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十四章 盛名之下
    在冯家住了一晚之后,王崎就被冯守记带到一个大厅,会见冯家的家主,冯落衣的次子冯祥伦。

    对于这个次子,王崎还是很好奇的。地球与神州那奇葩的对应关系确实也包括诸多大能的人际关系。只不过,这些关系都被奇妙的修正了,看起来显得比较合乎逻辑。

    在地球的历史里,冯诺依曼只有一个女儿,然后再五十三岁那一年就早早的去世了。可自己这位冯老师是货真价实的逍遥,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病能够让他早逝——不过话又说回来,几百岁的冯落衣现在去世也不能算英年早逝了。而几百岁的老男人,又不是禁欲清修的苦修士,有几个子女似乎才符合逻辑。

    冯落衣次子冯祥伦声名不似他的父亲那样显赫。在见到这位大宗师之前,王崎甚至还不知道有这一号人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对与自己同一领域的同行,科学家不说了如指掌,起码要知道大部分人的名字、或是有个大致的印象,修士也是如此。就算有不喜欢暴露在人前的修士,最多也就隐瞒自己的相貌。

    王崎为了考进万法门,在数学方面着实下过一番苦工。只要不是对方研究的问题太偏门,他都应该知道对方才对。

    冯祥伦只有三百多岁。这对于一个大宗师来说,连中年都算不上。可是光从外貌上看,冯祥伦甚至比冯落衣还要苍老。他眼窝深陷,厚重的黑眼圈像是乌青一般。王崎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就打了个突。他分明感觉到冯祥伦身上的一股颓意。

    王崎走进前厅的时候,冯祥伦和几个冯家子弟已经在厅里等候多时了。看到王崎,冯祥伦那僵尸一般的面容上挤出一丝惨淡笑容,说道:“贵客到了啊。小兄弟昨晚休息的可好?”

    王崎笑道:“多谢招待,在下很久没睡过这么软和的床铺了。”

    “那就好。”冯祥伦指着面前的桌子:“小兄弟是为家父送信的贵客,我可不能失了礼数。先用早膳,那件事情我们用过膳再谈。”

    王崎自无不可。虽然能够辟谷,但腹中空洞并不是一种舒适的感觉。

    与想象中的奢侈不同,冯家的早餐清淡而精致。每人一碗白嫩爽滑的豆腐脑,王崎面前的作料还有两份,一份是香油、紫菜、虾皮、榨菜、酱汤,另一份则是蜂蜜、果脯。另外还有四根炸得酥松的油条,半个红心咸蛋,还有烫干丝、腐儒等几样小菜。

    王崎把蜂蜜和果脯倒入豆腐脑里,然后用汤匙慢慢的搅动。在这回功夫里,他又看了冯祥伦一眼。冯祥伦在吃饭的时候依旧面无表情,仿佛是在嚼蜡。

    这一家子真是……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冯家众人吃饭的时候都没什么话,气氛有些压抑。幸好他们吃得足够快。等到王崎吃完的时候,大部分冯氏子弟都已经离开大厅了。

    冯守记吩咐佣人收拾碗筷,然后对王崎低声说道:“家父有些怪异,还望小兄弟你多多担待。”

    额……这位老人家有什么不妥你倒是说清楚啊……

    看着冯祥伦苍老的身影,王崎突然紧张起来。

    过了半晌,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阵深呼吸的声音。王崎本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下意识的惜昂要镇静下来,可很快他就发现,呼吸隐隐有些散乱的居然是面前的这位大宗师冯祥伦!

    “见笑了。”末了,冯祥伦冲王崎挤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吓得王崎差点站起来。接着,冯祥伦向王崎伸出手,说道:“家父那封信,还请小兄弟拿过来吧。”

    王崎从储物袋中取出冯落衣的家书。冯祥伦用法力将之射到手中之后,手颤抖了一下。他有些哆嗦的抽出书信,又深呼吸了三次才读下去。而读的时候,冯祥伦一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待到他把信反复读了四遍之后,才将之贴身收好。

    接着,就是诡异的沉默。

    这份莫名的尴尬感是这么回事?

    看着失态的大宗师,王崎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在王崎开始觉得如坐针毡的时候,冯祥伦才开口道:“小兄弟,见笑了。”

    “额,前辈这是怎么回事?”王崎疑惑道:“若是思念亲人,借助算器的话见到冯老师一面不会很难,你们父子二人又何苦……”

    冯祥伦苦笑:“这是我的心魔。”见王崎还是一幅疑惑不解的样子,冯祥伦解释道:“家父让你来送信,说明你不是外人……你想要听一听缘由吗?”

    王崎虽然有些八卦的心思,但还是推辞道:“若是涉及默写不愿触及的旧事,前辈不必勉强。”

    冯祥伦摇摇头,问道:“你好算学吗?有多嗜好?”

    王崎皱眉:“虽不敢说为之殉道,但我还是喜爱的。”

    冯祥伦叹息道:“我也是。我自幼就喜好算学,当年也是小有薄名,当时,我也曾想过要解开所有他人解不开之算题。而且对于父亲专注于实技这一块,我当时也是很瞧不起的,觉得要做就要做到最后,在算理上开宗立派,然后算理对应的实技也能大包大揽——换言之,我想要当一个比父亲还要了不起的算家。”

    王崎皱了皱眉。冯落衣的算学是当世一流,比他强……

    冯祥伦也看到了王崎的表情,笑道:“很可笑对吧……年少轻狂的轻狂想法,现在不值一提了。因为我真个开始研究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原来是个蠢材啊。”

    冯祥伦呵呵笑道,似乎是在谈论笑话。可王崎没有笑。

    “当初为了让人觉得我不是托庇于父亲威名下的小鬼,我特意选了一个父亲没怎么涉足的领域,拓扑和几何。和很快我就发现了,我想破脑袋也解不开的题目,父亲只用稍作思索就可以解开,根本不值一提……”

    “何苦呢。”王崎看着冯祥伦,叹息道:“冯老师乃是神州巅顶,全神州也没几个算家比他更强。若是以冯老师作为算家的标准,神州多少算学名家都可以算是废物?”

    “可我是父亲的儿子。”冯祥伦惨笑到:“苍生国手以天才而闻名,他的儿子,又岂能是废物?”

    “说到底,我就不该喜好算学的吧?我若不喜算学,就不会踏入与父亲相同的领域。若我不当算家,当个普普通通的求道之人,也当有轻松惬意的一生吧?”冯祥伦用空洞的眼睛看着王崎:“小兄弟,你若是真的喜欢算学,那么还是不要拜入家父门下的好……”

    王崎心下了然。这就是宫崎骏和宫崎吾朗的数学版嘛。

    被父母赫赫盛名压倒的子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