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三章 寄生神灵
    王崎右手高举,反手握剑,剑光在胸腹之间环绕,裹住他的躯干。

    萧宗的长剑化作酷烈的剑光,如同豪雨一般,自周围呈风云交汇之象的剑势当中泼出。按常理来讲,这样的剑势很难守住。但是,王崎长剑剑光却柔和似水光,轻轻一转一逸,就绘出雨打芭蕉一般的景象,轻轻巧巧弹开萧宗的全部攻势。

    萧宗万万没想到,自己新领悟的境界居然头一次出手就受挫。他只觉得自己自尊心受损,盛怒之下出手再不容情,剑意如天、剑势如风、剑气如雷。他精气神附着于长剑之上,在方寸之间演化天罚之酷烈。

    王崎的剑意却让人看不懂。他的剑意仿若空无,玄之又玄。【其实这一次王崎根本就没有模拟、展现什么剑意,既然是“没有”,自然也就“空”且“玄”了】他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对方的剑势,就能够轻轻巧巧用微弱剑气点爆对方的剑势。

    王崎现在的心思,大半还在分析萧宗体内那个神秘“灵体”和太初剑神阵交互的情况。

    萧宗自从接受了“系统”之后,他的精神就和他的法力相分离了。他实际上实在通过系统操控法力。他越是借助系统修炼,他自身对法力的掌控也就越低。

    而与此同时,系统也会将太初剑神阵当中蕴含的心魔咒力伪装成法力灌入他的身体。萧宗越是借助系统修行,他的法力也就越像心魔大咒。

    现在,他体内的“法力”与其说是法力,还不如说是“表面上像法力的心魔咒力”。

    而心魔咒力,就要受心魔大咒记忆体的节制。王崎现在已经等若是掌握了他体内的大部分法力。

    太初剑神阵,一开始就被王崎修改了。随着三大长老被王崎收入麾下。太初剑神阵的控制权现在也完全落入了王崎的手里。

    萧宗现在看起来很强,但是,他自身的法力。还有他借助的外力,其实都在王崎的掌控之下。王崎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截断萧宗那“冥冥之中的力量”,甚至剥夺他的全部神通。

    只不过,王崎想要看一看他把体内那个神秘灵体的性质,所以才陪他继续打下去。

    萧宗剑气继续演化种种天象,时而如愁云惨雾,飘飘渺渺,不可捉摸,时而幻化地上寒霜。疑似月光,莫名飘零,时而仿若疾风迅雷,幻化种种幻梦真姿。

    而王崎始终只是以一剑切中对方剑势关窍的方法以巧破之。

    随着斗法的进行,萧宗的气势更加宏伟,手段越发强大而激烈<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6/46400/" target="_blank">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a>。他法力活动得越剧烈,王崎眼中的数据就越多,那个“神秘灵体”的种种性质也就越发明显。

    这个神秘灵体引发内外交汇的时候,整个太初剑神阵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三大长老早就被王崎剥夺了对阵法的控制权。现在,太初剑神阵只能靠自然变化。在阵法运转之中。这个微小的扰动也被积累、放大。

    完全掌控了太初剑神阵的王崎仔细记录着这一切。

    在剑碰剑剑斩剑的“激斗”之中,王崎飞快的积累着数据。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对方的力量还在缓缓增长。

    虽然并不明显,但是终究是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

    王崎暗中思量:“不能继续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若是这个灵体继续壮大下去,极有可能引起圣帝尊的注意。这要小心!

    王崎当机立断,决定结束这一战。他身上立刻冒出无边杀意,衍生无极杀道。赤黑色的剑芒附着在他长剑上,化作其剑意的延伸。

    然后,王崎翻手一划。

    完全不似金丹期可怕剑意立刻化作剑形,精准的斩向隐藏在天地剑意之中的萧宗。

    萧宗只觉得自己的精神仿佛被无形之剑剖开。王崎伪装的剑意之中,关于“杀戮”的暗示冲入他的思维。萧宗只觉得自己如同坠入了修罗杀道。身受无边刀兵之劫,在空中发出一丝短促的惨呼。跌落尘埃。

    王崎的剑意,如同“杀死”了什么一般。刹那间。风止、雷歇、云开、雾散、雨停、天转晴。

    小欧在那个营造出的、仿佛天罚一般的意境,居然被王崎一剑斩破、斩杀!

