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章 谋划,冲突
    【盟主加更5/5】

    离开房间之后,王崎首先来到甲子阁的门口,四下看了看,表情不动,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王崎,处在一个非常容易被拆穿的阶段。

    他在自己体内再现出相宇天位功的部分特性。虽然表面上还是大自在拂心奥妙真解的修持,但只要有个高阶修士抓住他的手腕一探,就可以探出他体内的不同之处。

    但是,这是必须要冒的险。

    在相宇天位功的加持之下,王崎眼睛所扫视扫的每一个细节都映入眼帘,然后在心中抽象化,投射到虚拟的高维坐标系中,用特殊算法加以计算。

    王崎只不过在这里站了几秒钟,看起来好像是因为不熟悉地形,所以四下看了看。但实际上,他已经将周围所有有可能是布阵之物的东西记了下来,飞快推演这里可能存在的阵法。

    “信息太少。光看这栋楼的外形,就有和几十种禁法、阵法向配合的能力。”

    王崎又返身看了一眼,然后才继续向前走去。

    他的眼睛乃至于有意无意散布出去的灵识,将周围的一切记录下来,代入他的计算当中。王崎逐渐排除排除一些可能性,借此估算落尘剑宫的防御能力、落尘剑宫对内的监控力度、篡夺阵法控制权的难度、最后关头依靠落尘剑宫护山大阵困守待援的可行性。

    阵法是一门大学问,落尘剑宫里面的每一根柱子。每一块景观石、每一块地砖,都有可能是这个阵法的一部分,甚至是节点之一。

    而在今法修看来,这就是拓扑的运用。

    “比想象中要好很多。”王崎心道:“落尘剑宫至少没有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的布下监控……也对,他们都是剑修。就算剑法再怎么讲究轻灵讲究转折。他们也终究是剑修。”

    “但是你也要注意,这几天不要露了马脚。无论今法修法或者其他法器,都不能够露出来。”真阐子道:“这里的人在这几天里绝对会对你小子严加监控。”

    “我又不傻。”王崎抬起头。看向了落尘剑宫的主殿:“你觉得,我现在就溜进去。直接用心魔大咒、神瘟咒法洗掉落尘剑宫大长老,成功率会有多高?”

    他们再怎么防备我,也只是按照“金丹期死间”的标准来防。可是,王崎的真实战力可不是区区金丹期就能概括的。甚至,王崎只要碰触到那个受伤的大长老,就能够直接结束战斗。

    虽然说,断掉与天地呼吸的联系使得他失去了今法修最为得意的回气速度,时刻模拟大自在拂心奥妙真解又占据了他大量的计算力<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658/" target="_blank">乡艳:狂野美人沟</a>。在没有月落琉璃的帮助下。他实力跌落,就算是元婴也不能轻易胜过。但是,神瘟咒法对于王崎来说,和本命神通也没什么两样,现在依旧可以使出。

    真阐子止住王崎这个疯狂的念头,道:“不要冲动。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里的防御禁阵也挡不住圣帝尊灵识的渗透。要不然的话,连一辰的魂灯也不会瞒不过他。你要对落尘剑宫大长老动手,就必须拿出十成的实力。可若是你使出十成实力,那你面对的下一个对手。就只能是圣帝尊了。”

    “也是。”王崎点头同意:“看起来还不是时候。”

    真阐子又道:“其实你不妨从心魔大咒开始。”

    “心魔大咒记忆体的样式,明显是灵犀瓶。而与记忆体相接的法器,也有很明显的算器特性。在确认这里的人对待今法法器的态度之前。不要拿出来。”

    那种能够掀起灭世天灾的玩意要是出了意外,比如说落入古法修手里,别的不说,天剑是绝对会直接砸下来的。

    “说起来,你刚才在那个修武的天书楼小子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对吧?”

    “哦?”王崎奇道:“我觉得我做得很隐蔽啊。就算你共享了我的视觉,也不一定能够看出来才对。”

    真阐子道:“啧,按照你小子的性子。若是没在那天书楼小鬼身上做手脚,恐怕是不会那么简单就将他放走的。你究竟做了什么?”

    “哦。在他体内埋了一道法力,没什么特殊的作用。就是能够记录信息。他这段日子里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都能够被这一段法力记录下来。下次我再遇见他,就可以收回这段法力,然后读取其中的记录。”

    这也是天演图录“积累灵犀”特性的一个妙用。

    演化,就是不断的积累遗传信息,并借由自然选择剔除有害信息。

    “也就是说,神瘟咒法还使得出?”

    “这对我来说,就是最根本的神通。只不过在计算力受限的情况下,也组合不出什么强大的神瘟咒。”

    “组合不出什么强大的神瘟咒?”这次作为军师的真阐子追细节:“你现在能够使出有杀伤力的吗?”

