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七十四章 问心
    在地球,自然科学早已和哲学分家。

    哲学的本质,在于对“世界”的总体把握。但人能看清多大的世界,到底还是取决于科学的水平有多高,理论走到哪一步了。罗素就曾说过,任何一门科学,只要关于它的知识一旦可能确定,这门科学便不再称为哲学,而变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了。

    因此,哲学家辛辛苦苦建立的一个能够容纳一切已知世界的哲学体系,总是会随着科学的提升理论的突破而被打得粉碎。这一点,再伟大的哲学家都不能例外。

    但是,被誉为“科学皇后”的数学反倒是一个例外。

    数学一直和哲学走得很近。虽然哲学家未曾用数学解析世界,数学家也从没有将自身所学交托到哲学领域。但是,数学与哲学都是孤零零地运行于心智之中的“另一个世界”的,数学和哲学在这方面真的很像。

    尽管高斯瞧不起黑格尔,更认为莱布尼茨分心数学是浪费天分,但他其实是一个很喜欢数学的人。

    提出“理发师悖论”,引发第三次数学危机的数学家罗素,本职还是哲学家。

    而有史以来最天才的数学大师之一的哥德尔,更是喜欢在自己的数学论文中阐述自己的哲学思辨。

    综上所述……

    不想当哲学家的数学家丫就不是一好装逼犯!

    没错,在这个富有逼格的领域,王崎前世可能免俗吗?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这种“结合语言环境,说出自己理解”的阅读题大题,是我十几岁时玩剩下的!如果问心关就是考这个的话……我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唯算而已。”

    陈景云道:“请做详解。”

    “在我看来,道在心外,非闭门造车可得,非玄思可悟。因道在心在外,是以我看这道,似雾里看花,中间隔着一层名为‘玄之又玄’的遮蔽。明算即去蔽破玄,架起‘我’与‘道’之间的天地桥梁。算学非道,非常道,而是去蔽之器,求道之路。”

    “啪啪”邓稼轩鼓掌:“说得不错。”

    刚才王崎那几句话,尤其是“去蔽”二字,竟能给他以触动!

    王崎傲然一笑——天道哥搞的对应关系只包括自然科学领域,海德格尔的哲学这几位肯定听都没听过啊!

    关键是,王崎自己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上辈子他对数学就又一套自己的见解,现在拿出来绝对不是单纯唬人!

    想到这儿,王崎又看了可哈儿一眼。这位阳神阁宗师对王崎说道:“不必看我。我微调了你的心境,让你不想说谎,从而句句肺腑。这些他们都是知道的。”

    “遂古之初,算学何立?迢迢万年,何以盛之?”

    远古初期,人族尚处蒙昧,是何人立下算学?在这八万年里,算学又是如何发展的?

    “算学始于人族所需,又因人族兴而盛。”

    “请详解。”

    王崎侃侃而谈:“算学最初,不过是计数尔。人族渔猎所得,皆需计数,是以有加减乘除。而人天生十指,是以通行算学十则进一。后为描绘事物,人族又从天地万物抽象出图像,是有几何。此乃算学之始也。

    而我方才说了,算乃去蔽破玄之器。算学越明细,则‘求道之器’越锋锐,是以自由无数前辈完善算学。是以,算学又遂人族兴盛而发展。”

    可哈儿露出惊异的表情,转向陈景云:“陈掌门,这孩子道心不必问了吧,太完美了!我和我门下弟子做过很多次震心之人,可从未听说过又弟子能如他一般。”

    王崎坐在地下,心中对这位阳神阁逍遥的好感蹭蹭蹭往上涨。

    掌门啊,你要是想这位一样痛快多好!

    陈景云轻轻点头:“我自有计较。”然后又说道:“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了,你且听好。”

    王崎见他说得郑重,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所谓算学,完备乎?相容乎?可判定乎?”

    啊?王崎明显愣了一下。

    这个问题和前面两个差太多了吧!

    数学是完备的吗?是不是每个命题都能证明或证伪?

    数学是相容的吗?是否用附和逻辑的步骤和顺序,永远不会退出相矛盾的命题?

    数学是可判定的吗?是否能用一种机械的方法判定每一个命题的真伪?

    这三个问题每一个都直击数学的根本,每一个都是逻辑学领域最高深的问题!

    这种问题出现在高考性质的问心关之中?这就像让高中生来解规范场方程一样,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等一等,由于两个世界的历史已经出现分歧,哥德尔的同位体并没有出现在神州大地,所以目前来看前两个问题都是无解的……第三个问题在地球是阿兰·图灵解决的,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学到那边去,也不知道神州的机老图灵是不是解决判定问题——不对,在地球判定性问题的灵感同样来自哥德尔……

    也就是说这个纯粹是信仰问题?

    王崎心念电转,过了好一会才组织好语言:“第三问,我认为是否定的……若是算器便可解决所有算题,那还要我们算家作甚?”

    可是,前两个问题怎么编呢?我心底里的答案当然是标达“对于一个形式逻辑系统,完备性和相容性不可并存”……但是这特么太具体了好吗!要是他再给我来个“请详解”我可办不到啊!

    陈景云看着王崎为难的神色,点点头:“这三个问题都是最尖锐的算题,你也不必深究——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王崎,你和不准道人,是什么关系?”

    诶?

    诶诶?

    王崎还在错愕,嘴上却已经开口:“当过一段时间的邻居……”

    见鬼,难道这才是戏肉?

    他们果然怀疑我和不准道人有关!

    还好陈景云问的是“不准道人”而不是“海森宝”,要不然我脱口而出的恐怕就是“海森堡是我最钦佩的科学家”……你妹,这样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除此之外呢?他教过你什么?你一晋入仙院就能够解出传功殿后殿的题目,是否与不准道人有关?”

    “除了教过我下棋之外,再没有什么了。”王崎斟酌语言:“我能解出题目,与不准道人无关。”

    幸好……要是这位问的是“为什么能解出题目”……当初真是太鲁莽了……

    还好这位不懂话术……

    听了王崎的回答之后,陈景云看了看可哈儿一眼。可哈儿冲他点点头。陈景云这才说道:“好的,我们已经能够确认你和不准道人无关了。”

    王崎长舒一口气。尼玛……海老头害人啊……

    可还未等他完全放纵下来,真阐子就在他脑海里尖叫:“小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