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三十七章 王崎的登顶【下】
    朗德,正午,阳光明媚。

    而在阳光照不到的地下,王崎静静的坐着。他没有反复确认自己准备的理论。他确信,自己这份凝聚了地球无数数学家的智慧。冯落衣与图灵真人诸多努力的理论,就是圆满的答案。

    当要讲的东西不可能更好的时候,心态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

    自卯时起,王崎便静坐于此,借助清心咒和我法如一的特性,降服心中的种种畏惧、迷惘之杂念,打磨自己的本性灵光,把持自己的上清灵宝。

    一呼一吸之间,他的心渐渐空灵起来。

    哥德尔的理论,布尔巴基学派的思想,还有其他地球数学家在“突破不完备”“突破有限之壁垒”上做出的种种尝试。

    这些通通在他心头流过。

    前世对于这个领域,他也只是浅尝辄止。但是,今生的他却对这个领域有了无数的感悟。

    午时未到,王崎便起身,来到了预先准备好的大型算器面前。这个大型算器唤作“朗德镜”,乃是万仙真镜最大的九个子器之一。为了应对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公开讲道,仙盟很大方的将这个担负着西疆防御法阵的算器借了出来。。

    王崎手按在这个数丈高的镜子上。朗德镜镜面幻化出一阵如水般的流光。王崎神色一谜,然后盘膝坐下,精神进入了万仙幻境之中。

    “不愧是万仙真镜的九大子器之一,就是给力!”王崎的意识体与万仙幻境相容,如鱼得水,很快就察觉到了算器的不凡。

    它处理数据的能力,真的非常庞大。以王崎的实力,居然根本感觉不到界限!

    在经过一个预先已经留下的超链接。王崎的意识顺着无形的信道,进入了更深层的地方。

    然后,这里。他看到了正在等着他的陈景云。

    逍遥“退隐”的年代,陈景云这种半步逍遥才是台面上的主导者。他毕竟是万法门的现任门主。这次的讲道。也是他在组织。

    陈景云看起来等了一会儿。他看见王崎,点点头,道:“来了?”

    “嗯。”不知道为什么,王崎觉得有点不自在。

    这位号称万法之冠的修士还是一如七八年前那样,面无表情。他道:“其实我早就想要见你一面了。”

    “这是自仙院毕业之后,第一次和你见面吧。”王崎强忍着不露出种种古怪表情。

    陈景云叹气:“是啊,六七年没有见面。转眼之间,你就已经成长到今天的地步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景云做出一个“跟我来”的手势,带着王崎往万仙幻境更深处“走”去。

    王崎看着陈景云的背影,突然有一种类似于恶作剧的心态<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9/29206/" target="_blank">玩意终须落声嗨</a>。他很像提醒一下这位万法门的掌门,他们当年似乎还有一个赌约什么的……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想着这种无聊的事情,也算他心态过硬了。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陈景云道:“当年将你放逐出万法门,是我错了。”

    “这事就算了吧,我自己和谪仙打过之后,也才知晓你当初那么做的理由。”王崎似乎已经没有将当年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他来说,他若是一直呆在万法门。也未必有机会结识辰风,认识陈由嘉。而自己这一身可惊鬼神的修法,也是在万法门外、在重重争斗之中才能诞生出来的。

    “另一件事。当初我说,你若是能够在算学领域做出惊人成就,我便对你下跪道歉。”

    王崎突然转过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陈景云,可见对方并没有下跪的意思,他也没有强求:“这件事啊,你愿意跪就跪吧?”

    “暂时欠下吧。”陈景云突然停下,伸手操纵着什么:“这里非是肉身,负荆请罪也不见得有诚意。若是在现实之中你我见面。那一跪我还你。”陈景云打开了一道金色的门扉,道:“这里就是冯先生为你准备的讲道之所。你进去吧。这一场讲道。会有诸多逍遥分神一道前来倾听。你自己……自己把握好。”

    王崎进入这一个金碧辉煌之所在,就看到人影憧憧。竟有百多人坐在那里。

    今法仙道,逍遥修士成百上千。在理论突破、整个体系狂飙突进的年代,一年便会有几十人晋升逍遥。而现在是瓶颈期,每隔一两年也会有一个逍遥晋升。仙盟逍遥修士具体的数目,早就没有人关心了。

    这些逍遥修士当中,大部分都是万法门的。其中,也有归一盟和缥缈宫的修士。这两个门派和算学的关联最深。虽然算理逻辑、数论已经脱离了他们的领域,但是,算学逻辑的突破。本身就会带动算学本身的突破。

    王崎在这些人当中,看到了正对着他坐着的冯落衣和图灵真人。一向温和的图灵真人还冲他招招手,友好的笑了笑。

    而在王崎的左手边,算主希柏澈一言不发的坐着。他身后,是几乎人人面色悲戚的歌庭派诸人。而在歌庭派诸人身后,王崎还看到了归一盟“反飘渺派”的诸多大人物。

    其中还有不少人是王崎在通天道堂见到过的。

    算主,天下算门之主,急公好义,桃李满天下、同道遍神州。

    而这些人,今日便有可能是王崎的敌人!

