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九十章 星海彼端
    此时,太阳刚刚落山,星河初显,可万法门神京外门已经万籁俱静。

    这倒不是神京驻地的弟子们睡得早或是晚上都在修行。他们都是恨不得夜夜笙歌的“豪放派”,上午做事,下午练功,晚上不high到子时都舍不得睡觉的——活脱脱就是二十一世纪白领阶级的生活节奏。

    虽然神州披着中国古代的皮,但经济基础早就脱离“小亚细亚生产模式”的程度了。仙道的技术革命没有直接冲击平民的生活,却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人道的方方面面。至少从消费模式上来看,这里和二十一世纪的地球还是很相似的。

    而“科研人员”、也就是今法修士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无限拔高了。这些外门弟子只是研究界的底层,但是绝对是高收入人群。他们确实有夜夜笙歌的本钱。

    只是,这种本钱也就是白领阶级而已。要是遇上世界顶级富豪,这点本钱就不够拿出来显摆了。

    尤其是这位富豪看起来在思考人生的时候,这些白领就更不好意思high了。

    《万法选辑》虽然是筑基期弟子让梁锦去买的,但是那些练气期弟子也买了一本传着看。王崎在修改论文期间也不是没有和同门交流过,因此看到《万法选辑》上的“头版”论文还有算主的评价,整个神京驻地都沸腾了。然后,就有好事者去万仙幻境兑换论文。在这一过程当中,他们很顺利的查到了王崎的真实身份。

    万法门,真传。

    这下王崎给他们的感觉就不是惊吓而是惊恐了。

    古法等级森严是因为晋级困难,练气晋升筑基的比例都接近一百比一,筑基晋升金丹也是如此。但是,随着对修炼体系的更新,现在还不至于人人有功练但是只要能踏上修行路的百分之百可以成为金丹。

    但是,元神天关依旧是天关,现在还没有简化版的元神之路。

    而五绝门派和一流大派的真传弟子,往往意味着拥有短时间内冲破天关的才能。

    当初陈景云说的“二十年内,元神天关”也正是优秀真传的标准时间。

    二十年啊,想想那时,自己有没有金丹呢?

    望着在屋顶上发呆的王崎,莫真真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

    她手上拿着一道算题,本来是想去请教王崎的。王崎之前展现出的算学水平高出众人一大截,有空的话也不吝啬于指点他人——按照王崎自己的说法,帮学渣解题是当学霸的乐趣之一。在知道王崎的身份之后,和王崎已经很熟稔的她很高兴的拿出困扰自己很久的算题来找王崎,但是看到王崎的样子,她反而不敢上前了。

    万一王师兄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这样贸然上前会不会……

    就在莫真真忐忑的时候,一个人在背后推了她一下:“莫师妹,你也是来问问题的吗?”

    “皇甫师兄啊。”莫真真转过身来打招呼。在神京驻地的几名筑基期外门弟子当中,皇甫涟的身段放得最低,莫真真和他也比较熟。

    这时,莫真真注意到皇甫涟的用词:“也?”

    皇甫涟苦笑:“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问题,然后,额,怎么说呢,刘师叔研究的方向和我完全不一样,其他也没几个搞拓扑的。听说真传弟子的理论水平远超修为,所以我想去交流一下。”

    莫真真问道:“为什么不去呢?”

    “不敢啊……”皇甫涟看了屋顶一眼:“万一他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问题呢?”

    莫真真突然来了兴趣,问道:“皇甫师兄,你说王师兄的水平,究竟有多高?”

    “很难形容。”皇甫涟摸下巴:“你看过他的论文了吗?”

    “我兑换了一篇的。”莫真真表情复杂:“其中一些片段我还听王师兄反复提到过,但是就是看不懂。”

    王崎曾有六七天的时间呆在万法门修改论文。这段时间里,他就连吃饭走路都在念叨这篇论文。

    皇甫涟爽快的承认道:“其实我也没看明白,但是刘师叔知道一点。他说,王崎这篇论文就是‘算中算’。”

    “算中算?”

    “研究算学的算学,算学之中最根本的领域。”皇甫奇长呼一口气,似乎想把堆积的震惊之感尽数吐出:“这个领域的算学可以解释全部的算学,囊括全部的算学。顶尖的算家多少回涉及这个领域。”

    莫真真目光迷离:“那到底是怎么样的境界啊……”

    “很厉害。”皇甫涟想了一些词语,但仍旧只能用这个最简单的形容词。

    然后,皇甫涟换了个话题:“王……师兄这样,多久了?”

    “旁晚回来就一直在这样沉思,快两个时辰了。”

    皇甫涟寻思:“两个时辰啊……该灵光一闪那早该闪了。估计不怎么怕打搅了。不管怎么样我得问问他。”

    莫真真迟疑:“这样不好吧?”

    “修行最大。”皇甫涟的理由有力得让人无言以对。他纵身一跃,跳到房顶上去。莫真真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皇甫涟说得不假,天大地大,自己的修行最大。

    王崎听到身边的响动,转过头去卡呢两个人一眼,然后又一言不发的望向天空。

    皇甫涟见王崎没有直接赶人,便在他身边坐下,问道:“王……师兄,你在想什么呢?”

    王崎笑了笑,说道:“再怎么说也是你入门早些,年纪也比较大,叫师弟吧。师兄听着怪别扭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皇甫涟也觉得叫一个半大孩子“师兄”别扭。他笑道:“师弟你在想什么呢?新算题?还是算中算?”

    王崎摇头:“与算学无关的。”

    “那是天物流转之道?”

    “也不是。”王崎仰望星空,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星海的彼端,到底有什么?”

    皇甫涟觉得很古怪。思考能够摇动魂魄、带动法力运转,但不是任何思考有能够帮助人修炼得,还得与自身修法契合才行。就比如说万法门的心法,那就只有思考算学才能带动修为。

    所以他一向觉得,“星海彼端什么样”这种既无解又烧脑的思考费时费力,很没意义。

    反倒是莫真真觉得,王崎说“星海彼端”四个字时的空灵眼眸、迷离神情真是,帅爆了。

    ————————————————————————

    昨日起点大姨妈,真是不好意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