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三章 低头
    如同被沼泽一点点的吞噬肉身一般,茹天弃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点点的被吞噬,被埋没。留给他意识的“空间”越来越小。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装在一个不断缩小的箱子里,这个箱子越来越小,现在还留有一丝余地,可很快就要将自己彻底挤碎。

    而他,只能一点点的看着。

    绝望感几乎让他发疯……不,倒不如说,一般人遭遇这种情况,根本坚持不到四十分钟吧?

    就在这时,茹天弃突然感觉,这种压迫感突然就消失了。然后,意识当中的无数负担被逐次卸下,按住他思维的一只只手逐次松开。这时,他的思维才恢复运转。

    “昔在包牺氏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九九之术以合六爻之变。暨于黄帝神而化之,引而伸之,于是建曆纪,协律吕,用稽道原,然后两仪四象精微之气可得而效焉……”

    虽然算经的经义依旧在他脑海之中回荡,可是已经减弱到了不影响思考的程度。至少,这些东西在他看来也就变成了“耳边嗡嗡响”,并不影响日常生活。

    这个时候,一阵低语飘进他的意识里:“这个咒术呢,你也体验到了,虽然中者无解,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是可以压制的,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转的。这么说吧,如果你乖乖听话,我就不弄死你,怎么样?”

    茹天弃睁开眼睛,就看到王崎正随便找了个蒲团坐下。他的右手食指上多了一枚从未见过的戒指,然后左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似乎在记录什么。

    感受到茹天弃看着自己的笔记,王崎解释了一句:“哦,这个啊。刚才在你身上试试手。没用过的新咒术,现在整理一下数据。我是深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

    这话让茹天弃怒火中烧,跳起来就要与王崎拼命。可刚刚动法。他就感觉头痛欲裂,杂念丛生。

    “嗯。记录下来,虽然可以删掉复制的数据,但是那些因为神瘟咒法而出现的‘错误’、损坏的念头也会累积……或者说,是删除那些自我复制之数据的时候,还会顺便删除掉中术者原有的念头?”王崎飞快的写下一行字,然后想了想,冲着茹天弃伸出三根手指:“这是几?”

    “小辈,欺人太甚<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1/11023/" target="_blank">浮生若梦</a>!”茹天弃再一次跳了起来。完全不顾自身,扑向王崎,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但是他现在实力百不存一,技巧型的招数更是完全使不出,王崎很轻易了闪过了他的攻击,然后再次将他撂倒。

    “唔,第一反应是‘欺人太甚’,也就是说还知道这是‘三’这个手势,并且知道这是和简单的问题,记忆还算正常……说起来。这一部分记忆是入道之前就有的吧?是存在大脑之内的?”王崎继续推测:“嗯,我记得,根据研究表明。就算魂魄代替大脑成为主要的思考器官,大脑也依旧记录着许多‘记忆’。神瘟咒法是不会损伤大脑的,也就是说,这部分还是会保留……”

    神瘟咒法的原理,是利用魂魄之中的阴阳变化,再现出算器当中的阴阳变化,让算器中的一些路秩在魂魄之上发生作用。因此,神瘟咒法是不会损伤大脑的。

    但是,在金丹期之后。魂魄的能力就已经超过了大脑,修士思维主要便是依靠魂魄来完成。若是神瘟咒法彻底洗掉的魂魄当中的思维。那么大脑就算不会受到物质上的侵害,也会因为魂魄当中无穷无尽的垃圾信息而失去作用。无法接受正确的外界信号,更无法正确的下达指令。

    而且,这“不受侵害”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就拿茹天弃来说,正是因为大脑不受神瘟咒法侵害,所以他的意识才会维持最后一线清醒,清醒的感受那些垃圾信息的折磨,感受自身逐渐走向死亡。

    王崎一边记录自己这方面的思考,一边对茹天弃解说,然后道:“嗯嗯,目前看来就是这样了。除非你自己散了自己的魂魄,否则不可能摆脱这一手的侵害……然后呢,如果我发出指令,让你身上的神瘟咒法每隔三天自我复制一次,你就可以体验到比之前那一次慢八万六千四百倍的死亡……实际上考虑到你作为分神修士对神瘟咒法的抵抗能力,或许你能够撑更久。但是,那种自己一点一点被吞噬的感觉,是绝对不会变的。”

    这句话,让茹天弃觉得背后发寒。无论*受到了多么巨大的折磨,他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智。但是。那种针对自我意识的折磨,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再坚强又怎样?“坚强”这种性格,说到底也只是脑海当中数据。当自我意识都被侵蚀的时候,“坚韧不屈”这个词也能够在分分钟内被瓦解。

    不过,茹天弃这一下也冷静了下来,低声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个小贼既然出言威胁他,就说明他对这个小贼还是有作用的。

    只要还有一些希望,他绝对不会放弃。

    这就是他的道心,这就是死中求活的意志!

