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章 剑宫覆灭
    七日功夫,对于传承万古的落尘剑宫而言,不过是短短一瞬。

    就算是寿数几百的修士,也可以将七日当做睁眼闭眼间的一瞬。

    但是,这七日,却让落尘剑宫的众人觉得,度日如年。

    是的,度日如年。

    因为……最近长老们,有点怪<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355/" target="_blank">刁女不为后</a>。

    具体怎么怪……大家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正常。

    是的,非常不正常。

    剑宫修士,自然都是剑修。除了三长老那种领悟了枯寂之境界的异数之外,绝大多数都应该昂扬向上才对。

    就算是三长老,苦境之中,也自然有一股生机,由踵至首,不绝不断。

    可是……

    最近几日,剑宫的高阶修士似乎个个神情阴郁,言行之中自带一股惶恐,似乎遇上了什么巨大的变故。

    很可怕。

    有善于望气的剑宫弟子发现了长老们的异状,开始询问。可是,这种询问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

    于是,恐慌无声无息的蔓延开去。

    “听说了吗?咱们剑宫可能惹上大麻烦了……”

    “大麻烦?”有人嗤之以鼻,“我落尘剑宫现在有四位分神期修士镇守,一般门派仓促之间,怕是灭不掉吧?”

    “难说……前些日子连长老不是叛逃,帝尊龙颜震怒吗?若是帝尊的意思,咱们剑宫和一窝蝼蚁有什么区别?”

    所有人都在这样传。

    当然,对于这样的“谣言”,剑宫高层是会给予否认的。

    但到后来,就连元婴期的那些普通长老也开始动摇了。

    传功长老叶天野企图去询问那些人事情的真相。可是,他就被那些神色诡异的长老扣留了一天一夜。

    等到他出来的时候,神色惊慌。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的住所。

    这不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受到了什么非常不人道的待遇。

    恐慌在这个时候开始发酵。

    随着长老们一个接一个的变得陌生和古怪,落尘剑宫弟子变生出了“逃跑”的念头。

    可是……落尘剑宫那些发疯的长老。居然丧心病狂的封闭了剑宫。

    这是第五日发生的事情了。

    那一日,太初剑神阵上垂下道道剑气。如珠帘,如璎珞。这一道本应是守护所有剑宫弟子的护宗剑阵,也变成了夺命剑阵,截断了这些弟子最后的退路。

    甚至就连其他门派派来打探情况的修士,也被那些古怪的长老挡了回去。

    灵凰岛地下城,本来就面积有限,无论做什么都瞒不过其他人的眼睛。落尘剑宫贸然开启护宗大阵,总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那些剑宫长老给的理由也很简单。

    ——为了响应圣帝尊“琼华之会,选拔人才”的战略,我们落尘剑宫内部在搞大试炼、大斗法,培养人才呢!

    灵凰岛比不得神州大陆,地少人稠的,一些宗门有时甚至不得不开放自己的驻地甚至宗门重地来给弟子试炼。不然的话,那些弟子要么就得去外边和无穷无尽的海妖、强大的龙族拼命,要么就得去大陆和今法外道拼命。

    那就是纯粹送死。

    所以,以那些古法修的眼光来看,这个理由是说得过去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354/" target="_blank">星际之超级市场</a>。

    那些剑宫弟子被莫名其妙的困在剑宫之内。很快又分为好几派。有人主张杀出去,有人主张留守待援,还有人主张应该去探一探长老的究竟。

    大约是因为恐慌影响了理智吧。总之。这些人还没突围,就自己干了起来。

    这些人斗法的影像,也没有浪费,被王崎收集起来,当做素材,做成视频,放入自己的虚拟神国。

    这当然就是给圣帝尊看的伪装。

    若是他看到落尘剑宫剑阵全开,神国感应之中却一片安详,那鬼都知道有问题。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第七天的时候。剑宫当中已经是一片混乱。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那一场大乱斗。

    剑气剑光纵横交错,飞剑四处乱射。原本有序的园景已经被这些弟子自己毁了一半。

    在这片乱战之中。连心杰和连心灵护着弥——或者是跟着弥,四处躲避这一片乱战。

    “现在到底怎么回事?”连心杰压低声音问道

    连心灵都快哭了:“这样。绝对不正常啊!”

    没有高阶修士镇压,古法仙门竟然是这个样子!

