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一章 弥师姐的肉身?
    “先生,自从你最近跟我说了那‘数’的奥妙之后,我便有些不能自拔,****思索。只可惜的是,在算学一道上,我资质驽钝,至今也未曾感受到先生曾经说过的智慧灵光。”

    面对王崎的指点,苟大宝颇为羞愧。

    他无论是看山看水,还是卧看浮云,都能够感受到一种“悸动”。这种源自天地自然的悸动会促使他深化对古法的理解。“天道”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廉价的暗娼,给钱就能上。

    为了抗拒古法,他甚至拒绝世间一切“美”的东西,终日以“吞粪”为乐。

    而前些日子,王崎则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新境界的大门。他看到了隐藏在算式当中的天地之理、那些算式当中前人一步步积累出出来的智慧灵光。他深受感动,因此不遗余力的思索这方面的东西。

    而对苟大宝来说,王崎是将属于今法的“感动”和“美”带给他的恩人,更是他今法道路上的导师。他对王崎是相当敬重的。

    在听到王崎之指责的时候,他颇为羞愧,也颇为惶恐。

    王崎则是微微感叹。

    数学这东西,虽然在科学当中属于最脱离客观物质。但是,它也不是一门单纯靠“悟”——或者说难听点,“空想”——就能够练成的。

    就算是算君庞家莱那种近乎生而知之的算家,一入道也得从《口算天天练》这种等级的东西学习。

    在王崎的前世,欧美的很多数学家就认为,在小学阶段,做大量的算术练习是有必要的。这有利于培育他们对数字的感觉——那通往“科学”与“高等数学”的天梯。而现代的计算工具,只会毁掉先人留给他们的最重要的“思维”。

    想要学习数学,在初级阶段。唯一的做法就是多学,多练。

    在无数的题目当中,实际的运用自己所学到的公式。提炼出自己的思想。

    这一步比“思考数学的本质”还要重要。没有这一步,那往后的一切就都是在浮沙上筑高塔。看似稳健,实则与空中阁楼无异。

    单说苟大宝现在所迷恋的“数”,算学当中就有“数论”一支。而想要研究数论,至少也得将算术的种种应用了熟于心,同时也得知晓集合,知晓解析几何……

    这至少也得初等数学极其优秀。

    也就是说,光是要入门,就得在高中数学上拿一个不错的分数。

    而到这一步。一般人就得经历十年寒窗苦读。

    这还只是“入门”的前置。

    这绝对不是靠“想”和“悟”就可以“参透”的。

    苟大宝这样无下去,也未必能走上正路。

    王崎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要消除他对今法修法的那种抵触感而已。可是现在,他倒是有几分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这个可怜的家伙了。

    听闻王崎的话,苟大宝有些为难:“先生……这个,您说的蒙学试题,我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

    “那是因为你是修家<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3/43184/" target="_blank">数据眼</a>。作为一个修者,你耳聪目明,神光湛湛,头脑比普通凡人清晰了不知道多少倍。靠着那计算力。你当然没问题了。”王崎叹了口气:“你还是要多练!练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对于数学不熟悉的人,做二十以上的加减法都得用上手指——或许现代人会觉得这不可思议。但是古代的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在地球的古代,心算或者口算的诀窍。都可以视作“秘籍”一样的东西。

    苟大宝现在在做的,其实也相当于“数手指”,只不过他心念运转很快,九十、一百个“手指”什么的,转瞬就数完了。

    这可不是王崎想要的结果。

    一个现代人在计算二位数的加减法,或者一百以内的四则运算,都是可以瞬息完成的。

    这是因为,他们养成了数学的思维方式。

    这个思维方式就很重要。一个伟大的数学家进行计算,可不是依靠强大的计算能力在心里“数手指”。

    心算、口算。才是数学之路的起始。

    对于王崎的话,苟大宝还是颇为信服的。于是。这位谪仙,就开始了自己蒙学等级的训练。

    离开了苟大宝那边之后。王崎微微摇头:“这还真是……”

    真阐子问道:“那个谪仙又怎么了?”

