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五章 天应穴异状?
    皇极裂天道合体期修士林砚官缓步走到谨身殿之前,屏住呼吸。

    缓步……一定要缓……步子不能大……

    尽管在这禁城凤凰冢当中,他已经这么走了两千年,尽管他是合体修士,法体和*已经开始合一,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到达巅峰,他的每一步都如同标尺量出的一般标准,分毫不差。但是,在这里,他依旧像一个初学者一样,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半分轻慢,生怕坏了“礼”。

    “礼”就是一种人道秩序。对于圣帝尊这种兼修神道的修士来说,“礼仪”就是一种力量的源泉。禁城凤凰冢当中,是没有人可以逾越规矩的。

    一步步挪到圣帝尊所在的谨身殿之前,林砚官才正住身子,先不说话,而是叩拜道:“弟子林砚官参见帝尊,愿帝尊仙道永恒,超脱天地。”

    “嗯,起来吧。”圣帝尊淡淡的声音从谨身殿内传出。

    林砚官起身之后,才看清如今的谨身殿。

    他不禁打了个颤。

    谨身殿在三个月前那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斗战之中,被圣帝尊的“气势”压碎,然后化作飞剑一道,直接斩出。按照圣帝尊原来的算计,那一剑应该循着因果线斩到正主。就算他打中的是一个巫祝,背后另有神灵作祟,那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多推算一次的事,还能再多个食粮。

    但不知为何,这一剑最终却落到了一个叫胡玄甲的血炼宗元婴身上,而且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更诡异的是,那个胡玄甲最后居然摆出一副英勇牺牲的样子,大喊“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将全身的精血魂魄化作浩然真罡慷慨就义。

    “莫非是转嫁因果的偷天之术?”

    这件事让圣帝尊郁闷了许久。

    新的谨身殿,便是用黑色砖石垒成,雕花窗棂。墙上则刻着龙纹。整个谨身殿,严厉肃杀。自有酷烈灵光环绕。

    景由心生,圣帝尊这是动了怒,真的要再战那个神秘敌人了。

    林砚官站在这里,心念电转,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觉得在这谨身殿前的一秒,就足有一年那么漫长。

    终于,圣帝尊开口道:“最近,各地可有异状?外面那些修士。都怎么样了?身子可有古怪之处?”

    这是圣帝尊的一个奇怪命令。在那场惊天动地的神国之战后半个月,圣帝尊突然下令,要皇极裂天道收集情报,探明最近那些修士有没有觉得身上有怪异之处。

    这个命令非常古怪,古法宗门和今法仙道风气截然不同,功法乃是立身根本,绝对不能告知外人。探听别人身体的异状,便是有那探听别人修法、刺探弱点的嫌疑。

    但是,君命不可违,圣帝尊的旨意再如何。皇极裂天道也必须去做。

    而由于圣帝尊刚刚秀了一把力量,所以其他门派也不敢明着违抗圣帝尊的命令,都接受了调查。

    而林砚官就是这件事的总负责人<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047/" target="_blank">庚子猎国</a>。按照圣帝尊的安排。他每三天就对圣帝尊报告一次这件事的进度。

    “并没有。”林砚官回答道。

    圣帝尊皱起眉头。他神国的根基便在人道。而人道的根基,就是那些修士。他和那个神秘敌人在神国之中打了那么久,而且对方还降临了那么古怪的意志,说不定就会对底下的修士产生影响。他圣帝尊就是希望通过调查这些影响,来推测对方的身份、实力。

    居然一无所获?

    “真的没有吗?”

    圣帝尊这一声隐含威严。林砚官心底一颤,搜肠刮肚的寻找说辞。然后,他躬身道:“禀帝尊,若硬是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

    “哦?孤最厌恶云山雾罩了。说清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仅仅是一声“哦”。林砚官这个合体修士就觉得魂魄狂跳。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就是……最近落尘剑宫、天书楼、悬剑楼、血炼宗、天辰星道、赤一教等二十多家门派,有小规模的低阶弟子反应说。最近打通了一些天应穴。他们……最高为金丹圆满。”

    “天应穴?”圣帝尊皱起眉头。他和那个神秘敌人争持的余波,会导致天应穴洞开吗?

