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二章 逆转
    对于“今法外道”,灵凰岛上的古法修抱有的感情并不一样。

    低阶修士始终对外道怀有一种既鄙夷又恐惧的情绪。这些低阶修士一入仙门就在地下城呆着,不成金丹甚至没有多少机会见到阳光,他们对外道的印象,多半就是来自“前辈叙述”。

    在低阶修士眼中,正法才是登仙大道,而外道不过是不能成仙、不能长生的歪门邪道。正所谓“万般法术,三千大道,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为了长视久生,和那些外道修士还是划清界限得好。

    但是,神州大陆却又是一个低阶修士都能挥舞天剑毁天灭地的恐怖地方,那些外道修士也个个好吃人,长于拿活人修炼邪道法术。这种地方,最好一辈子也不要过去。

    而另外一方面,元婴以上的高阶修士对今法外道的感情更为复杂。他们大多是两千年前才离开神州、退走到灵凰岛的修士,知晓那片大陆是个什么模样。他们也遥望过天择神君抵抗圣婴教的英姿,见证过元力上人的崛起,也听闻过逍遥如群星而升起的盛景——可以说,他们才是见证今法修从“不可能”当中生生斩出一条道路,于末法时代生生开创仙道盛世的见证者。

    而他们对今法仙道的态度也更为复杂。

    首先,他们也曾嫉妒过今法仙道的“气运”,也未尝没有想过要转修。但是,元婴期之后,生命与修为息息相关,再也没有机会转修了。向真阐子这种有仙器明明生死却有仙器续命的实在不多。

    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有想过“投降”。但是,奈何今法仙道崛起的实在太快。对于许多分神、合体的修士来说。自己不过是闭关百年,就听说那边多了几十个逍遥修士。

    又或者,自己不过是斩了几个毫无背景的外道参悟剑诀。结果等自己找了个无人之地消化完那一战的收获之后,再出关一看。那个死于自己剑下的修士之宗门,已经成为了惹不起的庞然大物,这下子连他妈投降的机会都没有,只得逃到海外。

    这里,甚至还有和天灵岭、万法门这样今法核心门派同源的古法宗门。

    每一个在灵凰岛上的高阶古法修士都有这样或着那样的理由。当年,还有机会转修的修士基本上都转修了今法或者所谓的“介法”,只有灵凰岛上的这一小群,仿佛被遗弃了。

    他们被昔日的同门遗弃了。被同时代的其他修士遗弃了,更被时代遗弃了。

    对于外道,他们羡慕、嫉妒、愤恨,同时也恐惧。

    而现在,茹天弃终于回想起了自己会外道修士的恐惧,还有龟缩在弹丸之地的屈辱。

    ——外道……盈不足术曰:置所出率,盈、不足各居其下。令维乘所出率……

    ——夏离居然是外道……令维乘所出率,并以为实<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983/" target="_blank">重生之第一宠妃</a>。并盈、不足为法。实如法而一。有分者……

    ——他怎么可能是外道……以坚求穿,四之;求壤,五之。皆三而一……

    茹天弃肌肉僵硬,双臂平举,还保持着一个“掐”的动作。而他的脑内已经陷入了一片混沌。他原本的思考能力已经被循环播放的某部修法所挤占。留给他意识的“资源”本就不多。而另一方面,“夏离”是今法修的事实有力的冲击了他的残存的思维,让他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明明是正法修士……今有北乡算八千七百五十八,西乡算七千二百三十六……为什么会……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正法修士的夏离会突然变成外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王崎也未必能够在几招之内拿下他。

    无法理解。

    不敢相信。

    区区一个金丹修士,轻松拿下分神期修士……

    但是,茹天弃的剑心便是“死中求活”。即使再是绝境,只要未死。他就不会放弃。

    他还尽全力挤出自己所剩不多的思考能力,在飞快的思考。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首先,他现在的状态明显不对,但这到底是咒术,是毒还是其他什么……

    王崎拍拍手,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现在我就来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了。首先,你现在种了一种咒术,这一门咒术呢,在神州大陆上属于绝对的禁术,中者无解,不过呢……喔!你个老小子……”

    原来,三长老听到:“中者无解”这四个字之后,便虎吼一声,向王崎扑来,竟是完全放弃了防御,一副准备同归于尽的架势。只是,他思维能力全部都被垃圾信息挤占,念头都运转不灵,又如何指挥得动法力?这一击,就是和元婴期的全力相比也稍显弱势,准头更是远远不如。

    王崎却不知为什么,抡起一双拳头就与茹天弃对抗。茹天弃最然不能够调用自身的法力,但是他的肉身在法力的加持之下,就不比法宝更差。法力积留在他体内,使他更是显得势大力沉。两者一开始的时候互相砸了几拳,王崎再一次被嵌入墙里,身上命之炎自动燃起。但是很快,王崎就换了一套拳路,以柔克刚,借力打力,茹天弃几招之内就支持不住了。

