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未来的路,就在脚下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未来的路,就在脚下

    “阿贝尔规范理论还能够辨认,和地球的差别不大……非阿贝尔规范理论就很难辨认了。如果只是近似方程的话,直接修改地球的杨米方程也可以用,但是……不一定符合。”

    “对称性自发破缺……缺少数据。存疑。之前没有关注过这个领域,不知道他们也没有接触到‘无质量标量粒子’。”

    “希格斯机制……将物理量向灵气约化之后,真是鬼才认得了。”

    王崎看着自己面前稿纸上面写满的字,如同看到了攒头的苍蝇,看得人脑袋发昏。王崎摇摇头,叹道:“还真是……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难看的理论模型。”

    希格斯机制、创世机制。这是探索“质量从何而来”的一个理论。

    “质量的起源”,这就是一个有关于世界本源的问题。物质为什么存在?基本粒子为什么会存在质量?究竟是什么赋予了它这些质量?

    希格斯机制就是在试图解释这个问题。

    用诗意的说法,它就是在解释,世界的质量从何而来。

    这就是宇宙创生的重要机制。

    而经过王崎的改写之后,质量被约化。它就应该变成“灵气为何存在”。

    不过,面对这个机制,王崎却再一次的抓耳挠腮起来。

    原版的希格斯机制结合了自发性对称破缺和非阿贝尔规范理论,在数学上具有难以言喻的美感。

    但是,王崎可不承认眼前这东西具有什么“美感”。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畸形”的数学模型!

    “看起来,昨天晚上说,这个宇宙和地球宇宙‘只是已知部分重合’有点有失偏颇。它们的重合率分明很高嘛!如果两个宇宙的重合率不高,我在‘穿越’过来之后的第一个瞬间就会因为无法理解这个世界而发疯吧……真正触及‘重合度不高’,就有掉san值的感觉。”

    “唔……当然。也不排除这一种可能——我实际上已经被这个宇宙的逻辑所同化,脑子里遵循的也是这个宇宙的逻辑。只不过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以为自己还是遵循地球的逻辑。”

    “不过。这种既不可能证明也不可能证伪的猜想,现在思考也没有意义。还是继续做手头这些有意义的事吧。”

    王崎倒在地上,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偶遇同样在散步的艾长元之后,王崎与这个在朗德有别墅的大少爷聊了几句,就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试图用“灵气本质观”改写现有理论。

    然后,他实际上接触到的结果却是……

    “就没见过这么扭曲畸形的理论体系!”

    王崎简直怀疑。自己写的不是什么理论体系,而是《死灵之书》《螺湮城教本》等等看一眼就掉精神健康值的精神污染<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576/" target="_blank">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a>。

    以地球理论体系为基础加上灵气变量建立的理论体系,和以灵气为基础建立的体系,在表现上或者结果上或许有类似之处,但是内秉的逻辑并不完全相同。对于习惯了地球体系的王崎来说,这玩意就和克苏鲁系的*没什么两样。

    “两个世界的重合部分确实只限于已知领域。他们内秉的逻辑并不完全相同。靠着地球的逻辑,无法完全描摹出这个世界的本质。”

    “但是,他们的分歧偏偏在未知之处。如果不到某一个点的话,我们甚至不会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怎么办?

    现在立刻就号召所有人改变理论吗?

    不,这样不好。现在的神州算学。是一个更加匹配现有物理理论的体系。如果使用现在的数学体系,将物理理论当中的所有物理量向灵气约化,就只会产生一些难以理解的公式。

    等下去。等到今法完全走入瓶颈之后在让灵气本质观的理论体系壮大起来吗?

    地球的理论体系,在这个宇宙远远没有走到头。而且,这个宇宙,今法修的观察手段也远远超过地球。所以,今法现在的道路,还有很远可以走。

    但是,王崎却并不这么想。

    “必须慢慢改变了,改变整个世界的思路。”

    在朗德的这个小小书房之中,王崎再一次明确了自己的方向。

    “最重要的。就属算学的突破。”

    “力迫法的重要意义就在于,它可以让我们凭空构建原本不存在的公理体系。这样子的话。就算你建立出一加一不等于二的公理体系也没关系。

    到了这个时候,数学或许就有超过“自然界内秉逻辑”的可能。到达自然界内秉逻辑之外的领域——当然,如果要解释自然的话,还是使用更加贴合自然界内秉逻辑的、现在这个公理体系比较好。

