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笛卡尔剧场
    呼——吸——呼——吸——

    放松肌肉,放松精神,放空心灵,自封五听,让心灵沉静于一片死寂当中。

    然后,找一点什么东西来思考。

    这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状况。王崎在思考,但是却不知道应该思考什么。

    奇怪……

    这个情绪在王崎心里出现,然后逐渐的膨大。以这种情绪为核心的思考开始了。

    最终,王崎“想”出了一句话

    这还真是奇怪的状态啊……

    王崎这么想着,然后意识被猛烈的弹出那片黑暗,重新回到肉体之中。

    王崎摇头叹息:“还是不行。”

    这是他修炼辰风送与的锻魂法的第三天。

    正如辰风所说,这个锻魂法在各方面都很普通。它上手不快,也不能是魂魄变得坚如铜墙铁壁,不惧神魂攻击,也不能让人经李荣培,不眠不休也不会疲倦。

    它唯一的特点就是壮大魂魄力量。除此之外,不对对魂魄造成任何影响——它甚至不会富余魂魄任何特殊性质。因为,它的兼容性非常高。就算是王崎这种兼修了无数心法的怪胎也可以修行,而且不用为了它而再去调整自己的修行体系。

    王崎才修炼了三天,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开始饱满,身体中有有不同于法力的力量在积累。

    王崎睁开眼睛,发现辰风和陈由嘉正对坐着喝茶。陈由嘉没喝一口茶就会从桌子上拿起一块茶点塞嘴里。而辰风只是目光怪异的看着王崎,完全忘了自己手上茶杯的存在。

    王崎不客气的从陈由嘉面前抢下一块茶点,然后问道:“怎么了?”

    辰风摇头:“没什么,我只是第一次见到对《曲间集》这门锻魂法上手这么快的。”

    王崎有些奇怪:“又不是观想风花雪月,为何取这么文艺的名字?”

    而且好有逼格有木有!除了《天歌行》我就没见过更文艺的名字了!

    辰风斟酌了一下,问道:“你知道‘灵宝’一词的含义对吧?在人心之论中,它一般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意识到,可以把握住的‘我’。”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灵宝’或者‘我’是怎么来的?”

    王崎回答道:“我个人更倾向于这样的解释——灵犀以负熵的形式组合成有机整体,但是具体怎么组合我也不清楚。”

    辰风伸出一只手指:“那么来听听我的观点好了。思维,你的思维,以及其他任何思维,实际上都是那些相互竞争的神经子功能以及魂魄功能的综合。它并不是一个单一层面的概念,而是复合而成的东西。”

    “这里面或许还有‘元始’‘道德’的部分。”王崎说道。

    “我知道,这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辰风手向下压了一下:“那么,那一部分是‘灵宝’呢?万法门的天位之魔笛可儿前辈倒是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说法——这件‘灵宝’,乃是储物之用的,它内里完全是空的,无关记忆,无关知识。构成‘性’的灵犀,不过是按照台本在里面唱曲的戏班。”

    王崎皱眉。类似的理论他好像在地球听过,但具体就是想不起来。

    这其实是哲学和心理学上非常有名的一个概念,笛卡尔剧场——一间意识和思考的屋子。正是在这个剧场里,进行某一思考所必须的不同线索都聚集起来、相互结合并以恰当的方式发生转变。这个剧场是身心二元论的遗迹,在王崎的时代,这种论调已经为现代哲学仪器,但它仍然微妙地根植于人类对意识的思考里——人类的思考模式使大脑先天性的愿意相信笛卡尔剧场的存在。

    但很快,王崎就想明白了辰风提到这个哲学理论的目的。他问道:“我刚才似乎忘了自己学过的知识,忘了目的什么的……无关记忆,无关情绪?”

    “正是因为这种思考模式和那个‘戏班’的理论很像,所以这个才叫《曲间集》的。”辰风说道:“这和原始的冥想法很相似,压抑大脑的思考,强迫魂魄活跃,只不过这个更加极端,它直接关闭了部分大脑的功能,使你只能以魂魄思考。”

    “那以往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魂魄并不承担‘记忆’这一职能,因为它不稳定,不适合进行记忆。由于平日里魂魄和大脑之间互动很多,所以很多记忆魂魄里也有备份,但是一旦立体,魂魄就会大量丢失记忆。这一点上只有在元婴或元神之后才会改变。”辰风解释道:“记忆是大脑完成的,这一点上大多数妖族都一样。没脑子的低级生灵以及脑子太小的昆虫一类生灵则一开始就是靠魂魄进行记忆——这致使他们难以开灵,但是一旦开灵魂魄就无比强大。”

    原来将刀锋女王设定成精神力高手是有科学根据的吗……

    王崎先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开始思考另一个像是哲学问题的问题。

    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上一个宇宙的物理规律根本不允许“魂魄”存在,而神州的理论有证明魂魄这种器官并不适合保存记忆。

    所以,自己肯定不是“魂穿”来到神州的。

    难道自己其实真的是神州本土居民,然后得到了地球科学家的记忆,结果“王崎的笛卡尔剧场”里全部都是地球科学家的剧目,导致了自己的认知错误?

    王崎音乐有些头疼。这好像又趋向纯粹的哲学诡辩了。

    辰风见他思考得很很认真,于是问道:“既然给你解释了原理,那么你也应该有点头绪了吧?关于你为什么对这个上手这么快。”

    王崎现在已经明白这篇锻魂法的真正原理了——清空笛卡尔剧场,然后自己“编写”剧目,提升那个“编写者”的“能力”。

    类似的思考其实他是进行过的——在大白村,他被熵增邪魔搅乱魂魄,记忆一片混乱,无法作为倚仗。那时,他就是靠着最后一点清明重塑逻辑。

    这和《曲间集》的思路实在太像了。

    正是因为有过一次经验,所以他才能够这么快就上手。

    看着辰风好奇的目光,王崎苦笑这摇头。这件事是仙盟机密,乱说会引来逍遥级存在灭口,他还真不能说。

    辰风看看天色:“好了,午休结束了。你跟我去实证部做半小时的实证,接着再回来和师妹一起处理数据。”

    王崎闻言发出一声悲鸣:“东家,你扣我一点月俸吧……我真的不想做实证啊!尤其是生灵之道的!”

    “你之前预支了一笔,现在别想提这种要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