    “唔,十六分钟的时候,对于偏重技巧性的武技就已经不行了……估计是神瘟咒法已经挤占了他指挥*的那一部分思维能力给挤占了。”王崎再次使出叵测身法,绕到茹天弃身后,伸出一脚想将对方踹倒。但是,茹天弃身上立刻出现一股绝强的反震之力,将王崎打到墙里。

    “唔……”王崎吐了一口血,在心中几下道:“这个阶段,平衡感还没有完全消失……”

    接下来,二人的撕打就变成了一场奇怪的闹剧。茹天弃如同僵尸一般,徒劳的挥舞双手,企图攻击王崎。但是。他现在使不出任何法诀,莫说穿空遁法、缩地成寸和遁光,就算是腾挪闪转的普通步法都使不出。王崎甚至无需使用叵测身法。使用自己在练气期常用是那一套就行了。

    大约第二十一分钟的时候,茹天弃第一次摔倒。

    大约第二十九分钟的时候。茹天弃摔倒得越发频繁。王崎伸出一脚,就将之踹倒在地。

    “平衡感也开始丧失了……”

    大约第三十三分钟的时候,茹天弃便几乎爬不起来了。

    “奇怪了,剥夺肉身的运动能力居然比剥夺使用法术的能力还要困难……”王崎手指敲着眉角,思考到:“难道说这就是‘容错率’的问题?法术都很精密,容不得丝毫差错,有些法术之需要一点杂念就可以崩溃<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984/" target="_blank">[快穿]甜文大脑洞</a>。但是,自我意识就是肉身的‘操作界面’。是生灵花了亿万年时光积累出来的东西,是演化的结晶。它有着极高的容错率……”

    “艾师姐说过,‘冗余’越多,容错能力越强。血脉遗传信息当中那无作用的部分,就是加强容错率的手段,保证遗传信息能够尽可能的流传下去……”

    “和人造的器械相比,自然的造物显然要在容错率方面更甚一筹……”

    在王崎无情的记录当中,茹天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快要被思想当中的算经给淹没了。往日,他并不明白所谓的“度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现在。他却隐约有几分感同身受了。

    这种思维一点点被经文淹没的感觉,就好像凡人溺水。但是不同的死,凡人溺水。也只会痛苦短短几分钟就彻底失去意识。但是,这种经文一点点蚕食意识的感觉,却更为恐怖。

    这就好像,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消失!

    还不过,别人邪魔是被强行塞入一脑子的佛经道经,而他则是被塞了一脑子的算经。

    “要死了吗……”茹天弃突然响起,自己似乎还有最后一件事做。

    这个小贼,刚才似乎是说要算计大长老?

    绝对不能让这个小贼的计划成功!

    绝对不能让他快活如意!

    想到这一层,茹天弃吐气开声。顺应自己的心意,用自己最后的气力喊道:“两盈、两不足术曰:置所出率。盈、不足各居其下。令维乘所出率,以少减多。馀为实。两盈、两不足以少减多,馀为法。实如法而一。有分者通之。两盈、两不足相与同其买物者,置所出率,以少减多,馀,以约法实,实为物价,法为人数……”

    这一声混合了法力,已经因为二人打斗而有些破损的石壁未能完全吸收这一重声音。三长老的声音隐隐之间传遍整个剑宫。

    这不是今法外道的修法吗?

    我在这里喊出了外道修法……那么其他人肯定会来问……

    茹天弃这么想着,摆出了一幅英勇就义的表情。

    “第四十二分钟,瞳孔扩大,疑似已经失去了意识……”王崎小心翼翼的靠近茹天弃,然后扒开他的眼皮,用强光照射。这一过程当中,他时刻防备对方的偷袭。

    “嗯,意识涣散。如果单纯搞破坏的话,那么一个神瘟咒法只需要三十分钟就能瓦解一个分神期修士的战斗力,然后五十分钟之内毁掉他的自我意识。”王崎在笔记当中记上了最后一笔,防止自己遗忘。然后,他伸手拍了拍三长老的脸,注入的另外两个指令。

    “停止自我复制”。

    “复制三次以上者,自动删除。”

    “只可惜啊,我有个老朋友对我说过,要尽可能的避免实验动物的耗损,这是实验室伦理的一部分……唔,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大有进步?而且我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这种杀人的咒术……”

    感叹完后,王崎才一悠悠对茹天弃说道:“这个咒术呢,你也体验到了,虽然中者无解,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是可以压制的,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转的……”(未完待续。)

    ps:最后几天,请不要让我在月票榜上被打落境界呀!月票奖金也不少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