    而在王崎的右手边,则是冷笑着的算君庞家莱。他的身后,少数几个少黎派算家正露出险恶的表情。

    只要王崎还想将布尔巴基学派的思想进行下去,还想完成“数学教皇”格罗滕迪克的成果,那么这些人,也不会是他的战友!

    唯一能够称得上援手的……

    王崎看了看自己老师周围的几个缥缈宫逍遥,心中苦笑。

    唯一能够指望一二的,也只有冯老师和图灵真人吗……

    不过!

    ——这里是我的主场!

    冯落衣站起来,不动声色的看了希柏澈一眼,然后平静的看口:“王崎,现在可以开始了。”

    没有繁文缛节,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仪式。在这种关头,万法门的诸多逍遥谁都没有在乎俗礼的意思。

    王崎开口道:“诸位前辈,还有在听道的诸多道友,现在,我将要讲出我所见过的,最具颠覆性、也最挑战诸位直觉与理性的理论……”

    这一句话,随着万仙幻境,播撒到所有万仙幻境能够覆盖到的地方<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9/29207/" target="_blank">黑萌儿子惑国妻</a>。

    ……

    “诸位前辈,还有在听道的诸多道友,现在,我将要讲出我所见过的,最具颠覆性、也最挑战诸位直觉与理性的理论……”

    延迟了两炷香的功夫之后,某个神秘洞天里,也响起了王崎的这段话。

    “好狂的年轻人。”波动天君薛定恶听见王崎说的一句话,便脱口而出。

    波动天君薛定恶与太一天尊一道看着一个算器做出的投影。这个投影不甚清晰,分辨率非常低。

    这也是太过遥远的代价之一。神州本土直连这里的信道并不强大,“带宽”有限,绝大部分还控制、维持着一个巨大的封印阵法。能够用来通讯的部分并不多。

    当今今法修的第一人,太一天尊艾慈昙眯着眼睛听了几分钟之后,点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评价:“是挺狂。不过,他有那个本事。”

    “这是从哪儿看出来的?”波动天君有些奇怪:“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现在还在讲故事吧?”

    王崎的演讲,依旧是从那个“傀儡审官”的故事开始。

    这是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的支柱之一,自我指涉。

    “你若是关注了最近算学领域的论文就会明白,这个故事相当高妙。”太一天尊道。

    “你小子居然会这么关注算学?当年你求学的时候,万法门的闵先生是怎么说你的?‘你就是条懒狗,对算学连一点意思都欠奉’!”

    “百年之前,我就学会了享受算学之乐。它最精妙的部分,就是纯粹的享受。”

    波动天君有些好奇:“那你为什么将分身化身前去现场听道的机会让给别人?我以为你还是不喜算学呢。”

    “不忍罢了。”太一天尊收敛起笑意,道:“希门主于我有大恩,我绝不想看到他跌落的一刻。”

    “你觉得歌庭派这次要糟?”

    希门主在飘渺相形之争上,可是站在太一天尊、波动天君这一边的。而且,相形之道关键的曲面几何也是源自歌庭派。于情于理,波动天君都不希望歌庭派衰败。

    “冯道友之前就找过我,希望我作为希门主的挚友,可以去劝慰一二。但是我拒绝了。”太一天尊道:“在我看来,离宗连宗的分歧非常无趣,毫无意义,简直就是蛙鼠之战。我现在也是这么觉得的。我既然持有这种观点,就不该插嘴。话说回来,你也曾听过这个理论吧?”

    “万法门离宗连宗的弯弯绕实在太多了,我并没有完全理解它的巨大意义。”波动天君坦诚:“我最开始还以为,这个小家伙这不过是击碎算主的一个梦想罢了。希门主还有其他东西……”

    “我非是算家,很难判断这个不全之道在算学上的意义。但是我可以确定,它在思辨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又听了一会,太一天尊叹道:“这一重道理一出,神州众人的知见障便要小很多。”

    “自我指涉没有问题。只要后面的形式化没有出大问题,他便会是神州神州顶尖算家之一吧?”(未完待续。)

    ps:最近几日是关键时刻,也是涉及理论非常多的一段,还请大家容我打磨一番。盟主加更在本周内送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