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九章 振聋发聩
    “这能说明什么……”冯落衣再次皱眉:“类似的算式并非没有过……”

    “但是,之前写出这一类算式的人,都是瞎子。”算君庞家莱毫不犹豫的耻笑:“包括你,也包括一百年前的我,都是瞎子。”

    “你只不过是恰好找到了一堆……一组比较特殊的天元组罢了。”

    “只是比较特殊?冯落衣,我以往还觉得你算个人物,可现在这句话,却让我觉得你其实也就那样啊。”算君嗤笑:“你掌握着整个仙盟的资源,那就好好看看,这一组天元组是出自哪里好了。”

    冯落衣凝视算君给出的式子。就算以他的能力,也花了一两分钟才认出这个公式:“玄星观的星辰天河轨迹公式?”

    这并不能怪他,实在是因为这个公式的引用数太少了,检索顺序太过靠后,冯落衣得先比对过一些接近的公式才能“看到”它。它是描述恒星围绕天河星系中心旋转之轨迹的,这个领域的研究者本就少得可怜,而且这个公式的评价似乎是“不准确”、“不精确”,引用者自然寥寥无几。

    “这一类公式,其实被反复的发现过。流云宗的云流天象公式、湍流模型、天灵岭的‘物稀为贵’模型,还有,玄星观曾经研究过了多元问题……最后这个问题我也研究过。”算君态度平和的叙述:“这些发现者,个个都是庸才、蠢材,明明触及了这个领域,却没有意识到他们碰触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这个问题上,我本来也只是这些庸才当中的一员,不过,在星海之中。在你们要我镇守的那片濒死天穹之中,我用自己百多年前建立的一套‘算学之器’【数学工具】,以相宇的角度测算复杂引力系统当中如何展开……那些小家伙。”

    冯落衣再次震惊:“你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高谈这种机密……”

    算君继续说道:“然后。在反复的测算之中,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不止一次的试图重新构建临近轨道的发散趋势测度。并在这一过程当中领悟到了……星辰的运行,并非是确定的。”

    “而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你们居然已经准备了最好的表现形式,来让我的理论能够更加方便的表述出来,我得谢谢你啊,小子。”

    算君脸上,对冯落衣的恶意与对算学本身的热情混合成了一股奇异的表情<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470/" target="_blank">蚀骨情深,总裁别错爱</a>。他指着虚拟当中的那些元胞自动机模型。对着冯落衣大声道:“现在,睁开眼睛吧,你,还有其他那些瞎子们!”

    “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抽空’了解了一下你们的算器算学,然后顺手证明了元胞自动机和狭义图灵算器是等价的。这两个模型本质上其实是的相通的,只需在增添几条规则,元胞自动机就能拥有狭义图灵算器的性质。元胞自动机能够做什么,狭义图灵算器就能做什么!”

    “当今所有算器都是冯氏构架。而狭义图灵算器,则是冯氏构架的算学抽象。所以说。就算是万仙真镜也是一样的。阴与阳的变化,每一步都是确定的。它作为算器,内里的每一次运转都遵循着你们定下的逻辑和规则!那些逻辑和规则的每一步都是确定的。有效的……”

    讲到这里,算君听了一下,戏谑的看着冯落衣:“这一点你们可以证明吧?”

    他并没有等待冯落衣的回答,就直接说了下去:“即使是在那个纯粹机械的系统里,这样一个遵守确定性规则,而且步步明晰的体系里,也会出现这样的运算——你可以根据某一个时刻的因素求得整个系统在另一个时刻的状态……但是,微小的差异会让结论出现巨大的分歧,甚至呈现不确定性。”

    冯落衣似乎愣住了。其他人也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不知道两位逍遥到底在说什么。

    但是,没由来的。几位大宗师心脏开始狂跳。

    ——我们,好像见证到了了不得的一幕啊……

    “这就是天地的真相。”算君总结道:“若是天地为一算器。则其中必然存在这样的反馈机制,能够将微小的差异放大为巨大的回馈。”

    冯落衣的身体轻轻颤抖。

    算君对此视而不见,手指在空气中勾勒一副奇异的图形。那个图形的整体与部分有着相当的一致性,无限细分,无限复杂,美丽而诡异,远远看去,好像是蝴蝶的翅膀。

    充满诱惑与危险的翅膀。

    “这是就是才是道之显化,对初始条件的敏感依赖性,收无限复杂集合结构控制的运动……顺便一提,这个图像其实也是老东西了,分形。只可惜万法门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将之当做是一种无聊的几何游戏。元胞自动机也是,你们大多数人都将之当成一种模拟群体的计算工具——老实说,我很诧异,你们到底是如何瞎到这个地步的。”

    “你是故意的吗?”冯落衣抬起头,质问庞家莱:“你是故意的吧?算君?”

