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逍遥,放肆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我缺了什么。”

    王崎说这话时,身周鼓荡的相波渐渐消失。雪团再次往他身上砸来。

    不过,这次所有雪花在离他还有数尺时便自动变向,绕过他的身体。只是偶尔有几片雪会撞到他的脸上。

    王崎伸手拂去脸上冰凉之物时,真阐子才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我活得不够放肆。”

    大抵是王崎的发言太过惊世骇俗,真阐子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评价。过了许久,这位大乘修士才说道:“要是老夫还有身子,定要喷你一脸唾沫——有你这般不要面皮的吗?”

    他就没见过更加不要命的作死小能手!而现在,这个天字第一号的作死家居然还嫌自己不够能作死?

    王崎挥手挡开扑向面部的雪块,笑道:“放肆与找死,不是一回事。”

    “在遇到李子夜他们之前,我呆在大白村的时候,我是个疯子,脑子不大正常,活得最是放肆,也独独在那时,我不怎么觉得心痛。”

    “‘疯子是否快乐’?这题目……这是谈玄吧?”真阐子问道:“你们今法修似乎不喜欢这个。”

    王崎没有解释,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老头,你对‘绝圣弃智’怎么看?”

    绝圣弃智,古法的一种说法,是求取大道、加深心持的不二法门。其宗旨仅在于玻璃自身后天理智,用先天本能上体天心,感悟大道。对于古法修而言,这实际上是一个不错的法门。古法尚玄思,其理论体系被加入了太多不必要之形式,与大道愈行愈远,依靠先天本能反而更加贴合生灵之道。

    不待真阐子回答,王崎就又说道:“直到我得知今法存在,惊于那如神一般的求道之路,遂醒了过来……”

    “绝圣弃智”实际上是一种反智主义。这种广泛存在于地球宗教、玄学、神学中的概念将世界寄托于不可知之物上,算得上是科学大敌。

    王崎因欲求大道而说出那句“我想长生”时,便和这份“恶念”一刀两断了。

    不得不说,抛弃智商确实无益于追寻世界真理,可这一部分的疯子对痛的感知多半与普通人不大一样,因此显得比普通人快活得多。

    而科学家,却是另一个极端的疯子。

    地球的科学家中真正做出大贡献的那部分,心中大多有一股纯粹的念头。这份纯粹与道德无关,而是一份对真理的坚持。

    即使是贪恋名利权势如拉普拉斯者,亦可以冒着触怒身为虔诚信徒的皇帝的风险,说:“陛下,我的理论不需要上帝这个假设。”

    但是,刚极易折,一群太过纯粹的家伙也因此远离了凡人,远离了凡人的快乐。

    乐天而合群的爱因斯坦,亦会在自传中写下这样的话:我实在是一个“孤独的旅客”,我未曾全心全意地属于我的国家、我的家庭、我的朋友,甚至我最为接近的亲人;在所有这些关系面前,我总是感觉到一定距离而且需要保持孤独——而这种感受正与年俱增。

    这群求道者享有世界上最大最纯粹的快乐,但这多半也是他们所剩无几的乐子。因为过高的天赋、对自身理念的执拗而郁郁终生、陷入疯狂乃至自杀的科学家,并不少。

    王崎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真我如一,初心不易’,这一重心持,其实我只做到后一重。我有‘初心’而无‘真我’。”

    “初心为何?真我为何?”

    王崎笑着摇摇头,这个问题的答案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他的“初心”,即求得真理那一刹那的快乐。这是贯穿他两辈子的最大信念,维系前世今生的最强纽带。只有这一重是不会变的,他始终都是科研者、求道者。

    经过苏君宇的点拨,悟得这一重之后,王崎便“醒”了,不再疯癫了。

    然后,心里也开始别扭了。

    因为,他没有意识到,他不光是“求道者”,他还是“王崎”,神州土地上,大白村里的那个小子,那个会为幼年遗憾而痛哭之人。

    地球科学家大抵是由“朝闻道,夕可死矣”之心的。他们都可以用激情去燃烧生命,使自身璀璨如夏花。但是,“朝闻道”的前提条件却是“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地球,是个不能够长生的世界!

    神州不是没有“朝闻道”的说法,但这只是一个形容词。这里真正的观念一向是——只有活着笑,才能闻大道。

    因为有“灵气”这个物理量的存在,长生术很早就被发明了出来——这个概念的时间甚至早于神州人族!

    地球的学者在求学期间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都用作学习,而神州修者却愿意在人世间三阶蹉跎数十载时光用于红尘炼心。这便是因为后者相信——我的时间还长着咧!

    今法修强调“真我”,便是强调“生之趣”“生之欢”,强调“大逍遥”。

    快活的人,总是比苦大仇深的人活得轻松,也容易活下去。

    “自从来了这里,我便忘了我是谁。”王崎呼出一口白汽,随脚踢开齐膝的积雪:“我只当自己是求道者,忘了自己是‘王崎’。这就是我最近觉得别扭的原因了。”

    “‘我是王崎’,这是既定事实,不会因为我的暂时忽略而改易。我的一言一行还是原来疯癫时的习惯,乱我心者,依旧是‘王崎’的心魔。”

    “直到吴凡那天跟我说别人是怎么看我时,我才意识到,在别人眼中,我恣意,逍遥,只有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因为我的言行都是这几年养成的习惯,而非我真心想要逗乐。”

    “我没有用心的去‘乱来’,没有去体会‘乱来’的肆意,更没有那放肆的逍遥。”

    王崎确实是两世为人,但是,在他心里,那个地球的研究员确实是死了。他是王崎,是神州的修家。

    在试炼之地,他觉醒了贯穿两世的“初心”,但是却忘了今生的“真我”。

    惟独对法力气意特别敏感的真阐子突然发现,这个小子的身上,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谙算理,不通今法的真阐子没法准确的描述,但是,他确信,自己见过类似的气意。

    是艾长元,还是希柏澈?

    是今法最有希望的青年才俊,还是成就大逍遥的顶尖修士?

    “哇哈哈哈哈哈!我是谁啊?绝世天才啊!天底下第一有趣之人啊!那样纠结才是真真不像样啊!”

    过了许久,真阐子才叹道:“小子,有些日子没听你笑得这么放肆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