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章 落尘剑宫
    听到王崎那平静的声音,贾诚烈有些晃神。

    ——怎么搞的?他好像犹有余力?

    贾诚烈清楚,现在自己的武修手段还和自己本脉真修的天书法术有一定差距。但是,自己修武乃是经过的高人指点,战力同样不弱。在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连心杰也要吃个大亏。更不用说,自己还在“那位前辈”的指点之下,用某种取巧的法子凝结了这种武道真意。

    就算是连心杰,想要抵抗这种攻势都得尽全力。这……这个小小的金丹初期修士,又怎么可能犹有余力?

    可实际上呢?王崎何止是犹有余力,根本就是游刃有余啊!

    一道若有若无的剑意从他的剑舞之中传开,仿佛血腥气缠绕在每个人的鼻端,挥之不去。两军交战、堂堂正正的战场,被这血腥味一洗,顿时化作毫无仁义的修罗杀场,人杀人,人吃人。贾诚烈那王道席卷天下的浩浩王者气息也消失不见。

    “这是……剑意?”

    贾诚烈的跟班之中,有几个还是有一点眼光的。他们看出,王崎在剑舞之中展现的,也是武道真意。

    此剑之前,尸山血海。

    王崎低喝一声,手中长剑斜指天空,大开大合的“逝雪”挥出,数道剑光如雪飘摇,切开对方勾连成一块、仿佛大军结阵的掌势。剑芒之中,红光一闪,一根小指被高高抛起。

    然后,被斩断的拳劲掌气便爆发开来,化作一阵狂暴气浪席卷向四面八方。

    连心杰壮着胆子将弥抱起,然后护身用剑气护住师妹。贾诚烈那些跟班就没有这么轻松了。他们多是未成金丹者或者仅仅是下品金丹,化解这余波远没有连心杰来得轻松写意。有好几人甚至被吹得打跌。

    “这《片雪不染剑诀》在他手里倒要化作《滴血不染剑诀》了……好可怕的杀性!”

    混乱之中,有个眼里还不差的人喊道。

    王崎的剑意之中。包含的就是那似乎要灭杀天下的强大意境。

    所谓的武道拳意,以虚入实,也就是一种另类的“法我相合”道路。它不是“分神化念”“我法如一”这样。将念头逐渐化入法力,而是反过来。让自己的法力不断贴合自己的念头,将法力炼入魂魄之中。

    对于段位远远高于“分神化念”的王崎来说,模拟这种路线的力量并不困难。

    王崎确实不懂得武道拳意。但是他会模仿。数据化修法本身就能够模仿天下一切逻辑之内的法门。而他又完成了法我如一,想法就能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气质。对他来说,模拟他者真意还是做得到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2/32042/" target="_blank">每晚睡觉都发现仆人在变身</a>。

    他生平对战过的古法修当中,没有他看不懂的外挂、功法又足够纯烈者,当属他当年在神京遇到的胡步雪。那先天杀运大道之中的杀意,就是如今的他模仿的对象。

    狂风散去。贾诚烈捂着自己右手,死死盯着王崎,原本还算棱角分明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狰狞。

    王崎那一剑,不止是斩下了他的一根小指。杀伤性的剑意更是残留在他的伤口,灭杀其他组织。如果没有强者为他治疗的话,他的小指肯定会废掉。

    更严重的是,王崎刚刚就在他的心气到达顶点之时,突然放出比他拳意还要强盛好几倍的杀戮剑意,斩破了他的王道拳意,在他潜意识里留下了阴影。刚刚成型的武道真意。居然不进反退,不再是那种临门一脚就能突破的状态。

    可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为了一点武道拳意就可以拼上一切的武修。武道真意被打散之后,他本性之中的谨慎与畏惧再次抬头。他看着王崎。左脚小腿微不可查的抖了抖。

    刚才的杀意之浓烈,让他几乎以为,这个家伙在做生死相搏了!自己真的会死!

    “你叫什么名字?”

    “夏离。”王崎报上了自己的化名。

    现在想要他一个人向这个“杀神”讨还公道……似乎有点……强人所难?

