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七十四章 败者吃尘,灭口机制
    【本月月票500加更】

    “连姑娘啊,你是剑修,我也是剑修,我们交流交流修炼的心得,如何?我父亲可是虚天君,我听过他讲课的……”

    连心灵真的被身边这个二世祖烦死了——话说回来,他甚至还不能算二世祖,只不过是一个仗着父辈厉害的废物而已。

    虚天君乃是悬剑楼的合体期修士。悬剑楼不禁女色,虚天君又活得长久,因此儿女很多——这也是修士的常态了。

    当然,一般道侣在不想要孩子的时候,也可以靠搬运阴阳二气避孕。因此,高阶修士很多是多子多孙,可也有不想生子的。

    不过,不同的是,虚天君却没有道侣。他的孩子,都是侍妾所生。

    侍妾可是没资格拒绝的。

    虚天君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孩子。除了里面那一两个特别成器的之外,他基本就没有管过谁。不过,碍于虚天君的面子,大家一般还是会对他的后人有优待的。

    “真不明白,这种草包到底是怎么修炼到心意圆融、精神抱丹的金丹期的。”王崎觉得略微有些费解。今法修对修行本身的研究非常深入,所以他在跨越金丹期屏障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困难。但是,古法修就没有那个条件了。

    真阐子道:“只要有资源,古法修就可以一路修行下去。虽然这种嗑药嗑上来的修士一般就是同阶最弱,但是却抵不住简单。据说仙道鼎盛期,这种修士也不少。”

    “然后这种修士就因为世界上根本找不到一个十万年以上的灵药而断绝了。过了些年月,万年灵药也没了。再过一些年岁,千年人参都成了宝。”王崎也熟知这一段历史,接口道:“话说起来啊。灵凰岛这破地方有那样的条件吗?我是说……灵凰岛可以用这种奢侈的方法将修士堆起来吗?”

    “他毕竟是合体期修士的后代,有资源不难理解。仙道就是这样,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这就是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真阐子道:“而且你想啊。他说不定意外的很精明呢?”

    “精明……”王崎转念一想,也有几分猜测。

    这里不同于地球。修士伟力归于自身,舆论对于修士而言卵用没有。在地球喊“我爸是李刚”属于纯粹的脑残,可在这里就不一样的。虚天君又不会因为大家指责他有个不遵纪守法的儿子而掉修为!

    对于这个家伙来说,“虚天君之子”可谓是唯一的资本了不是?

    可下一秒,王崎就推翻了这个念头。

    那位叫做诸了元的修士,在安放“放粮点”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心。安排得很不合理。几个点安排的很紧,导致人群拥挤。然后,他就跑过来拨撩连心灵,也没有认真监督。结果,这就导致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哄抢事件。

    而这位的解决方式非常粗暴。他直接几个法术砸了下去,将参与纷争的所有人都通通干掉<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211/" target="_blank">清宫慈安传</a>!

    这就叫人怎么相信他其实是个大智若愚的家伙?

    真阐子也愣了一会:“这就是……这……这蠢货。虽说他们一半看不上凡人性命吗,但是……刚才天书楼的那个小子说得不够清楚吗?这蠢货,看起来是没救了。”

    “我真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人……”王崎目瞪口呆:“古法修应该也不是都是这种德行吧……”

    “这……大约是灵凰岛环境不大好?”真阐子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在我的那个时代,这种……蠢货。应该也是很少的才对。”

    在残酷的仙道斗争当中,这种人一般都死得很早才对。

    ——或许,也只有灵凰岛这种畸形的地方。才会诞生这种不知所谓的人?

    因为圣帝尊镇压,所以仙道之中的斗争没有那么残酷,白痴也有借父母上位的机会。然后,又因为圣帝尊的战略,修士和凡人的隔阂比真阐子熟知的时代更加巨大。

    王崎则是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是很喜欢杀人啊……不过正好……”

    他突然觉得有些气闷。

    这座岛上畸形的人道,真的让他感觉很不爽。

    真阐子感觉王崎是动了杀心。他道:“你最好还是忍一忍。若是引出他父亲虚天君,你现在就藏不住了。”

    弥也道:“我现在可没法再去打了。你可要想好啊!”

    “没事……很安全……”王崎摇摇头,感叹道:“我觉得我还算比较尊重生命的,最近也在践行能不杀就不杀的原则。不过。这家伙却让我觉得,有些傻逼还是死光了比较干净啊。正好。我这儿还有一个非得在敌人身上才能验证的法门……就用他来试一试吧。”

    说话间,连心杰已经跟着那个天书楼元婴期修士赶了过来。这个时候。他接到了王崎的指令,微微一愣。

    那个元婴期修士咆哮道:“诸了元!怎么回事?你这个草包到底在搞什么?”