    “不是苟大宝出了什么问题……额,应该说,不是他抵触什么。只是觉得,算学之路也着实是艰难。”

    “艰难啊……”真阐子感叹,似乎是感同身受的样子:“老夫年少的时候也学过一些,就觉得,世间艰难,莫过于算学。”

    罗浮玄清宫的绝学《大罗混沌天经》关联了先天五太之道,旨在描述物质的五种状态、五种变化、五种性质。与代表无序走向有序的先天五德、有序走向无序的先天五太都相辅相成。

    这几道,也隐约与算学有关联。

    真阐子也是学过一些算学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王崎刚刚进入仙院、正在接受考验破解爻定算经前置的题目时,才会感叹“双手十指之算真难”。

    对此王崎却完全没有共鸣,他感叹的“艰深”和真阐子感叹的“艰深”并不是一个意思。他反而鄙夷道:“双手十指算而已……”

    ——不就是十进制二进制的相互转化吗?说得有多难。初中内容而已啊。

    真阐子也想起了这一桩糗事,哭笑不得:“老夫这不是不知道吗……”

    算学的发展就是这样。顶尖的数学家总可以发明出一些全新的数学工具数学方法,并且证明这些方法就有普适性。然后,在这些新方法面前,远古的难题就只有被碾压成渣。

    很多小学,初中程度的题目,都曾经难倒过世界第一流的智者。

    那些小学生,初中生,其实是学习了那些古老先贤毕竟心血的结晶,才能够那么容易的解开这些题目。

    能够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道”用如此简单的方式教授给蒙童,这才是天底下最了不起的事情。

    谈过之后,王崎说出心中所想:“老头,你现在觉得,算学是个什么东西呢?”

    “本来老夫觉得,自己是知晓的。但是,在听过你那一番‘道化之物’的论述之后,我反而不懂了。”

    “对于苟大宝来说,其实‘算学’和‘文字’应该是相似的东西吧,都是用来‘谈玄’的语言<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3/43183/" target="_blank">南宋不咳嗽</a>。”王崎分析道:“玄之又玄,不落文字也不能落于文字,但总是也可以靠着文字打机锋……对于苟大宝来说,他理解的算学,也就是一种可以用来‘打机锋’的‘蛮夷之语’。”

    这并不奇怪。就算仙人一心求大道,也总得过日子。而日常生活,就离不开四则运算。就算算学发展受到压制,初等算术和初等几何还是发展得出来的。既然如此,仙人就不可能完全不懂算学。

    但是,对于仙人们来说,“算”也只是手段。它甚至连“术”都算不上,属于“不言自明”的本领。

    将“算”作为道、最为修行的根基所在?笑话!

    你会将吃喝拉撒作为修炼的根基吗?

    而神州的上古数家,则将世间万物的一切都归于“数”,认为“数字”就是天地自然的基础,就是一切而后从数家分裂出的数家连宗则认为,天地自然但是基础是点线面的几何。

    这同样迥异于今日万法门门人对算学的认知。

    无论是算主代表的今日之离宗,还是算君代表的今日之离宗,都不会如此看待天地自然。

    谪仙不是一般的凡俗之人,他们前世都是修炼到超凡入圣、长视久生阶段的大豪杰、大圣贤,对于天地自然,有一套自己看法。与此同时,他们还有行走过无数个世界的眼光。

    他们一眼就能够看出神州今法的根底,本质。

    他们也绝对不会接受神州今法仙道的观念。

    这才是苟大宝厌恶算学的原因。

    王崎正在感叹、思考。突然,他感到一股锐意从天而降。然后,地面轻轻一震。

    王崎推门而出,只看见院子里插着一个门板大小的巨剑。

    “这是……长途货运飞剑?而且看着剑柄的样式,不是一般商家,而是仙盟的托运机构。”王崎围着这巨剑转了两圈,疑惑道:“莫不是送错了吧?我最近剁手了吗?”

    弥扯扯王崎的腰带:“那个,不是给你的。是我的东西。因为这东西非得由你帮忙才能解封,所以我算好你的脚程,然后专门在这个时候送过来的。”

    “师姐你的?”王崎好奇:“是什么……额额,这个形状,未免惊悚了一点。”

    王崎从那个货运飞剑的储物仓里,取出了一个棺材。

    这口棺材不大,看样是,更像是一个童棺。

    “花了我不少功夫才做好的。”弥脸上带着一丝炫耀的神色:“打开看看吧。”

    王崎揭开棺材盖。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小女孩。她看上去不过六七岁的样子,身上则穿着万法门代表的蓝色法袍。

    最重要的是,她的外形,和弥的虚拟形象一模一样。

    王崎的第一反应就是捏捏那个小女孩的脸蛋。

    弥大声道:“不许摸我!”

    “这到底是什么……这这……”王崎指着弥的虚影,又看着躺在棺材里的,拥有血肉的肉身。

    “我的人族身躯啊。”(未完待续。)

    ps:明天……明天我一定会为了一千月票而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