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二十一章 算器人会梦见幻形羊吗?

第二百二十一章 算器人会梦见幻形羊吗?

    筑梦术,阳神阁最基础的幻术之一。但是这个最基本的幻术能够练到精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确切的说,在同一时间里,辰风做了这么些事。首先,他侵入了王崎的梦境,然后将自己和陈由嘉拉到这个梦境里,再然后将自己的意识伸入万仙幻境,将这个梦境转播给借助万仙幻境投影而来的那三人,最后还要将那三人的形象投影到这个梦境之中。

    这份手段,在同阶的幻术师之中绝对称得上第一。

    其余五人四下打量着这个梦境。这里无上无下,没有方向,四周也没有一点光源,但他们偏偏就看得见彼此。而在不远处,这个梦境的中央,王崎就悬浮在那里。

    准确的说,是两个王崎悬浮在那里。

    王崎左手抱胸,右手托腮,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样。而另一边,另外一个王崎也是一般动作,上下打量这边这个王崎。两个王崎互相审视,冥思苦想。甚至想要出手触碰对方。

    但是,一道无形的墙挡在了二人之间,使他们不能相互碰触。

    这个就是所谓的“第四道墙”,隔绝舞台上的虚幻和舞台下的真实的透明之墙。

    是的,这里就是一个舞台——笛卡尔剧场。

    只不过,和笛卡尔剧场的愿意有很大不同。这个概念的愿意却是将人心誉为一个巨大的戏台,一个不受情感、记忆左右的纯粹之“我”坐于舞台之下,观看舞台之上,不断登台演绎的种种思绪。

    而曹成现在这种状况的。是锻魂之法《曲间集》的一种活用。《曲间集》原本是压制大脑。用魂魄进行思考。进而锻炼魂魄的法诀,具有将魂魄和大脑两分,两个思考器官独立运行的能力。现在这两个王崎,一个是大脑思维的具现,另一个则是魂魄与伪人工智能并行的结果。

    那个人工智能不完整,所在的算器也没有安装操作系统,只能以数据的形式存在。但是,王崎自身的思维就可以补足这个系统。

    因为。这个源自于他的魂魄,就是他的“意志”。

    两个王崎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末了,王崎叹息:“至少认知方面没有任何差异——我都感觉不出来哪边才是真的‘我’了。”

    “这个只是暂时的,只能证明你们在同一个问题上有着相似的思考方式,有着相似的感觉。”商南成出现在王崎身边,“只要仔细思索一下就会发现,你们当中有一个人的记忆是存在缺陷的。”

    元神之前,魂魄尚不适合储存记忆。

    “存在缺陷……”王崎听了这话之后仔细思索了一阵,却发现自己的记忆没有任何问题。而墙对面的那个“王崎”身影却闪烁了一下,然后崩散成铺天盖地的蓝色灵光。

    王崎长舒一口气:“我是正体啊……当时还吓了我一跳。要是知道自己是个分身。我还指不定怎么发狂呢。”

    商南成道:“你这人骨子里冷静,是个理智型的家伙。这个后天意志复制你的部分也不包括你的情感或者自我认同。而是思维方式——这是很好的现象。我是见过复制了自家主人个性、记忆却没有复制理智的后天意志的,那当场就暴动了。”

    王崎眨眨眼,倒是想起了真阐子的说法——你小子啊,太疯……太疯

    他又问道:“你们就不防着我突然打你们?”

    “在这里,你最弱。”陈由嘉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一点。

    这个后天意志复制的是刚刚筑基的王崎,辰风和陈由嘉都有十足把握将之压制。

    你说什么?那招半吊子的飘渺无定云剑?那放出来是打自己还是打别人都不知道呢!

    商南成平日里是个豪迈之人,但一旦进入研究状态,行事就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了。他仔细观察那段后天意志崩解之后形成的散乱灵光。过了一会,他问道:“当日你得到这个后天意志之时,可是在推演修法、凝练神通、联系法术之类的?”

    王崎惊到:“是在筑基。连这都能看出来?”

    “难怪,难怪。”商南成盯着拿到灵光:“难怪在梦中,它也梦着法术事情。”

    “梦?这后天意志也会做梦?”

    吴承道道:“如何不会?这道后天意志乃是从你的本真之中分化而成,人脑有的能力它一样不缺,只不过显现意识的算法不全,没法和我们交流罢了。”

    也就是脑残版的我啊……王崎默默做出定义。

    商南成也说道:“这个就是梦境了,你仔细来看,这个影像,直观而扭曲,却依旧带有万法门运算的风格,只不过这个意志不全,知识不全,只晓得个大概,似是而非罢了。

    辰风问道:“自我认定确定是不完整的,也没有明显的情绪反应?”

    这两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那个后天意志究竟应该算一件物品、一个分身还是一个开灵化形的妖物。

    顺便一提,感谢妖族的存在,使得神州人族在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上相当开放。

    商南成道:“只存了思维方式,却不知‘我’‘他’之别。在原主魂魄的补足之下尚能以人的方式思考,但一经提点就立刻发现自己不是人,也没有任何反对或不甘——这个不能算有灵性有真我,自然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

    “那太好了。”吴承道转向王崎:“王师兄,这个后天意志必须接入你的魂魄才能运转,其中缺失的功能区大概就是那么几个了。如果你是想炼制一个类似于分身或者辅助器灵的东西,那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

    王崎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就做成一个器灵那样子的东西吧。”

    “器灵,机械式的思维,优势在于精密而高效的计算,你确定?”

    王崎点点头。他炮制这个后天意志是为了辅助自己,最好能弥补自身的短板或者不足,而不是代替自己做判断。机械式思维的优势就在这里,它的运算效率高,而且明晰,能够将所有条件分门别类的列出,但无法做出最终判断。

    “了解了。”吴承道大量着这个后天意志:“可以确定,残破的是自我认知,需要注入路秩,然后需要做一个操作系统……”

    “用‘拟人机关’如何?”商南成发问。

    吴承道赞同:“不错,若是需要机械式的器灵,‘拟人机关’这套系统再妙不过。接下来,我觉得应该用……”

    接下来,两个人又进行了一次高端大气上档次、专业术语横飞的交流。(未完待续。。)

    ps: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