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七十九章 编织
    所谓的算器,就是计算之器,本质上乃是用作计算的工具,也是纯粹用来计算的用具。

    无论是模拟法术,还是操控机关、阵法,都只是附属的能力。这些功用,都属于今法仙道的修士后来才加上去的。

    广义上用作计算的工具,神州古时就有。最初的算筹、算盘,乃至于中古墨家机关术当中惊鸿一现的“匠心尺”,都属于这种工具。

    所谓的“匠心尺”,就是机关术当中常用的一种神奇工具。它由三个互相锁定的有刻度的长条和一个滑动的游标组成。这种奇妙的尺可以用作计算甚至记录机关构件的数据。

    而无论是算筹、算盘,还是匠心尺,其计算能力都是其结构带来的,与它们的“灵性”无关。你无论是用石头、木头还是天材地宝打造这些计算工具,其计算的能力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就算你手中的算盘开灵化妖,或者孕育器灵成为高阶法器,也不会为它的功用增色一分一毫。就算算盘的每一颗算珠都是蕴满佛性的菩提子,也只能影响使用算盘的人,对算盘本身没有帮助。

    而就算只使用破木头片拼成一副算筹,它依旧可以用作计算。

    换而言之,真正具有“计算”之能的,其实就是这些工具的“结构”。

    相对于先天有灵的人族来说,这些计算之器本身就是没有生机、毫无灵性的“死物”。

    人想要驾驭死物如同驾驭活物一般得心应手,就需要让死物听从活人的命令。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必须做到让死物“理解”人的指令,按照人的意识去运作。

    而神州首先做到这一点的,却非是修士,而是凡人。

    修士想要驾驭一件法宝。便会直接用自己的魂魄去温养,增加法宝的灵性,并用自己的法力为法宝勾勒灵力循环。这也是驾驭法器的正确方法。有了这个法子。自然不会有人闲得慌去琢磨如何不用灵力驾驭死物。

    而凡人想驾驭死物,就只能靠智慧了。

    最先悟出与器械“交流”之法的神州人。是中古时期南荒百越之地的一个织布女。由于几万年时间实在是太过长久了,她的名字甚至已经消失,仅仅作为南蛮子的一种原始信仰。若不是后世有人假借她的名字修持神道、窃取香火,被圣婴教特地记了一笔,今法仙道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还有这么一桩旧事。

    与她的名字不同,她制作出的织机却是长久流传,直到今法仙道开始“社稷化大生产”前,那种古老的织机还在被应用。

    那种被称作“提花机”的古老器械。又称花楼。它以线制花本作提花之法,再用衢线牵引经丝开口,上机时,脚子线与提升经线的纤线相连,此时,拉动耳子线一侧的脚子线就可以起到提升相关经线的作用。织造时上下两人配合,一人为挽花工,坐在三尺高的花楼上挽花提综,一人踏杆引纬织造。

    而所谓的“花本”,便可看做一种原始的“程序”或称“路秩”<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8/8993/" target="_blank">极品妖孽玩暧昧</a>。

    也正是因为如此。神州大地至今称制作路秩为“编织”。

    对于算器来说,真正起到计算作用的,也不是灵力本身。而是算器的结构。

    “这便是活人与死物的交流。这种交流,使用的不是活人的语言,不遵循活人的思维。死物自有死物的规律,而活人能够理解这一规律吧,便可驾驭死物。”

    王崎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淡蓝色的灵光环绕着他,将周围衬托得好似赛博空间。王崎双手十指颤动,勾勒算符,以算学做经纬。编织这如同艺术一般的路秩。

    他每敲出一行代码,贾维斯就会自动衍生出十多行甚至上百行去迎合。它原本就是源自王崎的思维。最是贴合王崎的思路。

    灵凰岛岛面上,那个被植入人道系统当中的算法正在飞快的演化。

    而在这间静室里。梅思成、赵想神、茹天弃甚至司马珏、叶天野都如痴如醉的听着——至少表面上做出如痴如醉的意思。

    这是王崎在讲述自己的功法。

    王崎在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也会指点落尘剑宫诸人几乎——顺便一提,现在这位道种之耻算是脱了缰,想做什么实验就做什么实验,所以心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很好。在落尘剑宫的许多人眼中,这位王先生似乎意外的好说话。但是,这种集体的讲道,还是很少。

    按照王崎的描述和他们之前所知晓的、关于神州的情报,落尘剑宫诸人知道,这就是神州仙盟的立身之本之一——万仙幻境的秘密。与此同时,悟性最好,也最敢去做的赵想神已经隐隐感知到了,这种东西的力量,甚至与他们体内的咒术有想通之处。

    这让他们有种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昏头的感觉。

    万仙幻境乃是仙盟的根基之一啊!与这玄奇宝物有联系的功法,还不是强大功法?

