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二十章 宣战榜文?已阅,狗屁不通

第一百二十章 宣战榜文?已阅,狗屁不通

    《论算学基础的新进展》,这实在是一个大而空的论文题目。《**领域的新进展/最新成果/新技术的应用/新见解》这类论文通常都是察些资料、复制粘贴在加一些自己的看法拼出来的粗制滥造的文章——称论文都有些勉强。地球学术界的大期刊都是不稀罕登的。

    但是,若是大能来写,那就不一样了。

    一个真正的学神就算写的是综述,是文献性质的论文,那也是决定学科发展,高度展望未来的东西,极具指导意义。

    算君庞家莱显然就是这么一个人物。

    皇甫涟说道:“这是刚刚出来的论文,《万法选辑》除了一期特刊,收录了包括你的论文在内,连宗离宗最近几十年的全部交锋记录!”

    “你的那一篇,这一篇,还有算主的另一篇,是最前面三篇!”

    王崎一瞬间就预感到了即将接踵而至的麻烦:“真的是……这下我就直接身处风暴的中央了嘛!”

    “飓风的中央往往风平浪静。”陈由嘉走过来说道:“你若是不多事没有人会找你麻烦。”

    王崎摇摇头,开始阅读庞家莱的这篇论文。

    皇甫涟忍不住说道:“师弟你千万别生气啊,也别觉得沮丧……那个理念不同就是这样的。”

    辰风也凑过来,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算君推翻了你的上一篇论文?”

    “不,没有,那个证明过程我觉得还是很完美很缜密的,算君不可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

    陈由嘉嘴角微微上扬:“可是南方那边还有‘毛蛋’一物,里面个个有骨头。”

    辰风这次没有理会陈由嘉的调侃。他已经看进去了。

    算君没有否定王崎的“完备律”。一是因为王崎的证明过程尽善尽美,其二,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的宝贵才智不应该浪费在思考集合论及其相关问题上。

    对于这些暴君来说,有些东西显然是不需要思考的。

    算学是成立的,自洽的,完备的,这是真理,而不是逻辑推理。

    “我就知道嘛,‘充满的天才创意的逻辑戏法’……这比直接否定还要还要狠啊。”

    是的,在算君眼中,王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没什么用的戏法。

    真正的算学不应该包含这样的“戏法”。

    算学不应该是基于逻辑的。如果算学仅仅唤起的是逻辑法则,那么正常的思维应该都能接受它;如果它基于所有人都了解的通常法则,除非神经错乱否则不能否认。可实际上呢?每一个人都能够掌握算学吗?

    显然不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创造数学;不是每个人学习了某个定理证明以后都能灵活运用它;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领会数学分析思维,即使反复解释也不能。而且能跟上分析思维的人,大多数也感到困难。

    一个真正的数学家未必能够在棋盘上胜过一个国手,但是能够让这个国手一夜白头的算题,对于高明算家来说却算不上什么。

    由此可见,算学并不是简单的计算力堆叠或者将概念按照演绎法简单排列形成的。它是由演绎法按特定顺序排列而成,而且排列顺序比元素本身更为重要。如果有人对这个顺序产生某种感觉,或称直觉,只需要一眼就能感知到推理的整体,那么这个人不会担心自己忘记其中的一个元素,因为每个元素都是特定方式放置在这个阵列中的,而不需要人们用记忆去牢记。

    这就是算学的直觉,飘逸如仙的直觉。

    运用逻辑,只能证明,运用直觉,可以创造。

    对于算君来说,这种直觉甚至能够统括物理问题。我们已知的、已掌握的物理规律,并不是经验的直接归纳,它只能以经验事实为指导,通过直觉来创造。

    而在这片论文当中,算君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

    这位长者首先很是恶意的点出了逻辑领域最大的问题——炼丹师悖论的无解。他很高兴的嘲讽道:“这东西不仅仅是空洞无物,还自相矛盾了。”

    紧接着,他又指出王崎的完备律最大的问题——一阶谓词逻辑无法准确定义任何算学上的概念,它太弱了。它的出现,反而是对离宗的抨击——他们的证明还无法证明自己弄出来的怪物,那名为“无量”【无限】的怪物。

