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 《伤心者》
    陈由嘉今天早上心情看上去很不错。或许是因为今天早点的味道格外好吧,他的嘴角绝倒隐现一丝笑意。

    她面前有一大堆光幕,那都是辰风积累下的研究数据。根据辰风的耍法,他已经从史书和仙盟数百年的各项政令中总结出了几个关于人道的大致规律,但是缺乏严格的算学证明,甚至还不能说那些数据具有统计学意义。

    这对研究者来说真是一个要命的事情。

    而辰风自己的算学并不优秀,还做不到这么高级的事情。所以这部分任务就得交由陈由嘉来完成。

    尽管并不明白自己运算的数据有什么意义,但是陈由嘉还是很喜欢这份从混乱中寻找秩序的感觉。

    看着一个混沌不明的系统在自己的努力下逐渐变得井井有条,对于算家来说就是莫大的享受。如果要陈由嘉来比喻,那么这种感觉就像是三伏天咽下一口冰镇得恰到好处的果露一样。

    不过这份一个人的享受很快就被打破了。

    辰风领着那个嬉皮笑脸的小子进到书房的时候,陈由嘉就觉得有些头疼。

    “哟,师妹,又见面了。”

    陈由嘉翻了个白眼:“叫师姐。”

    王崎笑嘻嘻的坐到她对面:“我听辰风说了,你进仙院的时候年纪小,实际年龄比我还小,叫‘姐’显老。”

    “这是尊重。”

    辰风止住二人的争执:“总之,由嘉,以后王崎就和你一个组了,你们一起工作。”

    陈由嘉偏过脸:“为什么不去那边?”

    “额……那边是研究神经和魂魄的,主要是实验啊。”辰风为难:“只有这一块是涉及大量算学的……”

    “那就分一个研究组,或者让他去处理数据。”

    王崎怒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处理数据的?”

    “搞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还不如去处理数据。”陈由嘉扬扬手上的草稿纸:“至少我在线做的东西比你有用一百倍。”

    “玄之又玄?机老用什么构建算器的?苍生国手又是如何构建万仙幻境的?”

    辰风再次分开二人:“停一下啊——由嘉,不是我说,人道这一块就你们两个人在搞,我开两个小组不是浪费吗?有什么你们两个人商量总比一个人搞要好吧?”

    回应辰风的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办不到!”

    “这不是很合拍吗?”辰风苦笑:“想一想吧,你们现在做的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作啊!”

    “最伟大?”王崎斜眼。

    陈由嘉沉默不语。

    辰风大感受挫:“你们就不能对自己东家有点信心?”

    王崎摇头:“不东家,我对你很有信心。可是……”他指着自己:“我对我自己更有信心啊!”

    陈由嘉道:“我在这些数据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算君在函数当中已经做出了一些研究,但是我看到了更深远的部分——这将改变算学。”

    王崎不服气的看了陈由嘉一眼:“我的研究是在算主的思路上推进的——这将重铸整个现有的算学体系。”

    “有什么用呢?”陈由嘉目光清冷:“或许在算器方面有些用吧。但是我看不到。”

    王崎本于反唇相讥,但是念头一转,一套更好的说辞却从他嘴里冒了出来:“或许吧。但我觉得,对有一些东西是不应该过多地讲求回报的,你不应该要求它们长出漂亮的叶子和花来,因为它们是根。”

    陈由嘉不屑一顾:“玄学家的诡辩。”

    “永远不会干涸的灵池,元灵气环境下的永动机——灵神殿和焚天府的先辈们在这两个愚蠢的项目上虚掷了近千年的时光,也许我们可以说这只是一些愚蠢的人,可是正是这些人的探索才最终让我们认识了灵转四律、焚天三法。他们虽然没能告诉后人应当走哪能条路,但却指明了其中的某些路是死路。”

    “你说这些是诡……”

    王崎强硬的打断了陈由嘉:“所以我要说,即使万法门某些前辈的理论在今天仍然被证明是无用的,我们依然应当对他们表示敬意。因为他们曾经尽力求索过,这就够了。因为我知道,有很长一串名字,每一个都是那么伤心。”

    “五万年前,几何魔君的弟子洛黎武前辈求出了全部的圆锥曲线,然后一千八百年前,玄星观星轨法王开谱乐才将其应用于行星轨道理论

    本门前辈伽罗华与与穷困潦倒之际创立群论,近千年后年后获得物理应用。

    白泽神君弟子完善的矩阵算法在六百年后才应用于缥缈之道。

    罗切肤前辈创出非欧几何,而对这个体系实际应用的探求贯穿了算王高嗣最辉煌的岁月,但一无所获。直到闵可夫前辈将之教授给太一天尊后,这种毫无作用的理论以及由其发展而来的张量分析才成为天物流转之道的核心部分……”

    望着如鲠在喉的陈由嘉,王崎满意的点点头:“看,你沉默了。你也应该保持沉默——为了这些伤心的名字,也应该为了这些名字背后那沉寂千万年的寂寞时光。”

    “事实已经一次又一次的为那些伤心之人辩护。”

    对于室内的沉默反应,王崎非常满意。

    nice,nice。经过这么一通话,这丫头估计不会来找我麻烦了……理论数学家如何在这样的争论当中播到应用数学家呢?当然是卖情怀啊!可以一直卖到6呢!

    王崎也觉得自己得对得起辰风给得薪水。但是呢,向陈由嘉服软搁置争议?开玩笑呢,当然是一次打服……

    “咣”的一声。那是椅子倒下的声音。

    陈由嘉面色发白,小小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发出急促的呼吸声。少女眼角带泪,盯着王崎看了一会,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书房。

    “她这是怎么了?”王崎不解:“就算她是死忠的应用算理派最多也就是大方承认不应该轻视我们理论派然后再……额,她是应用算理派?”

    辰风看着陈景云留下的草稿纸:“你也看到了啊。她的理想是苍生国手冯落衣那一档。”

    冯落衣,应用算理之第一人。

    “额……陈掌门的女儿,理想是应用算学?”

    明珠算,或者说哥德巴赫猜想,是典型的理论数学。

    “所以她和陈掌门的关系没你想得那么好。”辰风认真的说道:“六月她听说你和陈掌门起争执之后,评价是说你‘干得漂亮’。”

    王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我不会动摇了她和她父亲对抗的念头吧?”

    ——————————————————————————————————

    何夕《伤心者》,刘慈欣《乡村教师》,您在科幻圈子提升逼格的不二之选……好吧已经两个了。应该说不三之选?

    《伤心者》是我读过的写得最好的短篇科幻之二,一个全程带泪的悲剧。没有高大上的技术没有激光枪buibuibui。主线就是一个理论派数学家的辛酸历程,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明,也只有一百五十年后数学家永远也看不到的纪念。

    在地球这个理论飞速发展的今天,这样的悲剧其实已经很少了,很多数学上的突破都可以用到计算机科学里理论物理当中。但是在物理理论发展困难的神州,这样的悲剧或许正在进行?万法门的修士应该会感同身受吧。或许,这就是陈由嘉飙泪的原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