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九十一章 庐山派的奥义在于效法先贤

第一百九十一章 庐山派的奥义在于效法先贤

    真阐子大约有一万年没有体验过“睡觉”的感觉了。在身体还在的时候,他还偶尔睡一下。虽然高深修士不需要睡眠来恢复精力,但是自然睡眠还是可以缓解心灵上的疲劳的。肉身被毁后,他也遗忘了“睡觉”这个机能。

    当他醒来的时候,觉得一万年从没这么顺畅过。

    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睡着了。芝龙真人的虚影在完成对数学戒指的重炼后,对他施展了一个未知的法度——或许是一种极高深的安魂咒吧——然后他就睡着了。不用说,肯定是交代了一些只有数家子弟才有资格知道的东西。

    他多少有些嫉妒王崎的运道了。成套的仙器,而且拿到了两件,还是用今法的炼器图谱重新炼制过……

    这是古法修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幸好,能修炼到古法大乘的人哪个没有一点奇遇?尤其是真阐子这种生活在末法时代的修士。他很快平复了心情,开始寻找王崎。

    这时,仙器已经将魂魄本源吸收完毕。王崎已经将肩甲“离散”佩戴在左肩上,并将戒指“数学”戴回左手食指。

    真阐子见王崎正托着下巴,手指无意识的叩击墙面,心知他在思考,问道:“小子,你现在在想什么?”

    “哦,你醒了啊。”王崎指着自己的新肩甲问真阐子:“你觉得这个形象怎么样?”

    真阐子见他眉头紧锁,还以为他是担心只在一边肩膀上佩戴肩甲不伦不类,道:“看着还过得去。”

    王崎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哥穿什么都这么帅。”

    “给你三分颜色还开起染坊来了。”真阐子气笑了:“你在担心什么?”

    王崎很认真的说道:“我在思考要不要效法几何魔君庆祝一下。”

    真阐子还以为王崎在开玩笑:“你啊……就算真有志成为说相声的说书先生。也得注意一个包袱不能抖太多次……”

    孰料。王崎真的解下自己的腰带:“谁跟你开玩笑呢。我说真的。”

    真阐子目瞪口呆:“你……快住手!这里是数家传承之地!你在这里拿数家大贤开玩笑,活腻了?”

    王崎表情不变:“喏,你也知道,万法门‘效法先贤’之说源自于几何魔君,几何魔君曾是数家领袖,穿上这套仙器之后效法魔君,战斗力就会上涨——这太合理了!”

    “这特么哪里合理了……”

    王崎挥手制造出数家仙器的幻影:“你看!这套仙器!曾有前人在庐山参悟这套仙器,领悟的爆衣流的精髓!只要脱了衣服打。绝对无敌!”

    真阐子已经无语了:“行行行,只要你小子舍得下这张面皮,随便你。”

    王崎若有所思:“我明白了……原来插眼流是这么来的,为了克服自己的羞耻感,无视别人诡异的目光!老头,你真是一个天才!”

    “够了……谁会在战斗中自插双眼……”真阐子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精神一下子就变得疲劳起来。

    “一个修炼人族修法的龙族修士……”

    玩笑开过之后,王崎问真阐子:“老头,我现在有个事情想请你谋划谋划。”紧接着,他将自身的实力以及敌我双方实力的评估告诉了真阐子。

    真阐子问道:“有其他出口吗?”

    王崎摇摇头:“都被禁制堵住了。现在禁制似乎是进入了最后阶段,不能进也不能出。很快就要崩溃了。”

    真阐子问道:“你的目标是什么?”

    “目标?”

    “|逃回神京,找到附近的今法修。还是反击?”

    王崎笑了:“难得筑基了,不庆祝一番不行啊。”

    真阐子戏谑的问道:“怎么个庆祝法?”

    “不自己杀两个古法金丹不舒服啊。”王崎掰着手指:“最起码得有那个皇极裂天道的,还有那个神道的。”

    真阐子笑道:“你倒是个气量小杀性重的。”

    王崎诚心求教:“我怎么做比较好?”

    论研究,他不知道把真阐子甩哪里去了。但是论打斗还有布局,十个他也不及一个真阐子。

    真阐子笑道:“先进神殿看看。我想你应该忽略了一些东西——可以帮你扭转局势的东西。”

    高云良觉得背后的伤口又开裂了。他咧咧嘴,想要从储物袋里摸出药膏来擦一擦。这道伤口是和守护者战斗时,被魂钢爪抓出来的。那种奇异的材料仅仅是碰触就能够灼伤人。因此这道伤口迟迟无法收口。可他刚刚拧开药瓶,那个身穿黑色帽兜的金丹期巫祝就跑出来骂道:“你们!快一点干活!快快快!”

    都疯了……

    高云良在心底里骂了一句。前些日子翟敌峰翟师叔不知发了什么风,将全部人手都派出去寻找侧门,结果惹出了不少守护者,导致这次前来的筑基期弟子损失惨重。要不是有些杂事这群金丹不肯干,怕是所有筑基修士都会死在用脸探路中。

    而这件事也大大损害了翟敌峰在同门后辈之中的威望。

    不过古法等级森严,高云良不敢违抗李祭酒的命令,只得放下药瓶,听令前往洞穴外面。

    洞穴之外有一小群凡人,可怜兮兮的缩在一起。为了降低被今法外道发现的可能性,这些古法修士不准他们生火。啃了几天的生食生水,好几个人都显露出病态之色,还有人已经倒在地上。

    但是这些人健康状况怎么样和高云良没有一毛钱关系,凡人而已,留着不杀就是对他们的赏赐了,肯拿他们当祭品那是那么的荣耀。

    看到高云良出来,凡人们终于崩溃了。有一两个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却被高云良折断双臂打断肋骨。高云良又放了几个小法术打残几个凡人,这才吓唬住对方。

    有些凡人则已经彻底麻木了,听从了高云良的命令。

    高云良这才觉得自己受伤的心灵被抚平了一点。他命令这些凡人走到洞穴里面去,自己进入李祭酒那弥漫着红黑色怪雾的灵阵。

    随后,灵阵之中传来了怪异的吼声。

    高云良这才感到一丝寒意。李祭酒的力量邪异而古怪,能把人变成非人怪物。而这个转变的过程居然还会释放出邪异力量。若是牲祭足够,李祭酒的力量就是无穷无尽的!

    真是诡谲!

    而由于李祭酒的这个力量专破法术,因此他成了破阵的主力。

    现在,屏障已经摇摇欲坠。最后一批祭品进入之后,不详的黑色灵力猛地扑向屏障。紧接着,屏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扭曲起来,最后在无数古法修期待的目光之中,如同受力过猛的破布一般轰然破碎!

    “成了!”高云良忍不住欢呼一声。幸存的古法修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可是,就在屏障破碎的刹那,一股凛然妖威轰然绽放:“我被囚禁了一百万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