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十章 元神之法
    “‘如履薄冰’是否是我有感而发……这是什么问题?”听到白泽神君的问题之后,王崎先是皱眉,继而意识到白泽神君的真正意思。

    “那我就直说吧。孩子,仙盟给你的待遇,是让你感觉如履薄冰了吗?”

    尼玛……政审不过关还特么有可能遭到**的待遇?

    王崎深吸一口气,急切的说道:“这个问题我曾和冯老师说过。我明明有真传天分却只得外门待遇,愤懑难免但怨恨……”

    白泽神君哭笑不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就问你你现在处境怎么样,如果不大好我还可以帮衬一二。虽然现在万法门话事的是陈景云那个小家伙,但是我的面子总有几分用处。”

    王崎摇头:“这倒没有。”

    自己身上暂时没法解释的东西太多,最好不要在大能眼皮底下呆着。

    阿仆那问道:“你究竟是怎么想出‘履薄冰’这个比喻的?”

    “晚辈自己是这么想的。”王崎回答道:“我等所得只道果,乃我等观世间之象而得,但我等所见,并非此世全部之象,是以谁都不能确定我们的理论是否在我们未能查知的领域也适用。求道应如履薄冰,不可太过相信脚下所踏,以免被自己的道果限制住,不能再进。”

    “另外,履薄冰时,你能够看到彼岸,却不知踏到第几步自己才安全……求道亦是,你知道自己有可能成功,但你不会知道你何时才能成功……”

    说道第二句时,王崎神色有些恍惚。

    真正的科学家,其实远比宗教信徒或是殉道者有毅力。不管是哪个教派,本质上都是在用彼岸的“利”来利诱人,只要坚持到死的那一天,信徒就成功了。但是,科学家不会知道自己何时成功,成功到什么程度、是不是真的成功。没人知道关键的数据会在哪个时间段出现,没人知道完成回归曲线积累数据得积累多久,没人知道灵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当一个求道者,确实非常考验人。

    白泽神君看着王崎的表情,疑惑道:“你有过相关经历?看你很怀念的样子?”

    “啊!这个……”王崎正想用什么话搪塞过去。白泽神君疑惑的看看四周,疑道:“这附近的气候能让湖泊冻结吗?”然后也消失不见。

    王崎叹道:“靠……原来是疑惑这个……”

    白泽神君阿仆那一步跨至万法门,而他的部分意识却遁入算器之中。

    这个幻境是一个茶室,里面只有一张矮几,两个蒲团,苍生国手冯落衣已经等在这里了。见到白泽神君,冯落衣问候道:“白泽前辈,多谢。”

    “我不明白。”白泽神君说话很直接:“你为什么要我隐瞒那小子神通的真相?那圣光可不是命之炎的下位神通,那根本就是命之炎的变种!”

    方才白泽神君检查王崎体内,发现异常的时候,冯落衣就依靠白泽神君的随身算器给白泽神君传讯看,让他隐瞒一些事情。

    冯落衣点点头:“我也看出来了。”

    白泽神君皱眉:“既然如此,让他直接回万法门也不是不行吧?命之炎乃是元神之法,足以洗去他的谪仙嫌疑吧?”

    元神之法,可以作为根本修出元神的法度。

    由于加权值是根据法术的实际效果来判定的。元神之法皆是复杂的、蕴含高级定理的法度,但其加权值未必很高,但是加权值在八以上的神通基本上都是元神之法。

    冯落衣摇头:“你也知道天演图录的特殊之处。天演,由天之演化,不是全完可控。那小子的命之炎是他与邪魔斗战时自然催生的,小子本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圣光威能尚不足命之炎百一,如何能够让其他敌视者信服?”

    “至少他有机会成就元神。”

    “这话还是等那小子吃透命之炎再说吧。”冯落衣说道:“而且这也与阳神阁有关。”

    白泽神君突然问道:“冯小子,你是不是静极思动,又想收个徒弟了?”

    冯落衣笑道:“有几分意思。”

    白泽神君很不礼貌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你小子会教徒弟吗?”

    冯落衣老实摇头:“不大会,也确实没有前辈把弟子当儿子养的细心,但那孩子目前出彩的领域的算学逻辑和概率。这个确实是我比较合适。”

    “一般人可跟不上你。”

    “他也不说一般人。”冯落衣道:“前辈怎么看他?”

    “比我当年强多了。”老者看上去很快活。他性子古怪,一定要争同辈修士当中的头名,却从来不吝于称赞晚辈:“而且他心气看起来很高。从他转述的战斗过程来看,他现在还属于全面发展的地步,选择联系的刀法也都是非常基础,但应用广泛的那一类。这种路线,我想应该是瞄准了一些高难度的术法,不想现在的修行和以后起冲突。”

    若是王崎在这儿,绝对会赞叹白泽神君慧眼如炬。白泽真阵斩的刀理脱胎自行列式,和叵测身法的矩阵算法相通;雷音合弦刀法源自傅里叶展开,可以化入缥缈无定云剑;无常步是风格上和叵测身法最接近的步法……按照他原本的预计,他记忆安安心心的花上几年解析不准道人的手稿,然后把这两门绝世神通和自己原本的战斗方式衔接在一起。

    冯落衣点点头:“好了,不说他了。那个筑基修士杨子平口供出来了。”

    白泽神君笑道:“我用相宇穿游将他送到那边也好久了,阳神阁的炼虚修士亲自伺候,也应该招了。只可惜,你的‘神瘟咒法’还不完全,不然我就可以直接审讯了。”

    白泽神君并没有将压迫受到袖子里,而是直接用相宇穿游将这个活口送到刑讯室,那里有善于玩弄魂魄的阳神阁修士,而写还是会命之炎的那种,绝对可以在被审讯者不死亡的情况下玩出许多花样。

    冯落衣也很遗憾:“神瘟咒法还不完善,搞不好一下子就把人变成傻子,脑子里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了。”

    “结果呢?”

    冯落衣郑重道:“很严重。”

    ————————————————————————————

    关于冯老师其实不会教徒弟——我在闲话里提到过,冯老师思维过程没有学生跟得上。

    关于白泽神君拿弟子当儿子——拉普拉斯原话来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