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 悖论
    在某个宗门中有一位炼丹师,他曾放出豪言:“本人的炼丹技艺十分高超,誉满神州。我将为仙道之中所有不给自己炼丹的人炼丹,我也只给这些人炼丹!”来找他炼丹的人络绎不绝,自然都是那些不能自己炼丹的人。可是,有一天,这位炼丹师觉得自己修为停滞了,他本能地打开了丹炉,那么,他能不能给他自己炼丹呢?

    这就是著名的炼丹师悖论,如果替换成无魔位面low版,那就是炼丹师悖论,如果想要高大上的表述,那么它还有一个等价的表述方式——罗素悖论。

    设性质p(x)表示“x不属于x”,现假设由性质p确定了一个类a——也就是说“a={x|x?x}”。那么问题是:a属于a是否成立?首先,若a属于a,则a是a的元素,那么a具有性质p,由性质p知a不属于a;其次,若a不属于a,也就是说a具有性质p,而a是由所有具有性质p的类组成的,所以a属于a。

    这就是逻辑主义者无法绕过的难题:一件事物的整体是否也是它的一部分?

    这个问题就造成了集合论的无法自洽。

    规避这个悖论的方法也不是没有,王崎就知道两种。策梅罗-弗兰克尔公理系统【zf系统】和冯·诺伊曼-博内斯-哥德尔【nbg系统】。前者是限定操作集合的方法,后者则是实现集合与类的分离,这都是地球数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做出的努力,或者说挣扎。

    “集合论一日无法自洽,算君就一日不会认输——好吧我的承认,就算集合论自洽了对他对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对哦他而言这就是空洞的概念,是文字游戏。”王崎蜷在书房前,将算君的论文又读了一遍:“而且去证明集合论完备……我傻啊?明知道这条路走到黑就是不完备,还去证明这个?”

    虽然算君的这篇综述论文,更多的是一种挑衅,一种宣告,但是作者毕竟是神州最伟大的算家之一,学术价值还是有的。

    对王崎来说,这论文最大的价值还在与,它整理出了神州算学逻辑目前遇到的问题中最关键的几个。

    他手里握着一只笔,却没有写字,而是用几根手指将它转了起来。

    通过少量的逻辑就几乎可以将全部的算学推导出来——但在算君眼里,这根本就不是算学。在这种情况下,王崎无论做出什么成果都会被对方视为“更滑稽的把戏”。

    好吧,在地球上,这种论战很容易就陷入无穷无尽的挑骨头以及人身攻击。数学没办法通过实验甩出一个无可辩驳的结果,论战到后期基本就是撕逼。比如,地球的数学史学家都很不客气的指责戴维·希尔伯特与鲁伊兹·布劳威尔都“缺乏将争斗局限在学术领域”的品格,这就是人参公鸡服用过量,虚不受补的后果。

    “在神州,大家大概会用更加暴力的方式做过一场吧?”不知为何,王崎一想到万法门逍遥大战,居然隐隐有些兴奋。

    这场论战的要义其实还是在于增加自己人的信心,然后釜底抽薪的在对方其他理论当中找漏洞,打击对方的学术地位,或者做与对方相似的研究,证明自己在算学上的造诣全面碾压对方,直到有一边信心消磨殆尽顶不住了主动投降,然后另一边就自动取得胜利。

    当然,地球学术界还有一种略显无耻的方法——年轻人的那一方等年迈的那一方老死,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只不过在神州,这种诀窍就有些不实用了。

    “如果单纯的攻击对方其他理论降低对方学术地位……嗯,也不是不能做,但是这完全就是在拉仇恨嘛。”

    王崎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身为穿越众的巨大优势。

    他所学的数学和神州算学有着至少半个世纪的落差。他甚至不需要完全消化对方的理论,只需要将对方的理论和自己所学进行比对,然后找出其中细节上的不同,就可以很轻轻松松完成“挑刺”的任务。

    但是这种破坏性工作很难取得学术上的声望,也很容易拉到仇恨。王崎还指望算主和冯老师顶在前面给自己当t,自己广积粮、缓称王呢。

    至于全面碾压……还是算了吧。算君是史上最强的算家之一,疑似no.·1。全面碾压不仅难度大,这相当于要将他所学的数学体系独立推导一遍。据王崎保守估计,等这活做完了自己也就成就逍遥了。

    想了一圈之后王崎悲哀的发现,其实自己要做的事情基本没有变化,做多也就是加快一下脚步。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意思啊!”王崎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身体,然后推开房门向神京驻地的书库走去。

    他的眼中,除了战意之外,更多的,还有纯粹的光彩。

    他学习过远超神州现有体系的数学,所以他知道,无论是算君还是算主,无论是离宗还是连宗,都会在这场论战中一败涂地,没有胜者。

    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固然会击碎算主那个完美而乐观的梦,但未来,算学的基础依旧会为逻辑所重铸。

    因此,在这场论战当中,一时的输赢反倒不是重点。

    在于世界上最伟大的算家同台竞技的时候,自己究竟能够取得怎样的辉煌呢?

    ————————————————————————————

    在王崎不知道的地方,一场新的风暴正在酝酿。

    万法门深处,算君将手上的专著扔在地上,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希先生,你们这些年莫不是打算修回古法去?”

    算主希柏澈养气功夫再到位也被气得面色发暗。庞家莱不仅仅是在语言上嘲讽了他们,实际上就在刚才,他直接以绝强的算学功底将希柏澈身边的弟子都驱逐出万仙幻境。

    这是赤裸裸的宣战行为了。

    “庞前辈还是风采依旧啊——和你那粗鄙的论文一个样。”

    “呵呵。”庞家莱笑道:“我这次来,其实就是为了一件事。”

    希柏澈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疑惑的看着他。

    “我这次回来,待不了太久。但是,我也不能放任你亵渎算道。”庞家莱眼中精光一闪:“所以,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我输,我回去。你输,你替我去。”

    ——————————————————————————————————————————

    希尔伯特先生和布劳威尔先生……这真的是个悲剧。布劳威尔先生脾气火爆,说话不经大脑,率先使用了人参公鸡。但他不幸的无意中骂了整个德国数学界之后,老好人的希尔伯特先生终于发飙了,联合了除爱因斯坦之外所有在哥廷根工作的学者点艹对方。他原先以为布劳威尔先生会很快复燃,然后他就可以心满意足的收了神通。可布劳威尔先生刚烈过头了——他气病了,并且指责希尔伯特脑子坏掉了……然后……然后……

    这真是一个悲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