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章 自讨苦吃
    看到落尘剑宫三长老茹天弃出现的时候,王崎眨眨眼睛,弄掉眼皮上的血迹,然后在心中暗道一声:“赚大了。”

    实际上,若是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夏离”并不适合和落尘剑宫撕破脸皮。可是,他王崎终究不打算在古法仙盟修炼下去,而是在这里“捞一把”就走。

    他现在已经成功的屏蔽了圣帝尊对落尘剑宫的监视。对他来说,现在最主要目标,就是在最短时间内将自己的神瘟咒法传播出去,还有彻底控制住落尘剑宫高层。

    王崎研究过落尘剑宫的规矩,真阐子也用古法修的眼光给予王崎指点。王崎大约知晓,若是自己不杀人、没有闹出人命的话,那么落尘剑宫的高层也不会将自己就地格杀。

    这就是“规矩”的力量了。虽然越是高等的修士就越是视规矩如无物,或者只遵循自己认可的规矩,但是,只要不成仙,只要他还在“社会”这个模式之内,就不可能完全无法预测。

    不成仙,就不能跳出红尘。

    而跳出红尘、斩断因果俗缘的仙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已经不是人了。任何一个仙人,都不能用凡人的思维去揣测。

    毕竟,凡人的思维,是建立在社会性的基础上,是建立在需要“他者”的基础之上。

    而仙人不同。他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就可以活下去。“社会性”已经在仙人身上完全消失,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仙盟有关部门推测仙人的行为规律,更多的还是根据动物的行为。

    仙人和凡人之间的相同性,也就是“都是广义上的动物”这一项了。

    落尘剑宫的三大长老虽然已经达到了分神期,但还没有超脱红尘,超越规矩。所以他们的行为还是有迹可循的。

    这些高层或许会非常生气。会一击将自己重创。但是,王崎肯定不会死的。

    这些家伙也是要脸的,就算是假装“失手”打死夏离。也不会做得太过。你打死人,一顿乱打之下“误中”要害还可以推脱。但是。几刀刀刀往要害上捅且刀刀精准,谁信你是“失手”?。

    但是,王崎真正的实力,又岂止是现在表现出来的部分?能够假装失手打死“夏离”的攻击,肯定打不死王崎。

    而王崎最大的目的,就是与这些落尘剑宫的高阶修士接触。

    只要一瞬间的法力接触,王崎就有把握将神瘟咒法灌入这些高阶修士体内。而在现在那个“服务器”已经搭建好的情况下,他只要打入一个“后门”就可以先下一城。

    瓦解了对心魔大咒有抵抗力的高阶修士之后<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615/" target="_blank">火爆来袭,契妖帝妃</a>。他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放无上心魔咒了。

    毕竟,谁也没有试过无上心魔咒,王崎也不知道那些分神期修士究竟能不能查知无上心魔咒的力量。若是他们察觉到了这股力量,然后直接逃跑再招来圣帝尊,王崎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王崎需要使用这种过激手段,直接制造自己与高阶修士冲突的机会,再一举拿下落尘剑宫!

    茹天弃没有注意到王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时那诡异的表情,只当对方对着他这个长老还起了反抗心。他当时心中更是恼怒,五指虚张。无形剑气压向王崎。

    王崎似乎是真的陷入绝境,摆出困兽犹斗的架势,长剑斜指。身剑合一,用身子撞向茹天弃的气劲。这一撞,表面上便是一个金丹期修士精气神凝实如一发动的最强一击,在混合上他的绝世伪剑意,就如同元婴期的随手一击一般。

    但是,这一招在暗里却远没有这么简单了。

    王崎是数据化修法的创始者,虚实两相章又是他倾注了大量心力的功法,是神州算器技术的结晶。若说在斗战上,现存的功法之中。有一些也不比他这一门弱。但是在“传输灵犀”这一项上,今法古法全部算上。神州古往今来一切修法加一块,都不如这一门。

    王崎只需要往这个三长老体内植入一个“后门”。就可以通过太初剑神阵的服务器,进行进一步侵入。

    换句话说,只要还在这个太初剑神阵之内,他和任何人交手一招而不死,就绝对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轰!”

    然后,王崎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碎掉了,软软的倒在地上。

    但是,他心中却在暗暗欢呼。

    “成了!五个分神,解决了一个!”

    茹天弃大步走到“夏离”身边,将这个家伙拎起来。王崎则暗暗解除了一成伪装,在体内化出命之炎,又留了一份天熵诀法力,防止这家伙下黑手弄死自己。

    不料,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一开始的时候,茹天弃确实是很像杀死夏离。但是现在琼华会在即,他们若是找不到上好的天才献给圣帝尊,多半是要再受压制。这个小子是他们用来讨帝尊欢心的“货”,不能就这么死了。

    可是,若是让这个小子活着,那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谁也不知道圣帝尊选拔天才,是好意是歹意。若是他在那个时候得了造化,就不大好了。

    只见茹天弃的脸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他才冷笑道:“果然是一个天纵奇才,很好,很好……金丹初期就能发出那样的一击。如果不论与我落尘剑宫修法的扣合程度,你的天分,倒是比我那个弟子要强上很多倍……”

    ——诶?

