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这个思路……
    苏君宇在奋笔疾书。

    随着书写的进行,他的主观意识似乎从心底那冷冰冰的逻辑当中剥离了出来。随着笔尖在纸张上的移动,他血液的温度不断上升。他的心脏处,传来了欢愉的跃动声。血液当中的力量随着他的心跳,沿着血流奔向他的全身。

    这是……

    这种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热血沸腾’吧……”

    苏君宇这么想着。

    有人研究算学,便如苦行一般,自少年到白头,步步苦难步步拼搏,但未曾有一丝悔恨。陈由嘉的父亲陈景云,就是这种类型。有人言就算学,便如生活一般,算学早已融入他的念头,融入他的生命。或许他行得不如第一种的苦行者艰难,但是否了算学,就等于要了他的命。算主、苍生国手皆是这一类。而另一类,便是纯粹觉得有趣。

    苏君宇研究算学的态度更接近“玩”,觉得什么好玩就研究什么。因为他喜欢打牌,然后打牌又涉及概率,所以他研究过一段时间的“概率”,而且水平还不低。

    而现在,他也是觉得自己的某个小兄弟做出了成果,所以“逻辑”这个领域很有趣。

    可这一“有趣”,居然驱使他做出这等成果。

    所谓的“领悟”,还真是妙不可言。

    无尽的光圈在他眼前弥漫,交叠。

    那就是他的“构架”——集合论所允许建立的一切集合。

    这个集合的数目,乃是无限的无限。苏君宇都不清楚,这个应该算几阶的无限了。

    而在这超过无限的无限当中,苏君宇看到了“脉络”。

    那就是支撑这些集合存在的“公理”

    在更大的无限当中,寻觅两个不同无限的大小。

    苏君宇奋笔疾书。

    他的思想逐渐跃到那一张纸上。他写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顺畅。与此同时。他开始也觉得,身体里的力量越来越强。

    他的法力,同样循着他的思想、心念。在缓缓调整自身。

    在证明的过程当中,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不。是他的心灵在飞翔。他的思想。在那无限集合的荒原之上自由的狂奔着。

    那些集合在他眼中也越来越亮。最终,他看到了一片白光。

    紧接着,苏君宇就不省人事了。

    他再醒来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3/13567/" target="_blank">文明峥嵘</a>。

    有些茫然的苏君宇转了转脖子,一双美目就在身畔。项琪睁大眼睛,看着苏君宇,眨了眨眼睛,过了好一会才大声惊呼:“你居然醒了!”

    女孩的吐息弄得苏君宇鼻子有点痒。想要打喷嚏:“你说得好像我要一睡不醒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项琪还没有回答,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扑过来,掐住苏君宇的肩膀,用力摇晃:“儿子,咱别说死不死的了!你倒下去的时候,为父就要跑吓死了啊……这天杀的算学啊!”

    苏君宇有些尴尬。这个看上去有些神经质的炼虚宗师,就是他的父亲,万法门宗师苏涤光。他咳了两声,看了项琪一眼,然后问道:“爹。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

    “你在集训地做演算的时候,突然昏倒了。但是一圈人都吓煞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陈由嘉从屋外走了进来,道:“我当时还以为。你因为那些新观点的冲击,直接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了。直到天灵岭的宗师检查过后,才知道你只不过是心力交瘁……”

    正是因为苏君宇心力交瘁,身体迅速衰竭,所以他和与他交好的几个低阶弟子才得到了离开集训地的权利。

    “心力交瘁……”苏君宇迷惘了一下。能够累趴一个金丹期修士的思索……他脑海当中灵光一闪,然后立刻跳下床:“喂喂!我的草稿纸在哪儿!快点给我!”

    项琪拉住了他:“君宇你没问题吧……你才刚刚倒下啊!”

    “就差一点了……”苏君宇挣开,脸上满是兴奋之色,眼角似乎还有一点充血:“这是第一问!第一问啊!就算是逍遥修士也得饮恨的第一问!”

    苏涤光按住自家儿子,皱眉道:“就算是第一问。也得……第一问?哪个第一问?”

    “希门二十三问之第一问。”

    “什么?第一问?你?接近完成了?”苏涤光也愣住了。

    自己家这个混小子确实有点出息,可什么时候这么有出息了?

    还有。他最近不是在参加一个什么集训吗?为什么他突然就有做第一问的想法了?他擅长的领域,包括逻辑?

