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应
    王崎撂下狠话之后,就大步向前走去,很快就回到了万法门驻地——他倒是希望这样,因为放完狠话之后被别人拦下来打是很尴尬的事情。

    一道剑光横亘在他面前,炽烈、璀璨。这道剑光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王崎所熟悉的,在它们堆叠之后却产生的威力却根本不是王崎所能企及的。

    剑光散去之后,陈由嘉显出身形,长剑摇指王崎:“你太狂妄了。”

    “啧啧,要是谁能打就代表谁对,那么大家就不必求道了。”王崎一脸轻松,伸手弹了弹陈由嘉的长剑:“把剑移开?”

    陈由嘉不为所动:“不要以为和我能打上几个回合就代表自己水平很高、自己的理论真的很有用。我从来没有动过真格的。”

    “废话,筑基期打练气期动真格,你还是不是万法门真传啊!”

    “而且你刚才的话太过分了。”

    “请注意一下对话的逻辑性,或者说请至少保持对话是线性的,不然没人听得懂。”王崎到:“另外,这种理念之争,双方都是视对方为一坨狗屎的,我这么说也符合我的理念。”

    “希门主或许可以这么说,但你还不够。”看着依旧嬉皮笑脸的王崎,陈由嘉收剑还鞘:“跟你说不通……其他人可不会向我这样好说话。”

    “额……我觉得你闷闷的很不好说话诶,都找不懂共同话题。”

    这时,辰风突然用灵识传音对陈由嘉说道:“我说,你换个正常点的说法会死吗?”

    “嗯?”陈由嘉很疑惑的顿了顿。他没有注意到,她身后的王崎也疑惑的看向辰风。

    这句话其实是同时说给这两个人的。

    辰风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分心二用,同时说道:“你直接告诉这家伙,‘很快就会又其他万法门弟子找你麻烦,你要小心’,不正常多了?”

    “你拽个屁啊,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万法门修士!你好好说一句‘我看过了’或者‘无法赞同’会死啊!”

    “主不在乎。”王崎表示无所谓,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莫真真和皇甫涟还是紧张的跟了上来。莫真真小声说道:“王师兄,你刚才的话是不是太嚣张了一些?那个,你刚刚说狗……狗屁不通的那个,可是算君写的啊!”

    “很多人老早就想说类似的话了,可就是抹不开面子不敢说。”王崎撇撇嘴:“极端的连宗在离宗眼里都是疯子。”

    “疯子……再怎么说也太……”

    王崎叹息:“确实是这样啊。双方的分歧就是这么大——这就是算学,兄弟睨墙,父子反目,师徒成仇,原因只是因为它的思维方式不止一种。”

    莫真真懦懦:“我觉得这样的争端其实没什么意义啊……”

    皇甫涟不满:“师妹,那是你自己的原因。你还不够强,所以不知道这个的意义——这是一个算家对算学本身最根本的思考,所有最顶尖的算家都会有这种思考,谁也没法……”

    “不,她说得没有错。”王崎制止住了皇甫涟:“连宗离宗相互发展了这么多年,斗了无数次,可无论谁胜利都对算学没有多大好处,相反,每一次争斗,都有最杰出的算家不得不退出算学的第一线。”

    皇甫涟皱眉:“那你……”

    “人族啊,毕竟不是纯粹理性的,每一次得到弈天算中追求的正和、双赢是不可能的——连宗离宗之事尤其如此。”王崎叹道:“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按照算君的思路来斗一斗,让‘我觉得更有利于算学发展的那一方’胜利。”

    “你觉得……”

    “算君有句话其实说得挺好嘛,非欧几何和欧式几何都是自洽的,但是呢,我们人族永远是用欧氏几何来构建自己的空间感,认识这个世界,原因只不过是这样更方便些。”王崎停下脚步,看着皇甫涟:“这么说,我为了自己方便、算学方便,所以就倾向于算主这一边也没什么不好。”

    皇甫涟说不出话来了。

    王崎继续向前走去:“激进的连宗都是疯子,这也不要那也不要,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天集’康前辈的授业恩师,我们万法门的另一外逍遥罗前辈就是代表,他甚至觉得天元式都没必要存在——我勒个去,天元式啊!你们想象一下天元式不存在的话算学怎么搞?”

    皇甫涟问道:“可是算君乃是代数领域的大能之一啊?”

    “算君就是另一种极端了。”王崎摇摇头:“房子是由砖块垒成的,那么我问你们,构成这栋房子的砖块以及烧制装砖块的方法,还有堆叠这些砖块的方法,哪一个是这个房子的本质?”

    “啊?”莫真真一头雾水:“这个,额,这个……”

    “算学是概念排列而成的,那么究竟是排列这些概念的顺序重要呢,还是这些概念的公约数——最基础的概念重要呢?”

    王崎在给皇甫涟二人讲解的同时,神情却严肃起来了。

    算君认为,领悟那“顺序”的灵性——算学的直觉,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因此人族就自然而然的分出了两个阶级:算家和猴子。

    这对王崎来说多少有些不可接受。

    在他看来,就算算学的本体是直觉,这种直觉也必然是能够量化、能够表达的,也是能够复制的。

    或许一个人智商是不足,需要几百年的练习才能掌握这种直觉,但这种直觉到底是能够复制的。

    另外,对于极限、无穷一类的概念,算君同样持排斥状态。可在王崎看来,这些东西被引入数学领域是必然的。

    封闭的圈子必须要被打破,算学也必然要经历涅槃。

    最后,就算只从应用方面来说,希尔伯特计划也与计算机科学有着千丝万缕的练习。从技术史的角度,它也不应该被半路夭折。

    自己有太多理由倒想算主那一边了。

    “那么,现在还是想一想怎么回应这份宣战了吧?”

    ——————————————————————————————

    求推荐票啦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