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四章 法爷的风范
    王崎脑袋往后扭,脖子形成一个渗人的四十五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杀一个不赔,杀两个稳赚……这波不亏,老子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具体看向哪个人。但是,剩下的那名女子却觉得,王崎若有若无的用余光扫了自己一眼。那是漠然,是蔑视。

    这个家伙,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值得一战的敌人……他只不过是在……是在……猎杀害兽,灭除害虫!

    女子浑身发抖,忍不住放声尖叫。

    “停下,兰师妹。”剑客声音依旧沙哑,但却因剑气逸散,不再僵硬:“他绝对不是没有受伤……咳咳……”

    虽然剑客强调王崎不可能毫发无伤,但他吐血的样子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女子微微摇头,又退后几步。反倒是王崎,转过身来呵呵笑道:“说得一点也不错啊,刚才连囚雷咒都没用,我现在浑身肌肉都被电的哔哩哔哩的,很痛的——免费给你们这些听不懂的弱智解释一下,囚雷咒绝对的隔绝内外,为了借去电力,我是硬抗的。现在身子使不上劲,法力也就剩五成……哦,六七成。膝盖也痛得要命”说着,他又摸了摸肋下:“对了,这里还被那边那个拿剑的蠢货划了一下。”

    “这……这根本就是没怎么受伤……”女修不知不觉间又向后飞了几尺。

    看着对方的样子,王崎笑了笑。他真实的情况并不像表面上说得那样轻描淡写。他那一击耗尽了天歌行法力,最后已经失去了驾驭雷霆的本事,被雷霆之力反伤,浑身严重受创,脆弱的膝盖骨更是承受不了自身强大的反冲力,已经快要破碎了。至于法力,原本按照他的计算这一轮下来大概只能剩四成,说五成不过是虚张声势。

    但是,他却忘了把自己的新神通圣光纳入计算。在圣光的作用下,受创处局部新陈代谢快了数十倍,正在迅速好转。就连自身法力也在这负熵之光下迅速恢复。

    王崎与对方说话本来就不是为了吓退对方,而是装个逼多撑几秒。由于有圣光的存在,他体内法力的回复速度比过去快了无数倍,每过一秒他就能恢复一点战斗力。

    “兰师妹,别听他的……“剑客死死盯住王崎:”你若真有必胜把握,就没必要用阴谋夺人心胆。”

    王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去年护安使李子夜追击一个古法修结果战死,这证明这附近应该有古法修的据点。然后呢,你们能在神州藏这么久,估摸着也有不被人发现的手段。”

    女子冷笑:“你以为我蠢吗?”

    “不不不,大婶我是看你可怜啊。”王崎摆摆手指:“我确实没法在你们两个的联手下全身而退,但是呢,按照我现在的状态再干掉一个人不难,干掉两个人不容易。但是呢,也不是不可能。我膝盖受伤,跑不起来,又不是今法筑基,不能凭虚御空。你逃的话,生还率百分之百。”

    剑客脸色变得极为阴沉。他与那女子是近百年的老交情了,他一个瞬间就察觉出了对方的动摇。

    古法修,可交心,不可托生死。他们唯一目的就是活着,为了活下去,卖掉朋友简直再正常不过。

    “兰惠,你想一想,你就这么回去的话,会被处以怎么样的刑罚?”

    王崎吹了个口哨:“什么刑罚也比死强不是?大婶你接着想啊,我先料理了你师兄再说。”

    说完这句话后,王崎挥手一招,将坤山剑召回,然后,一抹暗红法力裹住了长剑。

    “天熵诀!”女子认出这门心法,心脏一颤。天熵诀乃是古法火属的绝对克星,熵增加温之法可以轻易烧死火行修家,熵减降温之法则可以让修炼者无惧火焰。这门心法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修摇摇晃晃后退几丈,然后缓缓远离。

    王崎深吸一口气,然后压低身体,左脚发力冲向那剑客。

    既然已经让她萌生退意了,那就索性再加一把火,让她落荒而逃!

    剑客脸上满是绝望。但当剑刃临身的一刹那,他的表情陡然狰狞起来。绝望让他发了狠,放弃一切防御举剑直劈王崎。剑客本来比王崎高些,手臂比王崎长了几寸,手中长剑也比坤山长,若是按照正常情况,先死的反而是王崎。

    王崎虽已存了死志,但是未见到关底boss之前如何肯死?他剑刃上抬,磕飞剑客长剑,喝到:“你正手无力……”

    说着,运起无常步,绕剑客身体转了半匝,一剑刺出。剑客反手回防不及,竟被王崎开了个血口子。

    “反手不精……”

    接着,又是无常步,打乱对方守势:“……步法松散,反应迟钝!”

    变招不及的剑客被削去一根小指一根无名指外加半只耳朵,连连后退。这个时候他还想反击。王崎闪身让过剑锋,一剑将剑客肩膀刺穿:“就凭你还想和我论剑?做你的美梦吧!”

    在剑客发出的绝望恸喊中,女子,落荒而逃。

    战斗结束得很快。

    几分钟,王崎瘫倒在地上。王崎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胸腹之间被剑气破开几个窟窿,血流如注。今法修剑术随着对几何、函数的研究而日趋神妙,早就把古法剑术甩下几个身位,王崎在剑术上完全就是碾压那个剑客的。这也是王崎一开始就认为对方不足为虑的原因。而仗着脱胎自天演图录的圣光,他在气力上也不比剑客弱。

    只是,要接下剑客的临死反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尽管如此,王崎还是想笑。

    果然嘛,我是法爷啊……法爷有准备和没准备就是不一样。

    这四个人单对单都略弱于赤炼血,但任意两人拿下赤炼血不成问题。四个人齐上,自己理应没有活路。但是,由于真阐子的给出的信息,他这一站赢得可是分外干脆利落。

    王崎提前算好要用的法术,最开始就靠囚雷咒这一雷属克星打了对方措手不及,再瞬间斩去四人中最强的一人,除去能够使用合击之术的一人,并且诱使剑客必杀一击放空,整个过程只用了几分钟。但就是这几分钟,形式完全倒转过来了。那四个古法修甚至没有翻盘的可能性。

    王崎笑了一阵,本想就这么躺着。可他想了想,又爬起来,一步步走向自己家的废墟。

    反正是要死的……挑个熟悉的地方吧……

    走到废墟跟前,王崎一下子跌坐在地。膝盖本来就有伤,强撑着战斗的结果就是感觉快要废了。

    王崎随手把剑插地上,然后抬头看着天上。八月十五的月亮,圆得很。

    一年多之前,自己好像就是这样坐在附近,然后项师姐就出来把我带走来着啊……

    当时我还没有找到目标,结果安安全全,现在我希望探求此世物理,却快要死了,真是……

    不过怎么说来着?这一次还真非战之罪,而是时运不济。若是自己神通大乘,又岂会被一个焚天府筑基逼死在这里?

    不幸啊……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一丝老气的声音出现在半空之中:“师弟不愧是今年仙院弟子榜首。四个废物居然拿不下一个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