    “你说过,若是有人闹事,斩杀就好。”诸了元语气轻松,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连一点杀气都没有。

    在他心中,杀凡人可算不上杀戮。

    “没用的东西……”这个元婴期修士叹了口气。为了“圣帝尊的青眼”这种尚在虚无之中的东西,得罪虚天君这种实打实的存在,十分不智。他挥挥手,对连心杰道:“你,将他送回悬剑楼。”

    诸了元脸色变了:“我的父亲可是虚天君!你竟敢这么对我?”

    在他看来,将他送回悬剑楼,那就是在折他的面子。

    连心杰缓缓飞到他面前,道:“只会炫耀家室可是废物一般的行径。”

    这句话,自然是在王崎授意之下的挑衅了。

    这句话让诸了元勃然色变。他扬起手,一拳向着连心杰脸上挥去。连心杰单手抓住这一拳,身子微微一沉,却依靠剑修千锤百炼的反应将他甩了出去。

    没人注意到。他在二人接触的时候,正将自己腰上的玉佩握在手里。

    某个可怕的咒术,已经被远程打入诸了元的体内。随着他搬运周天而快速壮大。

    两人一触即分。连心杰道:“终究也只是一个蠢货<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212/" target="_blank">驱魔道士</a>。我劝你以后还是少自称虚天君之子,免得给那位剑修前辈丢脸!”

    “你这家伙……”诸了元神色怨毒。一张清秀的脸上满是狰狞。他甩了甩手,几道法术打出,似乎还想顺手碾死一些凡人。这倒不是泄愤,而是故意给对面的找恶心。

    天书楼元婴期修士挡下了这几道法术。这一下,他动了几分真火:“现在,你给我滚回去。”

    修士之间,阶级森严。这个草包就算是虚天君的儿子,也不可能成为元婴。根本没资格与他对话。他对这个草包客气,也只是看在虚天君的面子上。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

    诸了元气不过,直接离开了。他临走前,似乎还想放一两句狠话,转过身,道:“你们这群混账,我总会要你们好看的。我的父亲可是……”

    突然,毫无征兆的,他的胸口炸出一团血花,这一击非同小可。竟将他整个胸腔炸碎。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就连那个元婴期修士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位天书楼修士木然的看着对方尸体跌落,然后又将那具尸身摄起。他检查了一下。骇然道:“这个家伙,居然是死于悬剑楼的……截脉十三剑?”

    这赫然是悬剑楼自身的招式!

    他的思想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他看着悬剑楼合体期修士虚天君的儿子自在自己面前……虽然这个儿子是个草包,但是……他毕竟是合体期修士的儿子。而且……他还是死于悬剑楼的招牌剑气法……这又说明了什么?

    而感知这这里的另一边,弥和真阐子也惊骇莫名。

    真阐子疑惑道:“你什么时候会悬剑楼的截脉十三剑剑气的?这一手我都不懂……”

    王崎摇摇头:“不是我懂,是那个草包懂。我刚才只不过是借助那个草包的力量在他的胸口炸了一下,仅此而已。”

    真阐子疑惑道:“你是怎么……怎么做的?”

    “这是我思考了半个多月的是个封口手段。只要中术者说出特定的词汇,这个咒术就会被触发,然后掠取他人法力,随机组合成他人修炼成的大哥法门。施加在那人身上——看他那么喜欢炫耀爹,我就随手设定了‘我的爸爸是’这几个字或者类似词句。”

    ——本来应该是“系统”或者“主神”的嘛……

    真阐子若有所思:“若是这样……大约就说得通了吧?这家伙在练剑上面还是有一定天赋的。能够练成截脉十三剑。只不过,他在其他方面。完全就是一个傻子了……”

    弥眨眨眼:“若是那个人主修防御之法的呢……你们人族是有炼体修士的吧?就是斗战只用拳头的那一种……”

    “这个啊,那他大概就会突然激发护身之法、然后护身之法突然崩溃,导致肉身完全毁灭吧?”王崎的语气也不大确定:“这个法诀我也是第一次使用。我最初的目的呢,就是为了构思一种诅咒,让所有泄露了‘系统’的人都死于自己擅长的招式,营造一种神秘感——只不过我后来才发现,这根本就没必要啊!普通的抹杀就够了。”

    真阐子还是有些担忧:“若是那个合体期修士来了……”

    “我大概还需要七天到九天的时间。只要虚天君不会二话不说攻打落尘剑宫,拖上这么几天总可以把?”王崎表情如常:“讲道理,我也差不多有资格使用合体期的实证生灵了呢……”

    ——七到九天之后……

    弥问道:“这一手叫做什么?”

    “败者吃尘。”(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