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可恃惟我
    “所以,我不能让你进入万法门。”

    王崎方才理清自身与谪仙之间的区别,还没来得及清醒,就听得陈景云如是说道。

    少年惊异了看了陈景云一眼。大宗师表情坚定,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就是说……我这一年多的努力……算是废了?

    我这一年的所作所为,就他妈就是一个笑话?

    我明明……

    思及自身,王崎竟生出一股愤懑之意。他手忍不住往储物袋那边申去,到版图却又惊醒,以意志力强行止住冲动,手就悬在腰间,微微颤抖。

    “刚才可哈儿前辈也说了,一半一半。”过了半晌,王崎才出生询问。他声音颤抖,任谁都能听出这声音下压抑着的巨大愤怒:“若我是另一半可能……若我在二十年内踏破元神天关呢?”

    “不放弃吗?”

    “当然。”王崎站起来,眼睛直视陈景云:“怎么可能放弃。”

    看着眼前倔强的少年,邓稼轩叹了口气。心中惋惜不已。

    天资近乎妖,不下当年冯落衣,且心持完美,心智一流……这样的人物,怎么偏偏是个谪仙呢?

    景云老弟为人一根筋,不懂变通,当不会……

    孰料,陈景云竟微微叹息:“你若是能踏破元神天关,我向你道歉……另外,你若是解得希门二十三算一流的算题,或与之相当的今法名题,我给你跪下。”

    王崎哼哼冷笑两声:“有你这句话,够了。”

    说完,转身离去。

    在王崎推开门前,陈景云又说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次入门试炼,你若是能证明你比所有人都绝对优秀,你依旧可以成为万法门真传。”

    王崎也不回头,背对这位大宗师,语气带着嘲讽:“哦,还有这等好事?不是说不能然我进入万法门吗?”

    “即使你成为我才明白真传,我亦不敢让你踏足万法门山门一步。万法门身上现在压着一桩仙盟要务,不得有失。所以,仙院毕业之后再门内修炼五年的安排是没有了。但是其他的,一般真传什么待遇你就什么待遇。”

    “也不错。”王崎冷哼一声,把手搭在门上。

    “最后,我们必须把你谪仙的身份写在你的履历上……你成绩实在太好,一般情况下不将你收为真传说不过去。不把你身份昭告天下,仙盟信誉有失。另外薄家今年有弟子入学,若是不如此,大抵天下人都会以为我们是为了薄家子弟打压你——不过请放心,我们只会把你名字贴出去,不会泄露其他任何信息。这一点,请你原谅。”

    王崎听到身后有轻微响动,大约是陈景云鞠躬道歉。不知为何,他心头一酸,直接推门而出。

    苏君宇正候在门外,见王崎出来,笑嘻嘻的凑过来:“喂,兄弟,怎么样……诶!你跑什么!”

    王崎竟直接纵起身法,发足狂奔!

    苏君宇在门外叫唤了几声,想要去追赶,陈景云叫道:“君宇,进来!”

    苏君宇静茹静室,老老实实行礼:“掌门师伯,这个……”

    “王崎是谪仙。”陈景云闭着眼睛,揉揉额头,一副头疼的样子。

    “什么!?”苏君宇大惊失色。他是万法真传,仙盟下一代的核心,自然知晓“谪仙”的意义。

    “下去吧……数遍传令仙院的助教和讲师,嘴巴严实些,不要泄露了王崎根底。”挥推苏君宇之后,陈景云端起快凉了的茶,咕咚咕咚的灌下几口。

    邓稼轩摇头:“谪仙身份必须被标注出来,这是仙盟规定,你何苦尽数揽在自己身上?你最后那个命令也是为了保护他,又何必等他走了再说?”

    谪仙受制于前世,无论初期如何一心向道,一旦打破胎中之谜便会成为古修,崇力而偏执。就算再仰慕今法,在元神天关前徘徊数年之后便忍不住诱惑,结成元婴。

    而他们结成元婴之前,气息与今法修没有任何区别,乃是潜伏在今法内部的古法修。由于养生主、人世间两大阶六个境界,古法今法差别没那么明显,部分谪仙甚至还表现出不俗天分,得到门派重视。最后,那些谪仙结成元婴逃到海外时,身后只有一片狼藉。

    魔皇之乱中,也有谪仙的影子。是以,仙盟极度排斥谪仙。

    “他恨我一人,好过恨整个万法门乃至仙盟。”

    邓稼轩颇为费解:“那你又何必给他万法门身份,还立下下跪的赌约……这也不是没可能啊。”

    陈景云上演望向天花板,说道:“他若是真能让我跪,则证明他能将算学水准提升一大截……我倒还盼着能跪呢。至于给他身份的问题,感同身受罢了。”

    “不懂。”

    “我天资极差。现在修持的明珠之算,不是我提出的;殆素之法,同样不是我开出的路子。同期之人,没人相信我能踏过元神天关。”

    邓稼轩叹息:“算了,只能希望他不是谪仙……至少,他的天资不要是假的。”

    ###############################

    晋入练气中期之后,王崎法力渐长,足足跑了两个小时才觉得累了。这时,他停下来歇口气,发现自己已经跑到北坡底部的一个稀树林里。

    王崎心头恼怒,挥掌拍向身边大树:“我槽你麻痹啊!”

    合抱之木,竟应声而断,切孔平整,宛若剑气削过!

    为什么……上辈子是资历,这辈子就是身份了?

    为什么总有这种与实际水平无关的事情断我求道之路!为什么!

    王崎本来越想越愤恨,手指不知不觉间扣入树皮,直到抓下一把木屑,他才惊醒过来,心中又生出一股茫然。

    遥想当年奥本海默,因**而远离学术前沿,是否也是这般心情?

    “其实……你也不是全无可能。”真阐子言辞闪烁。

    “呵呵,老头,此话修妖再提,我打死都不会去修古法的。”

    “何必呢……谪仙之身最适合古法,修成大乘只是时间问题。”

    王崎将戒指凑到眼前,轻声说道:“第一,今法比较强,第二,我恨透古法啊喂!恨不得杀尽此世古法修的我会再去修古法?”

    况且,自家事自家清楚。他根本不是谪仙,而是穿越者,上辈子立志成为科学家的穿越者。不能踏过元神天关的难题,对他而言应该不存在。

    真阐子悠悠叹道:“也是……你天分超常,应该能够打破前人极限吧。不过,但愿你的聪敏不是来自于宿慧……”

    宿慧……宿慧……

    听了真阐子这句话,王崎蓦然惊醒:“是了……我前世自忖有些天分,可还没夸张到和一流科学家比的地步,今日我有如此表现,倒是前世积累加上今生少年锐气多些。我一心想攀得高些,越淡忘了自身积累的过程……”

    一念及此,王崎幡然醒悟:“我受着前世的惠,被前世之事拖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若是没有前世积累,我今日未必能够站在这里,去争那个真传的名额……倒不如说,我不能总依赖前世……我想当的是科学家,不是区区文抄公!”

    “我求道,不是为了别的,但在快吾志……我有比地球的理论体系,有前世打下的坚定信念,求道之路已经占了天大便宜!清者自清,待我踏破天关,狠狠的吧自己的成果摔到陈景云那家伙的脸上,不是最好!何必与他争那一时之气!”

    想到这,王崎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全新的境界,豪气顿生。他拔出刚入手的坤山剑,在树上刺出两行大字。

    横尽虚空,天象地理无一可恃而可恃者唯我。

    竖尽来劫,河图洛书无一可据而可据者皆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