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绘景
    王崎这几个月很少出现在陈由嘉面前。除了胡步雪伤愈出院,王崎前去祝贺顺便探望重伤未愈的尤孟然。而除了与两位逍遥大修探讨算学的时候,陈由嘉也很少看到王崎出现。

    这家伙……什么时候修为到这一步了?

    王崎浑若未觉。他先是看了一眼天空,发现天色尚早,摇头叹息:“得先等等哟,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

    陈由嘉觉得心里什么东西不见了。

    ……为什么这个家伙,谈吐就这么蠢呢?为什么一开口,任何气质都荡然无存呢?

    王崎散去了一身气势,平和心法。之前那高深莫测、仿若天机的气机荡然无存,整个人都恢复了平时的散漫与灵动——或许也可以称之为逗。

    王崎这才发现陈由嘉也在,嬉皮笑脸的打招呼道:“哟,师妹。”

    “最后纠正一遍,师姐。”陈由嘉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问道:“怎么了,有成果了?”

    “从理论上来说,我是有把握的。”王崎笑道:“虽不敢打包票,但是总归是有把握的——至少比神京刑律司强。”

    陈由嘉默默点头。嗯,还没彻底疯掉,知道要拉个垫背的嘲讽。

    谁知,王崎的下一句话就是:“我打算今天晚上上街去遛一遛!”

    陈由嘉木然道:“哦。”

    让这个笨蛋抱着希望撞撞南墙也好……

    “师妹你得帮我一个忙!”

    “哦……等会?”陈由嘉惊到:“怎么还扯上我了?”

    王崎笑道:“我寻思了一下,发现辰风说得不假啊,当一个好人比当一个坏人有意思多了。”

    “额……这和你说的有关系吗?”

    王崎理所当然的点头:“有啊。我决定这次好好玩一次……扮演。以侠士的身份了解这件事!”

    陈由嘉的脸快绷不住了:“所以呢?”

    “来来来!”王崎不由分说的将陈由嘉扯进自己房里。然后将她按在自己桌子旁。王崎的书桌上乱糟糟的摆着许多外置形法基。陈由嘉知道这算是王崎的业余爱好。而一堆外置型法基的中间,有两条看上去一模一样的腰带。

    王崎盯着陈由嘉:“把你了力量借给我吧吗,师妹!”

    “你要干嘛?”陈由嘉很警觉。

    王崎得意洋洋的指着两条腰带:“只要两个人带上它,魂魄就可以无间交流,另外法基也可以互通!”

    修炼法门还没有做到完全数字化,很多关键性的演算与现有算学不兼容,所以不能全部用算器代劳。但是根据王崎所说,这个腰带可以让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当成外置形法基使用。再加上腰带上的插槽,简直逆天。在外置型金丹被发明出来之前,这绝对就是筑基修士最强的外挂了。

    对此,陈由嘉的回答是:“这听起来就很傻好么!为什么非要在战斗中用这种东西?”

    王崎摇摇头,一副“你不懂”的样子:“男人嘛,心里总有那么几个帅气的英雄侠客。这是情怀啊。”

    “不行就是不行!你凭借自身的实力就足够了!你爱发疯就发疯吧!”

    见交涉失败,王崎没有强求,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离开了屋子。

    王崎走了很久之后,陈由嘉才看着手里的小碗,低声道:“我究竟是来干什么的……这个蠢货。”

    她将碗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却发现,一堆外置型法基和一条腰带地下。还压着一本书。

    或者说,很厚的笔记。

    《关于概率、混沌、非线性之类的东西》。

    王崎走到了大街上。今天是上元节,正是灯会十分,宵禁尽解,天子王公皆出府,与民同乐。

    独自一人,不赏景,不游玩,矗立在人群之中,用空洞的眼神死死盯着人群的王崎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但是,王崎看人群却不一样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演算,他对算学的理解发生变化,这种变化被魂魄积累到法力流转之中,甚至在法基上留下了痕迹。此时的他,kian人群不再是人群。

    那只是一堆无序而动的个体而已。

    “贾维斯。”王崎发出吩咐:“从现在开始给我屏蔽一切通讯,一切消息。另外,发送运算申请——我花两倍价钱租的闲置运算力还没过期呢!”

    “是,先生。”

    王崎眼中的世界,开始数据化了。

    陈由嘉已经翻完了那本小册子。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自己喉咙里,不吐不快。女孩四下张望,发现王崎的床头有一个白色玉牌。她记得那时王崎最开始使用的随身算器。

    于是,她发出了指令:“贾维斯,在吗?”

    王崎眼中所见的,是虚拟与真实的叠加。神州的仙道文明从来就没有想过发明“屏幕”,因为幻术就足够用了。这使得现实增强技术在这里很早就得到应用。

    过去,杀人魔出没前后的无数个瞬间,和现实的街道重叠。

    人在行走,在互相影响。这种看似无序的运动在王崎眼里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他尚不能精准的预言一个人的精密动作,但折腰预测,总能保持极高的正确率。、

    但是,他们还只是这个演算系统当中的一个变量。

    从杀人魔的作案地点,延伸出许多细线。那是路径,是一切行动的可能性。

    这些路径长短虽然在一定范围之内,但具体的长度是不确定的,走向也是不确定的。

    但是,它的长度和走向总是关联的。

    然后,作为受害者移动的可能性,也以红色的图示标出,从案发地点弥漫开去。除了最终被确定的案发地点之外,一切也都是概率,都是统计。

    虚拟的丝带相互纠缠,相互影响。

    不确定的集合体,概率的存在。

    “这是一个系统,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系统。”

    “变量与变量存在联系,但是无法确定。”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家伙的可能存在的位置,确实是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额。”

    无视了众人诧异的目光,王崎在街上嘿嘿笑着,说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在那个虚拟的城市里,虚拟的维度在生成。

    街道的维度,行人流的维度,受害者的维度,凶手的维度,速度的维度,时间的维度,可能性的维度……城市在塌缩,在变形,变成更方便计算的东西。

    一个不可思议但是却完备的空间正在形成。它的本体在虚拟的位置里,在不可能的位置里,但是却像个怪兽一样,盘踞在事像的上方,睥睨着这个真实的城市。

    它不是拉普拉斯妖,不是白泽。基于概率,基于非线性而存在的它永远不会做出绝对肯定的精准预演。

    “久违了啊,这个算法。”王崎向前迈出一步,无数可能性在虚拟中生灭。

    被用于处理另一个复杂系统变化的数学工具,希尔伯特空间绘景。(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