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三十九章 北国学派,概率意义

第二百三十九章 北国学派,概率意义

    ps:  对不起,昨天切雪芙这个名字是我手误!切比雪夫在那个世界的译名其实是“切雪佛”!

    在接到期刊的当天晚上,王崎和陈由嘉两人都接到一封传讯,发信人,万法门北国一脉,切雪佛。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这位逍遥修士、传奇人物希望能够见一见这两位提出新的大数定律的少年天才,交流一下想法。

    且不说陈由嘉如何想,王崎都为此激动不已。

    北国一脉,对应的是地球历史当中的彼得堡学派,代表人物切比雪夫、马尔可夫、李亚普诺夫等。虽然论名头以及在数学史上的存在感,它不如巴黎学派、哥廷根学派、波兰学派等欧洲数学学派,但是对后世的影响,它不输于任何一个大学派。

    切雪佛,便是万法门北国派的创始人,万法门有数的大修,在数论、函数、积分等领域都是少有的强者。

    两个人回复之后又花了大概一天做准备。第三天的上午才一同进入万仙幻境,顺着那个连同信件一起发来的道标,来到了幻境的一处。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在这片银色的幻境中,一间半开放式的小屋蒸腾着热气。有两个老者正坐在一张几案前,谈论着什么。有钱人总喜欢将聊天室的幻境设置成他最熟悉的,这位北国王者也不例外。

    坐在主座上的老者须发皆白,但不见老态,精神饱满。肉体强健。一头鹤发、三尺长须都整理的一丝不苟。

    嗯。和他旁边的另一个老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王崎忍不住惊到:“冯老师?您怎么也在?”

    冯落衣的形象倒也不是那么不堪,但是和切雪佛那一丝不苟的样子比就差了一些。也不知谁是出身尚武北国的修士。

    冯落衣笑道:“万仙幻境之中的一切事物都是我经手的的,我在这里也是正常。而且,你们新搞出来的东西很有意思,我也想参与进来——不欢迎吗?”

    陈由嘉扯了王崎一下,低头道:“怎么会呢?”

    对于有志于应用算学的陈由嘉来说,最强的应用算家冯落衣简直就是偶像一般的人物。

    切雪佛比想象中和蔼许多。他听到王崎脱口而出的“冯老师”一次后,稍稍看了冯落衣一眼。然后对着两个小辈笑道:“你们不用理会这个家伙。也不比顾忌我。我只是想和你们两个年轻人谈一谈,聊一聊你们对概率论的想法。”

    概率论啊……

    王崎看着这位老者,眼中泛着一丝说复杂的神色。他和陈由嘉一起搞出来的、被称为“陈王氏大数律”的数学定律,在地球上的称呼就是切比雪夫大数定律。面对这位的同位体,他总有些诡异的感觉。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是切雪佛最新发表的论文,《陈王氏大数律的一个推广》。

    那分明就是马尔科夫大数定律。

    按照地球的数学史,这是切比雪夫的弟子马尔科夫的代表性成果,是现代概率论的基石。

    尽管早就知道,神州逍遥的研究能力、实际水平都是高于他们在地球的同位体。但王崎还是第一次被人以这么直接的方式冲击。

    ——好吧,以为我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刷完大数定律。真是太天真了……

    神州过于轻视概率的作用了,觉得那不过是“绝对因果”的某种近似值。只要知道了全部条件,就一定可以消除掉所有的不确定性,得出必然结果——这是神州的信条。由于元神的计算力相比人脑过于逆天,所以很多修士干脆就用着原始的统计工具,也没有多少有名望的算家回去涉及概率领域。切雪佛之前没有搞一搞概率的想法。

    至于马尔科夫……他同样是“缺失”的人。在神州的历史中没有他,而他在数学史当中的成果大部分也被切雪佛为代表的北国修士开发了出来。

    除了作为切比雪夫大数定律延伸的马尔科夫大数定律。

    但是,王崎终究是小看这个世界的逍遥了。由于积累足够深厚,只要一点点东西,就能激发出他们的灵感。

    这对王崎来说未必是好消息。他以后是不要想打着独霸完整研究链的想法了。他又没有在穿越前特地背下许多论文,现在能记住的肯定是上辈子特别了解过的、在学术史上有重要地位的成果。这样的成果,不知道有多少大能盯着,只要一头突破,就会一拥而上。

    但是,现在看来,这似乎也是个机会……

    切雪佛笑道:“你们的成果我看了,很了不起的研究。你们两个当初是怎么想着由这个方面着手的?”

    陈由嘉张口欲言:“这是我很早就有的一个想法……”

    王崎的声音干脆利落的插进来,像一把利刃一样截断了陈由嘉的话:“因为这是偶然之中的必然,大数律是概率领域的骨架,也是这个领域最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切雪佛眉毛勾起:“哦?‘最’?说得这么肯定?理由何在?”

    王崎身子自如,侃侃而谈:“首先,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算学有何意义?”

    数学有何意义?

    数学是一个高度抽象,高度理想化的脆弱存在,和物质世界不是一回事。没有完美按照概率发生的事件,没有真正均匀的质地,甚至不存在标准的直线,标准的圆。

    我们能够在物质世界里画出来的,只有“近似”。近似的直线,近似的圆。

    严格的说,一切数学定理的前提条件在真实的世界里都不可能完美的满足,因而数学定理断言的结论在真实的世界里也不可能完美的成立。

    这个结论也可以推广到所有理论上。人类所掌握的规律只是随机事件出现的统计平均数,仅此而已。

    那么,科学的意义、数学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冯落衣肯定的点点头:“我懂你的意思。大数律皆是,近似是有意义的。吾道非道而近乎道,如今仙盟的理论和今日的道,大概就是这样的关系吧?”

    偶然中包含必然。

    陈由嘉愣愣的看着王崎。由于她一向没什么表情,所以也没人看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这个混蛋……这明明是我最先在做的啊!你明明是后来才插一脚的啊!为什么说得比我还漂亮?”

    切雪佛对这个年轻人倒是充满了好感:“你果然很有想法。看起来,我们有必要多多交流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