    天应穴即阿是穴,又名不定穴。不在人身的大*窍序列之内,随人而变,随修法而变。一个人身上的天应穴也未必是永久的。出生之后,有人便能生出新的天应穴。而有些已经被找到的天应穴也会消失不见。

    有没有,全看天、看造化。

    而天应穴炼化,也是肉身修炼当中的重要环节。固化天应穴,就等于在普通穴窍之外又多了一个穴窍来吸纳法力,好处很多。固化天应穴、炼化天应穴,也就成了锻体功法必须的能力之一。

    最终,圣帝尊也不觉得这天应穴,会和自己与那神秘敌人之间的争斗有什么关系。顶多是自己最后一击元气激荡,激发了那些修士的天应穴。

    “继续去找吧。”

    圣帝尊很失望了叹了口气,然后挥退了林砚官。

    然后,他感应到自己受损的神国,眼神之中闪出一丝疑惑。

    ——难道,这么激烈的斗战,居然没有牵涉到任何人?

    这不合天道啊!

    ————————————————————————————————————————————————

    在落尘剑宫当中,“夏离”依靠着一根红漆的石柱,看着剑宫广场场来来往往练剑的人群。

    这个举动,让不少人觉得不自在,干脆离去。

    在遥远的过去,正法仙道占据神州大陆的时候,每个仙门都有占据极大的区域,就算一个刚刚练气期的弟子都有大片空间供自己操练。但是,灵凰岛人稠地少,没有那个条件,一般只有元婴期修士才能有自己的练功房。

    结果到现在,大家也只能冒着被别人窥破剑法的风险,硬着头皮挤在一起练剑。真是世风日下,礼崩乐坏,有辱斯文。

    可就算如此,夏离这般明目张胆窥探的行径,也是超过了他人的底线。

    ——你就不能偷看、看得隐晦一点吗!

    可是,挤在这剑宫广场上练剑的,最高也就是金丹期,还是那种天赋次没人罩的,所以也没有人敢去挑夏离的刺<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048/" target="_blank">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a>。

    现在,“夏离”已经是公认的落尘剑宫金丹期第一人,有越阶之能。金丹期当中,也只有几个长老弟子可以与他争持。

    不止没人敢出头,现在甚至还有一些金丹初期、筑基期的修士觉得这位“夏师兄”心情不错,特地跑到“夏离”面前练剑。

    “夏离”偶尔也会出言指点。

    王崎现在是真的心情很好。

    他现在感觉到空间当中飞驰的灵力信号,几乎热烈盈眶。

    “有网的感觉,真好!”

    这就是王崎在暗中坐下的布置了。

    如果圣帝尊肯捉住每一个反应“炼化天应穴特别容易”的修士,仔细观察他们的天应穴,就会发现,这些家伙新开的天应穴全部集中在背后、左肩、左脸、额头。

    这些天应穴完全无害,也能像正常炼化的天应穴一样,吸纳灵气、辅助修行。

    而且,这些天应穴也能极大的扩张那些修士的感知,让他们的灵识、身识更加敏感。

    当然,王崎是不会那么好心,做出这种全是正面效果的东西,至少现在不会。这些天应穴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副作用。若是炼化这些天应穴的人释放了法力气息,那么这些天应穴就会使这些法力气息产生些微波动。

    在不懂的人眼中,这些波动最多只能说明那个开穴之人法力不稳固,根基不够牢。但是,在懂的人眼中,那些波动,分明就是——信号!

    这些天应穴带来的敏感灵识、身识也不是吃素的。这种敏锐,是专门针对同样的“特殊灵力信号”的。这些天应穴隐隐成阵,能够记录其他人传来的“特殊灵力信号”中的信息。

    简单的说,他就是给这些人安装上了输出器和输入器,将他们改成了并联的单元。

    这就是王崎这些日子里大杀四方的原因。

    由于当初副本“弥师兄”和弥师姐在心象时空当中争斗的关系,王崎现在最擅长的神瘟咒法,还是掠夺他人力量、操控他人力量为己用。

    王崎最新编织出来的神瘟咒法,就是为了操控中咒者的部分法力,在特定的位置开辟天应穴。由于被神瘟咒法干涉了判断能力,这个过程,那些修士自己也不清楚。

    “天应穴学”也是天生峰医学的一个分支,在今法仙道里也是成理论的。王崎的根本修法之一的《爻定算经》,就是在穴窍当中练成阴阳爻。普通穴窍就算塞满,练出的阴阳爻也不够一个普通计算器的效率。所以,爻定算经就有专门讲如何开辟天应穴。

    王崎就是将这一门本事用到了这里

    王崎前半个月的厮杀,也就是为了实际测试这一门神瘟咒法。

    到了第一个月的下半月,他才逐渐稳定这一门神瘟咒法。

    而到了第二个月的下半月,王崎才逐渐推演出这一门神瘟咒法的可控可复制版本,也就是“可传染版本”。

    然后,最近半个月,王崎就一直在和外派的修士打。

    为的,就是将这一门可怕咒术传播出去。

    这三个月里,他初步建立了一个网络的雏形,一个完全以神瘟咒法为基础的“人肉网络”!(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