    “看似恢弘,美则美矣,强未必强。”王崎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还不如萧长谷呢。”

    实际上,在圣帝尊那种勾连内外的特殊法门加持之下、在太初剑神阵的加护之下,萧宗刚才表现出的力量已经稳稳超过了原来的落尘剑宫第一人萧长谷。但是,他身上在产生了这一重变化之后,就只和王崎一个人打过,没有其他可以作为参照物的战绩。

    而王崎的实际战力,还在元婴后期之上,对着这一群不过金丹的修士,自然是随他怎么说。

    当然,那些元婴期修士也能看出具体的强弱。不过,那群打工仔,敢拆他王崎王老板的台?

    事后,王崎完全可以封掉萧宗体内的那一个“外挂”,而萧宗多半也会觉得是自己斗剑输掉、剑心蒙尘,所以使不出今天的力量,而不会怀疑到系统之上。

    已经收集够了数据的王崎正要离开。可这时,萧宗却爬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盯着王崎的背影,怒道:“夏离……你这家伙,居然敢折辱我的尊严……你这家伙,不过是比我多修炼几年罢了!你敢不敢与我做一个约战!”

    真阐子差点笑出声来。一个古法的金丹期修士,一般都有一两百岁。这家伙修行年数的零头都比王崎的岁数大。他叫道:“停下停下!听听这家伙想要说什么?”

    王崎有几分不耐烦。但考虑到此时正是用到这废柴戒指老爷爷的时候,便停下脚步,问道:“你要干什么?”

    这话当中不友好的成分多半还是冲着真阐子去的,但是,萧宗却将之当成针对自己,一张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你这种天之骄子,自以为得了剑宫的支持,就处处高人一等。但是,我不信!半年之后,琼华会上,你夏离今日所赐,我必将十倍奉还<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6/46401/" target="_blank">红楼之贾赦归来</a>!你敢不敢和我约战!”

    ——你夏离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半年的时间根本不够你干什么。但是,我有大能铸造的“系统”,法器、丹药、神通皆是不缺!

    ——而且,系统还能让我快速破境!

    ——半年之后,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王崎心中还在推演刚刚得到的那些数据,口中应道:“哦哦……就这样?完了?好。”

    他答应得是如此轻松,就好像自己接下的不是什么赌上尊严的决斗,而是普普通通一局棋。

    “你这家伙……欺人太甚!”萧宗双眼赤红,转身就走。

    在盛怒当中,他没有发现。王崎的手指正缩在袖袍之中微微律动,编织咒法。

    他更没有发现,自己刚刚得来的力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解决了萧宗和另一个实验体身上有可能存在的隐患之后,王崎回到静室。弥的身影出现,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神灵……”王崎的语气很罕见的透露着几分不确定,他低声道:“圣帝尊似乎是在用那些人的法力制造一种‘特殊神灵’……这种神灵是以修士法力为根基与礼牲而存在的,也可以作为人道系统的运转核心,但是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

    “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些系统的‘用户’体内法力都会变成类似的玩意……若是用生物比喻……它们就好像是寄生之物。一方面从宿主那里汲取力量孕育自身,另一方面又能与人道相连,统摄人道系统……”

    “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些出现了这种现象的系统‘用户’最开始会出现精神振奋、法力上涨的症状。这是因为他们的法力突然‘活了过来’,产生负熵,具有生机。这放到古法修里面,就是得了‘造化’。”

    “可是,它终究是一个寄生物……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这个寄生物就会使得那些‘用户’对于丹药、灵力的需求不断上涨……”

    弥皱眉:“这似乎不大好啊。你应该可以阻止这种现象恶化吧?”

    王崎很奇怪的反问:“为什么要制止?”

    弥歪着小脑袋:“什么?”

    “我正好想要研究一下氪金……兑换-贸易机制在系统流人道力量体系当中的应用呢!”王崎笑道:“这种能够逼着那些家伙拼命做任务换资源的‘病’不是越重越好吗?正好给我‘内测’用了!”

    弥眯着眼:“虽然听不大懂,但是我总觉得……你在说什么很危险的话……”

    在根据刚才收集的数据反复推演之后,王崎又等了三天。

    这三天中,又有五个个体陆陆续续出现了“寄生神灵”的特性。

    待确定这个是圣帝尊法度引发的现象之后,王崎便叫来落尘剑宫的三道长老。

    梅思成被王崎变相软禁多日之后,风度犹存,面对王崎不卑不亢。

    但是,王崎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变了脸色。

    “三位道友,我这里有一个颇为不幸的消息。”他是这么说的:“我已经初步弄清楚圣帝尊打落修为是为了什么了,然后……你们可能大祸临头了。”(未完待续。)

    ps:这几天又病又穷又累的,不过状态算是调整过来了。明日开始,我开始还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