    王崎低声说道:“顺便跟你说一声,我现在在你体内设置了一道机制。我会定期对你发出一道指令……我是说法术,但是呢,如果我死了,你体内的神瘟咒法受不到我的法术的话,它就会按照我刚才说的,以每隔三天自翻倍一次的速度将你凌迟。”

    茹天弃不寒而栗。他心中飞快的思考对策:“找个机会将这个小贼擒住……不妥不妥,他那解咒之法只有他一个人会,就算将他擒下,也保不准他会对我做什么……”

    “将他擒下先炮制一番?不不不不……还是说先将他擒下,然后派一个弟子去学习他的咒术?可是这个小贼在外道那边的身份地位不低,这一门咒术说不定是外道的核心咒术,不好学……”

    “而且,太初剑神阵也未必抵挡得住帝尊的感知,若是帮他做事,被帝尊感应到我在包庇今法修,那必然会被打落修为……就算是虚以委蛇都不行!”

    “那么,到帝尊那里去揭发这个小贼,求帝尊出手驱逐这个咒术?虽然帝尊不待见我们落尘剑宫,但是我好歹也是分神修士,是正法仙门当中少有的。就算帝尊要我这一次之后去灵凰岛外面直面外道仙盟,我也认了……”

    就在这时,王崎转了转手中的笔,然后看似随意的往前方一刺<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1/11024/" target="_blank">明星总裁 妖孽老婆别想逃</a>。一道微弱剑气自王崎手中硬笔上射出。这一剑并不是对着茹天弃的,所以茹天弃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但是,很快,他就瞪大了眼睛。

    那一道剑气如同太极鱼线一般蜿蜒,在空气当中曲折。而每一分弧度变化里,这一道剑气都会分化出其他剑气。分化出的剑气也是太极鱼线状,也会分化出更小剑气。这一道剑气无穷分化,竟铺满了整个静室。

    茹天弃控制不住情绪,大吼:“是你?”

    这一招,居然是那个神秘“外魔”和帝尊对决时使用的招数!

    难道说,那个让帝尊也吃了一个小亏的神秘外魔,居然是这个……这个金丹期的小贼?

    金丹期……金丹期就可以硬撼大乘期?就可以硬撼大乘期的谪仙?

    这就是如今神州外道的水平?

    王崎做嘘声状,然后冲着静室大门努努嘴。茹天弃这才发现,那大门之后有几道脚步声正在迅速接近。

    “三长老?”门外有人高声呼喊。

    茹天弃喉结动了动,心中出现了一丝焦虑和仿徨。

    ——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应该怎么办?

    由于魂魄被侵蚀,思维能力降低,茹天弃居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堂堂分神期修士居然冷汗涔涔。

    这个时候,那个脚步声正好走到门口:“三长老,您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办……怎么办……”茹天弃下意识的看向王崎,可是王崎此时居然在好整以暇的整理笔记,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茹天弃到底想要怎么样。门外那人继续道:“三长老?您这里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属下逾越……”

    “住手!”茹天弃意识到对方要破门而入,惶恐的大喝一声。

    门外那人看起来与茹天弃比较熟,疑惑道:“三长老,你的语气怎么……”

    茹天弃这才进入状态,努力装出愤怒的声调:“老夫……老夫实在是气着了……这个小畜生……”

    “你刚刚念诵的功法口诀,还有那一声‘惊呼’……”

    “和你没关系。”茹天弃佯怒,然后才语气才转向平和,装作抑制住怒气的样子:“你去告诉其他人,就说老夫在尝试新法度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这屋子毁了,现在要修补修补,有什么事过些时候再说。”

    “是。”外面那个修士迟疑了一下,又道:“三长老,关于夏离……您最好还是不要下死手。落尘剑宫的规矩还是不能坏的……”

    “知道了,无需你在这儿聒噪!”茹天弃心中苦笑——他不来杀我就是万幸!

    茹天弃将那个元婴修士打发走后,这才看向王崎。这个时候,王崎弹了弹头上的簪子,笑道:“老头,看起来你说得挺准的啊。”

    “剑心剑意是死中求活,那么他就必然是那种不想死的家伙,哪怕是壮烈之举,也只会是向死求生,用性命胁迫他当然高效。”真阐子的声音出现在茹天弃的意识里:“不过,在对付大长老的时候,你就不能这么做了……”(未完待续。)

    ps:明天零点开始双倍月票……请大家到时候多多支持呀……555,我居然忘了这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