    越是高阶的修士就越是自我,也越是难以服从他人或者合作。人族的“社会性”本就是后天获得的。而不是先天的属性。修士可以脱离这个属性。他们的社会结构,是建立在高阶修士的绝对暴力之下。这也就是修士社会系的真相。

    若是将高阶修士隔绝开去,只将一群战力大致相当的修士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那么他们实在是太容易战起来了。

    弥对连家兄妹两个倒是没什么厌恶感。她轻轻的从怀里抽出两个手环,对着二人道:“戴上。”

    连家兄妹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戴上了。这位盖世大妖态度不明,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违抗她的意思。

    “这有什么用?”连心杰问道。

    “王崎等一下就要施展一个咒术。那个咒术对今法修无害,也会甄别、放过‘我这种’特殊生灵。但是,它对古法修来说,几乎是无解的。”弥道:“戴上这个手环,你们就能够暂时不受侵害。”

    冯落衣对心魔大咒的限制其实很简单。他将今法修的主要特征录入心魔玄网这种,让心魔大咒感应到这种特征就立刻规避。这就相当于一个识别码。只要具备这个识别码的,心魔大咒就不会侵害。

    对于懂的人来说,临时开一两个新的识别代码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儿。弥是冯落衣的副手,在万仙幻境当中的权限可是仅次于逍遥修士,而且,她也知晓心魔玄网的事情。临时为这两个兄妹开放一个暂时的识别码,举手之劳。

    “这是……”

    “别说话……”弥扬起小脸,脸上写满了严肃。她看着空气,好像在看着什么需要慎重对待的敌人:“来了……”

    连心杰还是有些惊惶:“什么来了……”

    在连家兄妹的懵逼当中,真正比天魔还要魔的力量席卷四方。

    落尘剑宫正式灭亡,彻底成为历史<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353/" target="_blank">道具要逆天</a>。

    在无声无息之中,剑宫改旗易帜。

    七天,仅仅七天。

    这就是落尘剑宫在绝望前经历的最后风景。

    大殿之内,王崎端坐在主座之上,满意的看着落尘剑宫里所有元婴期、分神期修士。

    那个位置,以前通常就只有梅思成一个人可以坐。但是,现在,却无人跳出来指责这个小小金丹的无礼行径。

    就连大长老本人都对这个小小金丹表示了服从,其他人还敢说什么。

    王崎点点头,似乎很高兴没有做傻事。“古法修”这种实验材料属于不可再生资源,也不允许大规模合成。所以,他眼前这一批,应该就是这颗星球上的最后一批古法修了。

    要是这个时候他们脑子抽了非要和自己来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己为了自保,说不得就要杀几个了。

    那可是巨大的计划外耗损。

    他看着这些古法修,开口道:“哟,诸位海外仙门的道友们,你们好啊!”

    “我是什么人,想必你们已经已经从你们的三位长老哪里听说了。我有什么目的,想必你们也已经一清二楚。”

    “没错,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就是来‘除虫’的。天地循环,万物生生不息。这天地啊,这就像一片田地。每年除了种出粮食之外,还得将秸秆啊、叶子啊什么的作为肥料堆进去,这田地才能长久。但是呢,这块田地里,就有一群‘蝗虫’。他们每一个都以吃干抹净为目标,而且吃得肥了,长出有力的翅膀了,就打算飞到另外一块更大的田地里面去。”

    “吃干抹净的呢,实际上还算是吃相好看的。真正难看的呢,就是那些吃成了精,成为强大蝗妖的。他们不只是打算好好吃一次,而是打算一次吃饱、吃完。”

    “这件事呢,本来是没什么。蝗虫也是天地之中的生灵嘛!但是呢,这里……”王崎指了指自己:“偏偏就有一群打算在这片田地里面长久活下去的农民。”

    “我们暂时是对付不了强大的蝗虫精。但是嘛,先打一打小蝗虫,积累积累经验,然后从源头上灭害……我看也是极好的。”

    “这就是我的目的了,‘灭虫’。”

    “大路上那边呢,对你们的态度就是这样。还有希望转变的低阶修士呢,尽量少杀——当然也没说不能杀。”

    “元婴及元婴以上的呢,必须要杀。”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殿的空气就几乎化为固态。

    这里的修士,弱小的也是元婴期、他们就算是心绪不稳泄露的一丝气息,也会让人难以承受。

    更何况,这里根本就是有近百名元婴期修士!

    但是,王崎这个结丹期修士却在众多元婴的气势面前撑了下来,巍然不动。

    他笑道:“但是,我心善啊,万家生佛就是我啊。所以呢,我敏思苦相了很久,想出了一个办法,一个能够让你们活下去办法。”

    “如果,你们不是古法修,那不就不用死了吗?”宫第(未完待续。)

    ps:通报一下我今天的经历。堵车,错过火车,改签失败,火车晚点,遗*份证,凌晨下火车,没有车回家。倒霉了事儿一次性来了。对不住各位。今儿的更新是我用手机码出来的,大家将就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