    然后,他们还开始猜测王崎在仙盟当中地位究竟有多高,到底能够做多大程度上左右他们这些古法修的生死

    在大抵讲了讲“编程”的道理之后,王崎又随意从怀中取出一本书,扔给梅思成:“喏,这个,就这玩意,给你,你自己去给我法子刊印……唔,需得记住啊,流传越广越好!”

    梅思成接过书,却看见封皮,身躯一震:“这……这是……”

    《万象卦文——从入门到精通》?

    万象卦文?

    万象卦文!

    这不就是神州万法门之内最新兴起的尖端修法吗?

    他居然舍得给我们!?

    这……老天爷啊!这个家伙在做什么?

    “你们自己去练习好了。由于你们一身功力都被我的咒术洗练功,魂魄更是被改造了一部分,所以应该可以使用的——只要你们看得懂的话。”王崎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般的微笑:“忘了说哦,理论上,你们只要研究得精深了,就可以不受我钳制——解掉那个咒术是不可能了,不过,可以脱离我的控制。”

    梅思成身子一颤,赵想神低垂眼睑遮掩目中神采,茹天弃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而司马珏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翻身拜倒:“安敢不为先生效死!”

    “我暂时也不需要你效死。给我出去吧。现在,我需要一个人修炼了。”王崎依旧悬浮在静室的中央,歪着头,侧脸看向落尘剑宫众人<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8/8992/" target="_blank">超能宠物护腕</a>。他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只觉得意外的很有趣。

    那些人心思对他来说就是不设防对方。所以,他在刚才那一瞬间感受到了那些古法修对他的嘲笑与敬畏。

    好像在看一个实力强大的疯子。

    ………………

    四长老司马珏回到了自己的练功房,将门窗闭锁,如饥似渴的翻看着自己从大长老手中抄录回来的书册。原本以他分神期修士的记忆里,根本就是过目不忘。但是,这一本书的条理性却非他思维所能比拟,所以,他依旧以一种仿佛要将字迹刻在眼底的架势阅读那一本书。

    越是读,他就越是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巧妙。他觉得今法修法的玄奥正在不断的在他眼前展现出来。

    “这个小鬼,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愧是外道修士当中佼佼者。原来外道竟是这么回事!”

    以前完全不能看懂的东西,此时在他眼中竟是如此的清晰。

    “不过,你竟然敢给我机会……那就莫要怪我了……”

    ——我一定会脱出你的控制,甚至将你那一门制住我的咒术解析出来!

    ——到那个时候,莫说你区区一个王崎,就算是圣帝尊,也还不是任我搓揉!

    ………………

    茹天弃的静室已经被王崎强占,所以最近这些日子,他都是借助大长老的静室。

    此时,他与梅思成相对而坐,手上各自拿着一本书在钻研。梅思成神色激动,但是茹天弃清楚,这位大长老实际上已经下定决心,全心全意投入到这一本书的研究当中。

    反而是表面上心如死水的茹天弃,心中正在天人交战。

    梅思成放下书本,然后问道:“还没决定吗?”

    “但凡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茹天弃看似答为所问,但是却表明了态度。

    ——但凡有一些希望,他就不会放弃摆脱王崎的钳制。

    然后,王崎又在刚才自己将那一线机会送给了他。

    梅思成摇摇头,嗤之以鼻:“天真。真以为他这种可以在无声无息之中控制住整个落尘剑宫甚至小半个灵凰岛正法仙门的人物,会真的给你那个机会?而且,这个‘机会’还不是你自己看出来的,而是别人给指出来你的。你觉得,这种机会真的是机会?”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真是机会,你觉得你学习今法之后,就能够和今法最天才的修士在今法的领域一较高下?”

    茹天弃低声道:“我直觉告诉我,不会错的。那小子说得不假,那一道万象卦文,真的与我体内咒术相通。但凡有一线可能……”

    “若是你的感觉真能悟通外道,我们又岂会在这里困守两千年?”

    梅思成翻了个白眼。他至少知道,今法外道最不信的就是心血来潮之感。

    茹天弃表示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ps:匠心尺——本位面的对数计算尺,一种神奇的工具,能够计算乘除法,还能够做指对数运算,原本是英国人发明,然后大名鼎鼎的瓦特先生为了方便制造蒸汽机而改良,这里改到更早的时候。提花机——本位面的古老物品,至少秦汉就有明文记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