    无法用有限语句定义的东西,通通都没有意义,都应该切除。

    “啧啧,这根本就是在宣战嘛!”王崎语气非常不爽:“这根本就是在说,‘听说你们这帮学会用石器的猴子因为一个有趣的逻辑把戏兴奋了,所以我回来踩一踩你们,让你们看清楚现实’。”

    陈由嘉在王崎耳边轻哼:“你最近确实亢奋过头。”

    王崎这才发现自己周围已经为了一圈人。陈由嘉和自己最近,两个人已经靠到了呼吸可闻的地步。陈由嘉是和自己一同看完的。外围的一拳就是以充分扶手黎正国为代表的围观群众。他们大多听过算君的大名。想看看被算君点名批评的是什么人物。外围则还有人在问“算君是谁”。辰风干脆站到了远处,因为他明白自己看不懂。

    “我猜师弟你可能很需要这个,所以就直接拿过来了。”皇甫涟摇头叹息:“那个,神京外门有些家伙已经炸开锅了。你的论文连续得到算君算主完全相反的评价,对于他们来说有些刺激……还有最近说不定会有人找你麻烦,你最好避一避然后一个人静一静,调整下心态。”

    “调整心态?有必要?”王崎觉得很奇怪。

    皇甫涟指指王崎的手指:“你……明明在发抖啊?”

    王崎这才注意到,从刚才开始,自己的手指尖就一直在颤抖。

    这家伙不会被来自前辈高人的压力吓到了吧?

    周围的人们都是如此以为的。

    只有辰风喝到:“你疯了?”

    这里只有他会读别人的情绪,所以也只有他发现,王崎心中没有一丝恐惧,只有战意。

    算君庞家莱期待的是一个封闭,自洽的数学体系,因此他非常排斥“无限”之类的概念……还是说应该佩服他的直觉呢?这个概念最终还是会捣破他钟爱的那个圈子,让算学浴火重生。他是从一开始就靠直觉感到了这一切吗?

    真是可怕的直觉啊……哈哈哈哈哈,但那又怎么样?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王崎喃喃着,然后收起论文,说道:“东家,我要请几天假,最近的工钱你就看着扣吧?”

    辰风忧心道:“别乱来!”

    找一条这么好用的科研狗不容易,他还没使唤够呢?

    王崎哈哈大笑,推门而出,准备去万法门驻地收拾一下东西。

    就在这时,莫真真举着一叠纸从小口跑了过来。他一片跑还一边喊道:“师兄你看这……”

    “已阅,狗屁不通。”

    王崎大手一挥,大步向前。

    ——————————————————————————————————

    这一章写得有点吃力,主要是算君那对于逻辑、直觉的阐释部分。这一部分主要借鉴了亨利·庞加莱的演讲稿以及《数学恩仇录》的部分orz,还请大神斧正

    “运用逻辑,我们证明,运用直觉,我们创造”是庞加莱的名言,而王崎最后吟咏的“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是希尔伯特的信念。最后王崎那句评价也不是个人的狂妄,而是两派数学家确实水火不容。庞加莱理想当中的数学是封闭的、有限的体系。他不容许“无限”这个概念进入数学——但王崎的时代,无限的研究就是数学的一部分。尽管涉及无限的逻辑好像净是在违背常识。

    所以有人担心算君会在王崎前面证得哥德尔不完备定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迅速按住那一派的人还有希望,但是算君是没可能的。这个问题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用来思考的数学问题。集合论的最大漏洞“罗素悖论”【白话一些的叫法是“理发师悖论”】是集合论的支持者罗素搞出来的,而不是亨利·庞加莱。后者数学上的水平远远胜过罗素,可他根本不屑于思考这类问题。

    关于“猴子”的梗——根据亨利·庞加莱死后发现的日记、手稿,他确实是将不懂数学的人当猴子看的。我想,罗素在他眼里大概就是一直掌握了石器的高级猴子吧?

    最后“已阅,狗屁不通”,三体梗,咳咳。

    最后的最后……求个推荐票……真不好意思说出来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