    ——剧本不对啊?

    王崎假装艰难的睁开眼睛,观察茹天弃的样子,而真阐子则幸灾乐祸:“原来是这个戏码啊……这小东西倒是自讨苦吃……”

    也不知这位大乘修士到底看出了什么东西来。

    周围的元婴修士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想你这样有逆反心的天才,我们宁可毁掉也不愿意你成长的。但是,老祖我今日送你一场造化!”

    茹天弃拎着王崎,缓步走向剑宫偏殿。这位三长老的声音响亮如大吕黄钟,传遍落尘剑宫的每一个角落:“我知道<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614/" target="_blank">腹黑萌宝:倾城魔法师</a>。四长老、叶师弟你们都对这个小子有几分回护之意。但是这一次,我不是要杀他,而是赐他一场大造化!未来的琼华会。我们落尘剑宫定能独占鳌头!”

    王崎被这位三长老带着,一路向落尘剑宫的偏殿走去。之后。这位剑宫长老开启了一个暗门,然后一路向下,进入了一处地宫。

    “这里估计就是这小子的练功房了,私人的。”真阐子此时还不忘嗤笑两句:“说实话,这练功房建的,小气得紧,也只有小门小派才会这么搞。若是真正大派,自然会像是圣帝尊那样。直接将练功房建在最醒目之处,看谁敢喧哗。”

    王崎没好气的在灵识当中回道:“现在他到底要怎么炮制我,你给我透个底啊!”

    “大约就是用一种缺陷很隐蔽的法诀洗去你的根基咯。”真阐子道:“他传你一种法诀,这种法诀必然有一个缺陷,这个缺陷呢又只有落尘剑宫的几人知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在你心理种下极重的阴影,让你性子变得非常极端,但是看到某一个东西、听到某一句话就会立刻崩溃……”

    ——卧槽这还是个喜欢玩调教的……

    “不过,不疯魔不成活,越是极端的性子。就越是容易跨过分神化念的关卡。所以说,这也算是一重大造化了……唔,我观这小子的剑意。多半还有佛门有生皆苦的大慈悲意境,但是他却扭转大慈悲为大杀戮,有生皆苦,便以杀渡苦——哦哦,这边说得通了,死中求活!他估计就是打算从自己参悟的东西当中分离出一道禁手。那一门禁手多半包含‘苦海’或者‘万法枯寂’的意象,对修炼者实在过于惨烈,所以他并不打算传给弟子,而是拿你当成试验新法的对象……”

    “一举多得!”

    王崎中心闭上了眼睛。一副放弃了的样子,心中却只觉得“世界真小”。

    “种心魔、传播留了后门的修法。还有拿人所试验……这不就是我打算做的吗?我还没正式实施呢?哎,人类的劣根性啊。几万年来就没变过……”

    “没有几万年。他一个分神期修士,而且还没有半分寿尽的苗头,了不得也就四五千年。”

    “人族的劣根性啊,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一样。”王崎感叹着,毫不在意的将自己也骂了进去:“而且说起来,老头你对这一套这么熟悉,肯定也玩过吧?”

    “当你想要控制一个人给你做打手的时候,就得这么干。”真阐子毫不避讳:“你以为宗门的死士除了药物洗脑之外,还能用什么法子保证他们不背叛?”

    制造一群死脑筋的疯子,绝对好使。

    二人说话间,茹天弃就已经到了地方。这里是他私人的练功房,高不过三丈,长宽都在十丈左右,四壁为纯透黑色,这种用真火锻造的砖块最能吸音,且有隔绝灵识的功效。

    也就是说,这里真的就是没有任何外人的绝地了。

    茹天弃随手将王崎扔在墙角,冷笑一声,转身想要取出一些器物,慢慢炮制这个小子。茹天弃口中说道:“你小子修的杀伐剑道,几近修罗杀道,若是转来练我这一门法门,倒也不错……这一门法门也是今日才真正悟出的。只不过修炼起来太过酷烈罢了。”

    “若是要恨我,那边最好了,这一门修法,你心气越是不平,越是痛苦,修为提升得就越快。想要脱离苦海,杀我报仇,就尽情的痛苦吧,诅咒吧……”

    突然,茹天弃这番撒气似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感觉,自己背后多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未完待续。)

    ps:今天状态实在是不好,有一些卡文了,诸位见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