    “人造的数学”从“自然的数学”当中汲取生长所需要的养分,最终将会超越这个“自然”。

    师法自然,最终超越自然,自由构建系统。这就是“道法自然”的最高境界了。

    力迫法,将会是这个“超越”的引子与前奏。

    “另外,还有就是弦论了。”提到弦论的时候,王崎莫名的露出了一种蛋疼的表情。

    在王崎的时代,一个物理系学生说自己信超弦,是会被同学排斥的……好吧也没有那么严重。不过现在超弦不那么受人待见,也是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弦论曾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接近“终极理论”的理论模型。但是,最终,它却沦为了一种纯数学的游戏,被认为是证实希望渺茫的一种理论系统。

    因为,它很有可能是10的五百次方种不同宇宙终极理论的总和。

    10的五百次方是个什么概念呢?地球科学家测算,宇宙当中原子的个数,只有10的八十次方左右。

    也就是说,弦景观宇宙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宇宙中原子的总数。就算宇宙中原子总数平方再立方,也和弦景观的可能性差着一百个数量级。

    这10的五百次方个宇宙里,每一个都具有不同的宏观维度,甚至具有不同的物理规律和宇宙常数。想要从这里论确定哪一个是“地球所在的宇宙”,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个的难度甚至大于从全宇宙的原子当中,找出一个被做了“中奖标签”的<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577/" target="_blank">商家大院</a>。

    至少按照地球科学家那个短暂的寿命来看,领导了两次超弦革命的“弦论教皇”威腾是活不到证明的那一天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但是现在,这个被地球科学家视作巨大灾难的“弦景观多重宇宙”图景,却让王崎看到了希望。

    “超弦理论能够包容不属于地球宇宙的物理规律。或许,神州的物理规律也包含在弦景观当中!”

    数学、物理,双管齐下,寻找跳出地球理论系统的道路。

    用超越“一方宇宙”的理论去解析一方宇宙!

    “力迫法是一定要证的。这个的意义太重大了。没有这个力迫法,或许我永远也脱不出地球宇宙逻辑的影响。”

    “力迫法如果存在的话,我甚至可以摆脱‘凡人思维’的限制,摆脱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对我认知的限制!”

    “而超弦……虽然上辈子我不是特别待见超弦,但是,很意外的,这辈子我居然掌握着开启弦论的钥匙。”

    王崎从地上坐起来,然后找出一本放在书架上吃灰的书。

    “这就是当年我煽动歌庭派搞布尔巴基学派的结果。当时的我并不觉得这个如何如何重要。现在,我却觉得缺了这个不行。”王崎脸上露出了啼笑皆非的感觉。

    布尔巴基学派最终归流于那个“仿佛来自于虚空的数学教皇”,占据了现代数学半壁江山的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而超弦理论使用的数学工具,就和这位布尔巴基学派的绝世天才有关。

    这个世界连布尔巴基学派都没有,更别说格罗滕迪克的同位体了。

    这还得王崎自己来。

    不过,布尔巴基学派涉及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广也太深。只靠一个人,是很难完成的。王崎必须借助更多的力量。

    “要靠着冯老师改造歌庭派,让那些巅峰逍遥去做布尔巴基学派该做的事情呢,还是我将这个核心思想与其他天才人物分享,然后建立自己的学派呢?”

    文章有文风,学派的理论也是蕴含着一定的“风格”的。歌庭派始终是以以为天才人物为核心的紧密式学派,和布尔巴基学派有着天地之别。王崎有些担心,歌庭派的思维方式不适合做这个。

    想要做到超弦必须的前置“k理论”,那不知需要多久。

    想了半天,王崎忽然又摇头:“我特么想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想要在神州推行自己的思想,就必须先做出成绩。不管怎么说,先将力迫法解决掉。”

    “对了,希格斯机制也很重要……现在自发性对称破缺和非阿贝尔规范理论做得怎么样了?啊,正好正好,向路小茜打听一下。”

    名声传开了,人脉布广了,就是好办事!

    王崎这么想着,提笔写信。

    当晚,刚刚从某个实证用秘境出来,一脸疲惫的路小茜看到王崎的信,顿时变成一副见鬼的表情。

    “‘寻找无质量标量粒子’?他是怎么知道这个题目的?我泄露了门派机密?”(未完待续。)

    ps:理论部分太多,导致卡文越发厉害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