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适者淘汰【求推荐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适者淘汰【求推荐票】

    最终,辰风亲自动身将陈由嘉劝了回来。

    王崎惴惴不安的斜眼偷看陈由嘉。他有些后悔用情怀击败对方了。无论是数学家还是别的什么,总是卖情怀真的很无耻,逼哭女孩子就显得更无耻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辰风用自己的神通抹去了陈由嘉的记忆,少女坐回王崎对面的时候神色如常。而且王崎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和陈由嘉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稍微消失了一点。

    王崎一开始觉得这是自己不会读气氛造成的误判,但是陈由嘉确实没有和他继续争执下去的意思了。这让王崎很是欣慰,因为这样他剁手就对得起辰风付的薪水了。

    陈由嘉看着王崎,问道:“我父亲,让你觉得很委屈吗?”

    在旁人听来,那个伤心者的故事简直就是怨气冲天,没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气势还真写不出来。

    王崎呐呐说道:“其实这是我编的话本传奇……里面就有这么一句话,不是有感而发——你别介意啊。”

    “你还会这个?”

    王崎无奈笑道:“你要问我干什么用,拿我只能说哄女孩子的。”

    陈由嘉眼神迷离:“你和薄家师妹打得挺火热的啊。”

    王崎这才想起,在这个世界搞理论的都是高阶修士,属于统治阶层。能对这个故事起共鸣的,也只有数学家。

    数学家,女孩子。这两个关键词能搜索出的姓名真不多,和王崎认识的就更少了。

    尤其是据王崎所知,他和薄筱雅貌似还是绯闻关系。

    王崎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有必要维护一下自家师妹的清白声誉——找到一个心无杂念和你一起搞研究的不容易,要是顶着谣言让大家都不开心就不好了。于是王崎看向薄筱雅,说道:“我没给薄师妹说过这个故事。”

    陈由嘉理解的点点头:“抱歉,提前听了……你看我做什么?”

    王崎说得很认真:“为你写的。”

    “别开玩笑了,我们认识才几天?”陈由嘉一脸难以置信:“虽然我不大懂风花雪月之事,但至少知道写故事很难的。”

    “古有诗仙,传闻斗酒功夫就能作诗百篇……”王崎搜肠刮肚的组织理由:”文思就是这样非线性的东西,来了的话挡也挡不住。“

    陈由嘉受到了会心一击,原本就很票连的眼睛都快瞪出漫画比例了。在他视野的边缘,辰风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然后偷偷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家伙根本就是满口谎言……为了泡妞还真是拼啊,兄弟。

    为了避免陈由嘉陷入混乱,导致好不容易重新开始的会议再次崩盘,辰风清了清嗓子,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来:“看来你们两个是达成了共识嘛,这很好,很好。那么咱们还是把话题说回我们的事业——最伟大的事业。”

    “我以为我们研究‘道德’最重要的目标是让你的幻术能够更好的撬开别人的心房。”陈由嘉依旧有话直说。

    “不不不,这你就错了,由嘉。”辰风得意的说道:“虽然我只能应用到这一步,但是呢,‘人道’在整个人族之中能发挥的意义更大。”

    王崎有些兴趣:“能指导行政,国泰民安,我觉得还挺有用的。”

    “可不止这些。”辰风依旧摇头:“人道,乃人族的演化之道。摸索人道,就是为人族未来拼荆斩棘!”

    王崎有些疑惑:“演化之道?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可是人族互相扶持的信念已经让这一条失效了吧?”

    “,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六万年前人族开疆扩土是留下的信念。虽然因为古法的存在,其后数万年都是赤裸裸的人吃人社会,但这条理想终究是被记了下来。

    辰风摇摇头:“所以说啊,你对生灵之道的认识很不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非常原始的天演论了。真正的生灵圈、掠食链里是不存在‘适者生存’的。只有‘不适者’淘汰。”

    “这和适者生存有区别吗?”

    辰风突然闪电般探出自己的右脚,用力踢向王崎。王崎急忙后退,可膝盖仍免不了被对方脚尖扫中。王崎痛的大喊:“辰风你什么意思?”

    “人类膝盖就是典型的进化失败产物。”辰风向王崎解释:“它复杂过头了。人类作为陆生的跖行生灵,对膝盖活动幅度的要求其实很低,这么低的要求根本用不上这么复杂的骨骼结构。你也知道,越是精密的结构就越是容易出问题,而膝盖偏偏又是人身承受压力最大的部位之一——这膝盖简直就像是为了受伤才长出来一样。”

    “另外还有喉返神经——这个控制人身呼吸的神经居然不是直接连接迷走神经和咽喉部肌肉,而是绕远路在心脏周围长一圈之后再连接受咽喉肌肉。”

    陈由嘉说道:“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现象。演化源自于突变,而这个突变往往不是往最优解走,而是仅仅满足最低要求的‘满意解’——这个突变现象可以用算君对函数‘分歧’的研究建模……”

    王崎诧异的看了陈由嘉一眼。

    这家伙的天分也不是盖的啊。若是告诉和她一起研究“三体问题”,说不定能够提前把混沌数学搞出来?

    辰风继续解释道:“演化的道路永远是‘不适者淘汰’,只要不利到影响生娃,任何负面的血脉都可能留存下来。这在任何一个种族都是适用的。我们人族最大的优势是大脑,是先天灵智,是伪社会性带来的分工合作,维护孤儿、残疾人之类的弱势者并不是违反天演之道的》”

    “而我的另外一目标,就是想通过研究人道秩序,探索出人族的演化之道!”

    王崎有些感动——一个有理想的科学家总是很容易让人感动的。他鼓鼓掌,说道:“东家,能参与这个项目我很开心。”

    尤其是我可以肯定它能让我合理的抛出混沌理论和社会科学。

    辰风点点头,看了下时间,说道:“不管如何,在这儿请你们搁置一下争议——现在我要去跟进那边的实证了,你们接着处理数据。千万别吵起来啊。”

    辰风走了之后,王崎又开始有些紧张。可陈由嘉很快就进入状态。一时间,书房里就只剩纸和笔摩擦的沙沙声。

    王崎疑神疑鬼了片刻,然后笑了笑,也拿起纸币准备工作。就在这时,他听到陈由嘉问:“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能够写一份完整的给我吗?”

    ——————————————————————————————————

    怎么用文艺的手段去泡一个有些宅属性的理工科少女呢?

    科幻故事说不定比诗词歌赋更有用?

    总之,二人的关系已经破冰啦啦啦啦。

    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