归于尽。他这个层次的的古法修,打起来的话是没办法掩盖气息的。而神州之地,最不缺的就是元神修士。

    分分钟就能将分神期修士揍翻的元神修士。

    只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逍遥修士都隐世不出,神州本土的防御略显空洞,只要不是运气不好撞上一个正在隐居的逍遥修士,找一个能够藏起来的位置还是不难的。

    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险死还生,连一辰才找到一个漏洞,越过了今法修的海疆,然后纯靠身法,从西陆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绕路,最近几天绕到这个凡人聚居之地,伪装成农民。

    结果,他才来几天,就被那个杀神堵个正着!

    那家伙,筑基期的时候就能够硬撼分神期,现在结丹了,还不知道有多强呢!

    那个弟子“连心杰”没有和王崎打过,没有被王崎实际的粉碎过三观,故而还保有了几分镇静,道:“他未必是来找您的……如果是的话,那他刚才就可以出手将您杀死啊。”

    “我用地文法锁死了法力,又故意用泥水涂了脸,他估计是没认出来……”连一辰急道,“现在的关键在于,判断他的来意,然后……”

    然后还能怎么办?打未必打得过,逃的话……逃不出百里,就会遇上一个元神宗师。

    就在这时,连老四跑了进来,叫道:“主人,不好了!外面突然来了好多机关鸟,到处盯着人脸看!那肯定是今法修的法器……主人?主人?”

    连一辰跌坐在地,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脏字。(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啊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