    “故意?算学又不是我手中的排列之游戏,我怎么能‘故意’呢?”算君笑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算学就是这样。”

    “我是说,你挑在今天来,是故意的吗?”冯落衣很少怒发冲冠。但是这一次,他出离的愤怒了:“你这个混账!怎么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之讲出来!你不只是泄露了仙盟的机密,危害到了同道的安危!”

    “怎么不能呢?”庞家莱反问:“这就是近道之理啊,为什么不能呢?”

    “你是说我不该对着周围的这些小家伙讲吗?可我反而觉得,这些家伙该多听一听我刚才讲的东西。我怀疑,我们整个今法仙道能够一瞎瞎几百年,和仙院的教育有很大关系。为了应付统一入门试炼,那些白痴讲师永远都是下意识忽略复杂的情况,总是专注于更加简单、更加容易理解的状况。在传授偏微分天元式的时候。他们永远都能忽略掉多变量,在一个固定的点附近将天元式线性化。他们这么做简直毫无理由,愚蠢得不可理喻。”

    冯落衣冷眼看着算君:“上一次不完备和不可判定性被抛出来的时候。万法门是怎样一个惨状,难道你没有看到吗?你要毁了万法门吗?”

    算君这个家伙“人情达练”上是负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471/" target="_blank">先婚厚爱,残情老公太危险</a>。但是他并非是傻子,只是强到他人无法理解。冯落衣相信,他知晓今天来这里说刚才那番话的后果。

    但是,他依旧来了。

    他要让自己这一篇颠覆性论文直接传扬四方,让冯落衣根本无法掩盖,让所有神州的修士都暴露在这一次冲击面前。

    “万法门不会毁的,会毁灭的只有那些老迈的家伙。”算君庞家莱冷笑:“上一次你那婆婆妈妈的作风就延误了多少事情?你弟子的论文,你都可以用自身权限强行压制半年……我看不惯。”

    “不可理喻……”冯落衣怒道:“你难道就不考虑他者吗?”

    算君在谈完算学之后。表情恢复了平和:“脑子不够用,理解不了的,就是蠢货,不用考虑。理解了却接受不了的,都是废物,没必要考虑。能够理解接受的,用不着我考虑。”

    冯落衣握紧拳头,几乎就要动手了:“我们正在和妖族对抗、和龙族接触的关头,若是你这一篇论文让万法门再次动摇,甚至造成逍遥的陨落……”

    不同于王崎的不完备定理。是一个纯乎数学的问题,甚至离开元数学领域就几乎无人问津,饶是如此。还是造成了整个神州的混乱。混沌理论是一个数学问题,但是不只是数学问题,它有更深的物理意义,甚至作为他论据的公式,就是从流云宗、玄星观、天灵岭直接拿来的!

    来自经典时代,现在依旧笃信因果律的老家伙们都有危险!

    “嚯,你是说谁?白泽神君吗?这位老前辈几百年来一直致力的白泽算,不过是不断重新定义微积分法、用小工具分化分化参数项的一个计算体系,除了试图摆脱自身影子似的消除偏微分中的分歧。没有任何特殊……不仅没什么意义,而且越发展越复杂。你不觉得这个希柏澈那家伙反复定义‘一加一等于二’很像吗注定失败的尝试。这是一个错误的方向。让他早点解脱了吧。”算君嗤笑道:“我都懒得看他的神通究竟繁复道什么地步了。”

    “仙盟怎么办?”

    “别忘了冯落衣,仙盟始终是向道而行的。就算没有‘朝闻道’的心思。也要有‘夕可死矣’的气魄”算君冷笑道:“至于多出的位置,自会有能够理解、能够晋升的人补上。不能接受的老家伙们啊,像希柏澈那小子一样滚蛋就好。”

    ——言下之意,让他们去死吧。

    交谈完毕之后,算君背负双手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他突然回过头,询问冯落衣一个问题:“你居然能够接受吗?我原来以为,你会是最先崩溃的那一个。”

    冯落衣摇摇头:“这个证明对我的冲击性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大……它只不过是告诉我们我们掌握规律的极限。但是在这之前我已经见识过认知的极限了。”

    “人的思维,人的心灵,和大道一比,简直不值一提。”算君庞家莱背负双手,离开了雷阳,只留下最后一句话:“逻辑必定是靠不住的。想要认识道,必须超越逻辑。”

    只剩下几个大宗师和一地练气期修士茫然四顾。

    “我们……刚刚是见证了什么历史吗?”(未完待续。)

    ps:混沌理论的发现过程非常神奇。许多体现“混沌”特性的公式、模型早在十九世纪就被发现,在洛伦兹之前,奇异吸引子也被发现过不止一次,可直到1964年,才有乌克兰数学家做出详细的、数学上的理论【由于冷战期间,两大阵营数学家老死不相往来,1972年,气象学家洛伦茨又发现了一遍奇异吸引子,1975年才有一位中国台湾数学家和一位美国数学家去完成苏联数学家在64年完成的工作】此时,距离亨利·庞加莱研究三体问题,已经过去了将近八十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