    “哦,说错。是‘可控又强力’的。如果要求不可控的话,我可以让所有分神期以下修士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王崎回应道:“不过这意义不大。神瘟咒法强难以抵御、杀伤力巨大,但是传染性不强。没有心魔大咒作为传播手段,那就没有太大的杀伤力。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圣帝尊。在碰触到圣帝尊之前暴露了,让圣帝尊有了警觉,这就不好。”

    “那么,要不要先用落尘剑宫的低阶弟子试试手?”

    “没意义啊。”

    “就当一步闲棋?”

    “闲个屁啊,又这功夫的话,还不如想一想怎么夺下这个阵法。”

    “夺下阵法?你不靠心魔大咒,拿什么去夺阵?神瘟咒法可没有污秽万物的特性!”

    一个又一个丧心病狂的计划在王崎和真阐子的讨论当中被提出,又被废除。

    大约是太过于专注周围环境,王崎没有在意周围来往的低阶弟子。他没有注意到。周围落尘剑宫弟子对他的恶意已经到了一个极点,只要轻轻一触就会爆开。

    “那个家伙,就是连长老那个叛徒的弟子啊?”

    “金丹?也不知道吃的多少天材地宝<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659/" target="_blank">毒宠佣兵王妃</a>。”

    “他到底有什么脸面来这里?”

    而引发这股恶意的人,则是一个中年模样的金丹后期修士。

    一把剑磕在王崎的脚边。王崎止住脚步,疑惑的看着那个拦住自己的金丹修士。

    “夏离……师弟?”那个大汉憨厚一笑:“新来的?”

    王崎点点头,不明所以。

    “我是和你同辈的,叫宋钟侨。”那大汉对着王崎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好斗剑。听说师弟你天分不凡,就像来和你斗一斗。”

    王崎看着对方那一双小眼睛里面蕴含的恶意,只觉得自己被对方侮辱了智商。

    这理由,还能再不走心一点吗?你当人人都是情商负数?

    不过……

    这摆明了是来给王崎机会正大光明的下神瘟咒法啊!

    就算他现在没有给其他人种神瘟咒法的打算……就当是实验新咒术吗?

    王崎的脸上,立刻就勾出一丝奇异的笑容:“好……”

    “停手!”就在这时,一声姣喝响起。连心灵急急插入二人当中,用身子挡住王崎——实际上是挡住王崎看向宋钟侨的视线。

    当看到宋钟侨挑衅王崎的时候,连心灵的心脏都停跳了一拍。

    这次王崎是来做什么的?来灭绝古法修的!仙盟的有意保住所有金丹期以下的古法修,可也没有做相关的要求。王崎将金丹期修士全杀了也没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些金丹期以下的弟子,在王崎面前刷好感都来不及啊!怎么还能去挑衅他呢?

    如果这个杀神心里高兴,说不定还能抬手放过落尘剑宫弟子,为落尘剑宫留下一点香火。以后就算改修今法,也不算断了传承。

    可是……可是你们干嘛去惹他呢?

    她心中恨不得将宋钟侨狂抽一顿。可这表情落到对方眼里,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护短。那个中年汉子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哦?连师妹对这场比斗有意见?”

    “意见……”连心灵自然不能说“这是为你、为落尘剑宫好”,只得说道:“你……你以大欺小!哪有金丹后期挑战金丹初期的?不过是仗着修为欺负人罢了!”

    这话说得连心灵都有些郁闷:仗着修为欺负人……尼玛啊,这个家伙筑基期就干翻过分神期啊!所谓等级、战力,在这小子眼里分明就是屁。

    “呵呵呵,看起来连师妹是不大乐意我和夏师弟斗剑咯?”宋钟侨笑着对连心灵背后的王崎道:“夏师弟,你说你啊,这不好。老是靠着一个女人保护,成什么样子?这个女人修为还不比你高多少……”

    王崎一只手搭在连心灵的肩膀上——光是这个动作就让连心灵浑身一颤,几乎跪下求饶——绕过连心灵,看着那个大汉,道:“你为什么挑衅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这个人,很怕麻烦的。为了省麻烦,所以我不会留手……”

    “哦?”宋钟侨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愣了一两秒,才哈哈大笑:“你说……你不会留手?啊哈哈哈哈哈?看在夏师弟你这么有趣的份上,我就不废你手脚了,打个轻伤就行——顺便,你要问我为什么,我实话告诉你,怨你那个便宜师傅去吧!”

    “废话太多了!”王崎按住连心灵肩膀的手骤然发力,以连心灵为轴心近步转身,一拳打出。(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