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四十三章 破关
    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不是因为恐惧而战栗,而是因为兴奋。

    那一剑的绽放,那一剑的风情……

    如彼岸花绽放,曼珠沙华摇曳。

    肆虐的鲜血,滑动的内脏。

    手之所触,剑之所过,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剑騞然,莫不中音,合乎天籁,曼妙如天人舞姿。

    太美了……太好了……

    女子露出了一丝笑意。如同明月共潮而生。

    那是脸上的红潮,地上的血潮,还有嘴角一抹诡异的微笑。颜如明月而染血,身似青云而映红。

    震颤的粉色肌肉,淡黄近白的脂肪,还未冷透的血液……变质蛋白质、消化酶共同产生的腥臭味道和女性荷尔蒙的原始香味混杂在一处。

    格外令人作呕。

    “呵呵呵。”女子掩口而笑,如同最高贵的大家闺秀,留下一串温和的笑声。

    外道们啊……

    不要,不要把我找出来啊……

    因为我……

    ——————————————————

    “啪!”神京刑律司执事付思录狠狠拍了拍桌子,在桌子上留下了如刀刻一般的掌印:“太猖狂了……真是太猖狂了!”

    距离开灵村惨案四个月之后,神京杀人魔终于又一次作案了。

    此时,正是正月佳节,明日元宵灯会。值守的执律使虽然依旧布着落网,但总有那么一两人心念动摇。

    仅仅是那么一瞬啊!但是。罗网上就这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豁口。

    然后,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

    梗令人震惊的是,这次的受害人并不是普通的地痞无赖。而是有修为傍身的神京修士。

    刑律司自建立以来,还没有处理过如此恐怖的案件。

    “废物!都是废物啊!”

    听了付思录的呵斥,有一名金丹修士心生不满:“付执事,或许这并非是我们的错。”

    付思录问道:“怎么?”

    “或许我们一开始的思路就有错吧。”那人不知为何,语气有些阴阳怪气:“你们神京的执律使不是一开始将那人修为定为结丹古法修吗?可你觉得,哪家结丹古法修会有如此精妙的知觉,能够准确的钻过罗网上微小的洞?”

    “元婴古修?”付思录一惊。

    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法度。拿对付金丹的手段对付元婴。自然容易被针对。

    “或许更高?”那人语气不善:“神京,可是盘着一堆分神上下的地头蛇啊。”

    两千年前投降今法仙道的古法修……如今两千年过去,他们的修为没有任何提升。寿元想来是要干净了。绝望之下,虐杀个把正值盛年的凡人也是寻常。置于只选无赖混混,多半是“正道”后裔自衿羽毛罢了。

    也就是今日,要是圣婴教之前的古法仙道。修士虐杀凡人都需不要理由的。但对于仙盟来说。这样不能秉持不易初心、求道信念之人,不如不要。

    另一人悠然叹息:“或许,是一个今法修士呢?”

    “只消一个阳神阁的普通结丹,就可以在我们的罗网上撕一个口子。那惑心之能可不是古法可比。”

    听着里面前辈的的争执,外面侯着的普通执律使脸色更加难堪了。冼田维偷偷对晨风说道:“风哥,你们阳神阁应该不可能出这种败类吧?”

    研究心持的宗门自己丧了心持,这对整个今法都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辰风脸色沉得像是墨汁一样。

    知生而明死,守生而避死。这是天灵岭的门训。

    即使每个天灵岭弟子都免不了用大量实证生物。但是……

    辰风可以保证自己不曾妄杀,不曾虐杀。

    越是知晓生灵之道。就越是明白生命可贵。

    天灵岭会出这等叛逆吗?

    未知生而行死事者,吾当以死而教之。

    辰风想起了某一日,某个人教他的东西。可随即,他握紧拳头。神京

    可是恨啊……居然找不到……

    就在这时,一个修士跑进来,手里握着一个特化算器每日,有些兴奋又有些倦怠。

    执律使秦轩拦住了他:“你想干什么?”

    :“监控区出现了一个行事鬼祟之人……”

    神京杀人魔多半有入夜时分上街散步的习惯,未必是每日上街,但频率不会太低。

    秦的轩怒道:“昨天才出了事,那个混蛋哪里会在今天出现?今天是上元灯会,有人游玩是正常的!”

    辰风道:“给我看看吧,那个疯子无法理喻,说不准今天就会出来。”

    特化算器是一个监控画面。画面当中正是上元灯会,人潮涌动。

    只是,这个宏观的“人群”里,有一个个体,既不随波逐流,也不融入这里的气氛。他就是这个模型当中最大的特异点,其存在本身就值得寻思。

    辰风目瞪口呆。

    有围过来的执律使惊叹:“果然很可疑啊!”

    冼田维迟疑道:“风哥……”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确实认识他……”辰风苦笑的解释道。

    王崎这小子,不应该在闭关搞研究吗?为什么会出来?

    难道你,有成果了?

    ————————————————————

    辰风不知道,王崎其实早就破关而出了。

    正月十五上元节,乃是仙道中人少数在意的节日。但是陈由嘉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不想回家,可身边唯二可以称为朋友的家伙一个在忙公事一个在忙私事,留下她一个人。就连精心煮好的元宵都嫌不够甜,怎么加糖都不够。

    陈由嘉端着一碗元宵站在王崎的门口,想敲门叫他出来吃东西,可是手放在门边,却有些敲不下去。

    “这样不太好啊……”陈由嘉犹豫了,随即又醒悟:“不对啊……不对啊………我明明是打断他做傻事而已……不是打扰。”

    明明只是在做傻事。

    只要灵犀足够,就有可能消除所有不确定性。

    量子层面显示飘渺之性,那也是这个尺度介于宏观和微观底层,显示的性质特殊。最微观最底层的那个尺度,会显示隐藏的性质。

    如果不能消去所有可能性,那么要么就是我们的“道”不够贴近真正大道,要么是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变量。

    按照这个思路,想要求出一个人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何处,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就连最笃信因果之人也只捏着鼻子承认,我们对天地还一无所知,我们的“法”还没法格尽天地万物。

    王崎无疑是傻的。一个人的人心尚无法付诸于算学,更何况一城人?

    真傻。

    可是……我好像特别羡慕这些傻子啊。

    辰风那家伙,还有王崎这家伙。

    为什么?

    自诩冰雪聪明的陈由嘉第一次对自己表示出疑惑。

    她咬咬牙,打算直接敲门。就在这时,门开了。

    才月余功夫,王崎的法力气意就变得让人几乎认不出了。那是如同空间本身的“存在”,是包容一切变化,反映一切变动。但它本身就是不可测。

    陈由嘉的眼睛,正好对上了那双变得深邃的眸子。(未完待续。。)

    ps:  哦哦哦哦哦哦!我国终于实现自然科学类诺贝尔奖0的突破啦啦啦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