    “夏离是吗?落尘剑宫……夏离……我记住你了,杂碎……”贾诚烈似乎还想放狠话。可是王崎一抖长剑,杀意四射。贾诚烈心中打了一个突,几乎岔气。这位天书楼的金丹修士这才大呼一声“我们走”,带着本班离开了。

    连心杰虽然一开始应对失当,但是终究不是蠢货。他高声喊道:“对不住啊贾兄,我这个师弟呢。就是从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没见过世面。剑法不精,也只有靠剑意吓人了。”

    这句话看起来是嘲讽。实际上却是在不经意当中点出王崎的身份。

    被连心杰抱在怀里的弥对着王崎伸出双手,细声细气的道:“哥哥,厉害。”

    由于忌惮高阶修士的灵识监控,所以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

    “嗯。”王崎收剑还鞘,同时也散去法力之中模拟杀意的部分。这在其他人眼里,就是王崎将武道真意掌控圆融、收放自如的标志。他立刻就返复自然,对着弥露出淡淡笑意,继续牵着弥,跟着连家兄妹走向落尘剑宫。

    虚空之中,有几道意志在无声的交流。

    “这个小子,是个可造之材。”

    “在金丹期能够将那武道真意练成这般模样,难得。”

    “以后有潜力成就分神期,很好。”

    他们都是用灵识监察这里的高阶修士。由于这地下城就这么大,几个高阶修士的灵识就足够覆盖,所以不同门派高阶修士光是随意散出灵识就有重叠。这又建立起了一个严密的监控网。

    不过,这些人里面也有胆小的:“妹妹?金丹期少说也有百多岁,怎么会有如此幼小的妹妹?”

    “但是,那个幼女身上没有一丝精元妖气的迹象,反而是落尘剑宫修法入门,每一寸血肉都正常,绝对不是大妖化形。”

    “他带一个幼女过来,便足见没有恶意。”

    “多半是义妹或者收养的吧?”

    最后,有两个声音做出盖棺定论<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2/32043/" target="_blank">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a>。

    “若是落尘剑宫没了,那小子得到我们神武宗。”

    “这件事需得上报帝尊。”

    “真不知道天书楼为什么会有那种武修的弟子出现。这件事肯定有蹊跷。得去报告长老们知晓才行。”

    一路上,连心杰忧心忡忡。

    他虽然已经叛出古法门墙,但是多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王崎低着头,沉默不语。其实,连心杰的问题,他还是能够解答一二的。

    在刚刚剑掌交击的时候,王崎有几道无形无质的法力探入那贾诚烈体内,将贾诚烈的底细探了个一清二楚。

    他并不是什么武道天才,对肉身的掌控也远远没有真正武修那么高。但是,他作为天书楼的修士,在“法术”方面优势。

    他居然用了某种手段,将无数增益的法术留在自己体内。让自己身轻体健,灵肉合一,并且放大了自己触觉的敏感程度。而且,他还修炼了某种疑似妖类功法的法门,锤炼精元妖气。这种修炼方法,他只取蓄气期的部分。以结丹期人族的灵智锤炼出蓄气期水平的妖气,自然很轻松就可以入门。这样子,他肉身精元也勉强达到了武修的水平。

    他也只有拳术是真正的东西。中古儒门武道修法,《春秋风月观》。

    贾诚烈的本意,也就是锤炼出这武道拳意,好让自己在斗战之中补上天书楼的短板,并且向着元婴奥妙摸索。

    不过……

    “《春秋风月观》养的就应该是浩然正气才对。”真阐子疑惑道:“他的拳法,明显也是经过了他人改动。那一招‘春秋百战’,原本是守中带攻,以战伐战的招式,取的是‘春秋无义战’之意。怎么到他这儿,就成了王道之师席卷天下,莫敢不从?”

    要说天书楼有能够改变一部武经武道真意的强者,真阐子第一个不信。他们能够靠取巧的方法养出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武道真意好手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随意改变拳经随需要的武学见识,他们是万万不可能有的。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一点。那个贾诚烈到底是从哪里得来这拳经的?那个给他拳经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王崎道:“如果真的想要加以培养的话,原版拳经也不是不行吧?这个拳经,并没有什么特别过人的地方……吧?”

    “确实。这个改动,并没有增加春秋风月观的威力,反而失了原本有容乃大的武学构架,成长性更小。这一改,威能反而更弱了。”

    “难道说是实验品?”王崎按照自己的思维走了一遍。可是他旋即就发现,似乎也不大现实。

    这依旧很没道理啊。如果一个前辈高人真的想要靠着反复改动一个拳经来达成揣摩武学规律的目的,那也是应该展开大规模实验才对。

    “这里面确实处处透着鬼。”

    王崎将疑惑暂时藏在了心底。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处不算太大的宫阙。这宫阙本身的造型倒是大气堂皇,青砖红瓦虽然朴质,却又自得天真之趣。但是,那狭小的空间却使得它不能尽数展开,好像就是一个发育不良的畸形儿。

    宫阙的门口,便是一个不大的广场。广场由清一色的汉白玉铺就,典雅而大气。广场的中央,矗立着一个黑白双色扭在一起的怪异石碑。这块阴阳碑据说先天而成,可道阴阳变化之妙。也是一桩异宝。

    “这便是落尘剑宫了。”连心杰有种“回到家”的感觉,舒了口气。(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