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四十五章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第二百四十五章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欧几里得公理,在神州被称为“画天法”,是经过逻辑验证的,完备的公理。

    希尔伯特空间,是欧几里得空间的重要推广,是数学上的一种满足完备性条件的线性内积空间。

    在这个虚拟的相空间里,一切都和通常尺度的世界不一样。

    量子力学中,描述量子系统随时间变化的方式就是绘景。

    按照不可测效应,亚原子粒子不可能同时被测得速度与位置,当以其中一个变量建立模型时,另一个变量就是不可知的。幸好,时间是有箭头的,一切都是以时间为参照进行变化。态矢随时间演化即为绘景,描述态矢的坐标系被称为表象,不同的绘景在不同的表象中的不同表达就成为了不同的方程。

    这就是希尔伯特空间在量子力学当中的一个奇妙应用。

    听起来,这和人的移动很相似?不是吗?

    完全不是,绝对不是。

    这一丁点相似的程度根本无法是王崎直接套用海森宝绘景、薛定谔绘景或者狄拉克绘景。因为两个系统只不过是在表面上存在那么一点相似性而已。量子和人群,终究天差地别。

    因此,这不是神州已经出现的任何算学道器,也不是地球所有的任何数学工具。

    它只属于王崎,是王崎为了破开笼罩在神京之上的迷雾,而特别打造的利剑。

    王崎闭着眼睛,喃喃自语:“我过去不敢在高阶修士面前使用任何来自地球的、神州还没有的理论,也不曾留下一份草稿。害怕有人从我那不同于神州修士的数学思维当中看出什么。我力求此世的算学体系能够变得和我前世的一样。所以仗着对数学史的熟悉。拥有‘前知之力’,什么领域都插一脚……我以为到我抛出所有算学后,我才会大胆的展露出我记得的真正成果。”

    集合的规则在高维发生了质变,更多的路径被打开,更多的事件被强制收敛。

    这是这个城市的现在与过去在希尔伯特空间之中的投影。然后,处于高维的投影在按照新的规则变化。

    算符与算符,算子与算子交错,完成了华丽的舞步。

    由元胞自动机算出行人流、统计估算出的路径通通经过这个复杂的工具进行最后一步处理。

    “但是。这次我真的被惹火之后,却发现了我忽略的事情。”

    处处收敛、向“一”收敛的概率,相对之中的绝对,偶然之中的必然。

    由于崭新算法的介入了高维的景象。

    强大数定律,超越了一切古典概率论,彰示“规律”的道。这就是王崎和切雪佛、冯落衣讨论的成果。他以“灵感”“直觉”的名义透露柯尔莫哥洛夫大数定律——数学史上最初的大数定律存在,换来的是两位宗师的“指点”,为他打通了神州现有算法、现有法门、地球的现代概率论、算器应用之间的种种关卡。

    然后,一个崭新的算法诞生了。

    “我是天才啊,是超越一切的天才啊……在一个黑箱为王的世界里。有多少人是尽知理论才使用法术的?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时代的数学家?这种传奇人物神州也不缺啊。”

    王崎睁开了眼睛。他的事业里,有无数丝线。铺满了神京的大街小巷。然后,这些丝线一根根的断裂,湮灭,最后只剩下数根。

    有一个虚拟的人影在沿着丝线倒着走,如同倒放的影像。

    “全部都连起来了……”王崎轻轻笑道:“找到你了,混蛋。”

    ————————————————————————

    希尔伯特空间,在神州被称作“相宇”,相的空间。

    这种理论作为几何基石画天式的推广,作为几何代数相连的天位法的推广,与种种高深算学、天物流转之道都有不错的兼容性,以它为基础而存在相宇天位功,则是万法门最负盛名的功法。

    但是,这门功法的缺陷也相当明显。

    运行高维希尔伯特空间/多相相宇的计算量足以让任何普通计算机宕机,甚至一般的大型计算机都力有未逮。是以,金丹期一下是绝对修不成这门功法的。

    王崎能够进行一个城市的运算,还是因为他预先租用了万仙幻境的关系。

    在冯落衣的感知当中,有一个虚拟的存在,一个奇特的算法在疯狂的运行,它吞噬运算力,壮大自身,吐出成果。王崎所见到的高维体也呈现在他的眼中。

    他注视着这个怪物,表情还挺开心的。

    “看起来,这个孩子跟我当年比也差不多了啊。”

    ——————————————————————

    “他跑起来了!”“他在干什么?”

    注视着王崎的执律使们议论纷纷。

    王崎分开人群,沿着看不见的路径走动。他身上显现着一个特殊的气质,仿佛有一城的“气韵”被叠合在他身体里,没有人觉得他这么做错误。

    尽管计算是由万仙幻境承担,但是结果却是反映在他的心里。思维的变化刺激魂魄的运动,而魂魄的运动则使他修法发生变更。

    他在运算一座城,于是他真的有了一座城的气势。

    然后,一种执律使发出惊呼。

    “快看!他在干什么?”

    辰风捂住额头,表情复杂:“好吧……不得不承认,过度的悲伤使他疯了。我们去控制住他吧。”

    靠……王崎,你不会是真的想要添乱吧。

    ——————————————————————

    在黑暗之中,她一个人静静的走着。虽然上元节上处处喧嚣,但她还是更喜欢一个人的恬静。她走到了自己家门口,那里早就挂上了灯笼。

    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站在灯笼下面。她身子一颤,本能的想要拔剑。但是看清楚来人之后,她却放下心来。

    胡步雪笑道:“王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

    王崎看起来一副很累的样子,撑着强,呼吸粗浊——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一个筑基期修士累成这样。他的语气很古怪:“是啊……我倒情愿不是诶。”

    胡步雪眨眨眼,不解道:“为什么?”

    王崎的右手抽出一支灵犀瓶,用法力激发。无机质的提示音报出了那一只记忆体的名字——【疾风】

    他答非所问的说道:“第一,我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你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上则拿着另一只特制灵犀瓶“鬼王”。

    “第二,那天晚上我居然没有阻止你;”

    两只灵犀瓶被王崎插入了自己的腰带。

    “第三,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怀疑其实是最有嫌疑的你。”

    胡步雪强笑道:“王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我……”

    “听不懂也没关系,形式而已。”王崎的表情显示出一种奇怪的快意:“我的罪细数完了。”

    “现在,来细数你的罪恶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