    就在苏涤光愣神的功夫。薄笑风带着薄筱雅走了进来。这位薄家子弟手上,还拿着一摞草稿纸。他道:“老苏,你的草稿。”

    “多谢。”苏君宇接了过来,快速阅览自己之前的进度,一边看还一边问:“没人看过吧?这个现在还属于我个人的想法呢……”

    “没人敢看。”薄笑风苦笑:“能够无声无息之间放翻金丹期修士的‘思路’,未必不能击伤元神期修士……元神期修性命和法力结合的更加紧密,说不定后果还会更加严重呢。”

    苏涤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到底是什么“集训”,会搞得这些声名在外的天才子弟如此神经兮兮?

    几个万法门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起。而这个时候,苏君宇也读完了自己之前的论证过程,重新提笔,开始书写那个结论。

    “若是以上证明过程无误,则若是现存之集合论公理相容一致,则连续统为真。”

    轰隆!

    就在苏君宇写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之中发出了一声好似惊雷的巨响。他的金丹正在经历一场蜕变。这次变化,与天地无涉,异象不显。但是,众人就是觉得,苏君宇的身上多了什么力量。

    “看起来,你小子是真的有了突破啊<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3/13566/" target="_blank">穿越后巨星[重生]</a>!”

    一声大笑远远传来。白泽神君推门而入。苏涤光,苏君宇父子二人立刻施礼道:“祖师。”

    苏家先祖就是白泽神君的弟子,对于他们来说,白泽神君就是祖师爷。

    “不同多礼。”白泽神君红光满面。他先对苏君宇摆摆手示意,然后再随苏涤光道:“苏家的……我记得你叫涤光,对吧?你先出去一下,行吗?我和君宇这孩子得谈一谈。”

    白泽神君在外人眼中刚愎自用又小气,但是他对自己的后辈尤为温和。苏涤光有些迟疑:“可是这……”

    白泽神君摇摇头:“这也是为了你好。万法门最近的理论,是有些颠覆性。你听了的话,说不定……说不定会出事。”

    苏涤光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对着白泽神君施了一礼,然后才走了出去。

    而他走出来之后,才是真的吓了一跳。

    自己家门口,居然聚着好几个逍遥修士。而缀在最后面的,赫然是巅顶逍遥,苍生国手冯落衣。

    “这小子,到底……到底做了什么啊……”

    这些逍遥修士都是很忙的。他们没有时间专门等苏君宇醒来。直到刚刚接到报告,他们才赶过来。反正他们现在都在万法门内。这点距离对于逍遥修士来说就像不存在一样。

    卧房里,隐隐传来白泽神君豪放的大笑声:“哈哈哈哈,你小子,之前半声不响,没想到如今却是一鸣惊人啊!大器晚成!大器晚成啊!和你今日这成果相比,那什么道种赏的成果,统统都不算什么啊!”

    对于逍遥修士来说,二十三问虽然不是什么大标杆。但是,更够解决一个,依旧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苏君宇摇摇头:“我现在也只是初步敲定了流程,具体的东西还是得慢慢做……”

    “有流程就了不起了!你没看到歌庭派的那些家伙吗?近百年未有寸进啊!”白泽神君毫不在意:“说起来,你的结论是什么?”

    苏君宇举起自己的草稿纸:“就是这个。若集合论公理具有一致性,则连续统假说为真。实际上,在集合论的范畴你,你根本就没办法证伪集合论。”

    “‘若是现存之集合论公理相容一致,则连续统为真。’……”

    在白泽神君读出这句话之后,周围的气氛微妙的冷了一下。

    白泽神君有些尴尬:“这个……孩子啊,你有没有想过集合论公理的一致性如何证明?若是这个系统乃是不可相容、不一致的呢?”

    “啊?”苏君宇眨眨眼:“不一致……”

    在不完备的打击之下,集合论现在就像个筛子一样,似乎不堪一击。

    苏君宇眨眨眼睛:“对哦,似乎有人证明集合论不完备……没道理它一定是一致性的……”

    项琪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迟疑的出声道:“那个……从刚才开始我就没听懂了……这个,苏君宇这家伙,现在是做了,无用功?”

    “也不是无用功。几年前,我们就证明了许多系统的一致性,现在依旧可以。不全之律,只不过是说‘完备性和一致性不能同时存在’。”冯落衣从众人背后越了出来,站到众人面前,道:“这个方向,我觉得可以做一做。”(未完待续。)

    ps:月初求月票!月票!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