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六十六章 银色黎明,圆环之理【求支持、推荐、月票】

第二百六十六章 银色黎明,圆环之理【求支持、推荐、月票】

    神道有两种修法,一为神灵修法,一为巫祝修法。

    原道救世歌是圣婴教独有的修法,介于神灵和巫祝之间,被称为“神子修法”,修炼到大成,若是修士陨落,则神魂自动与神灵合一,永存于世间。三威蒙度赞就是纯粹的巫祝修法了,用处是使修士和神灵之间建立联系。至于成就多高,那得看神灵的意愿。

    杜斌知道王崎所图不小,但没料到王崎如此作死。

    圣婴教是什么?是万古第一神道。而神道又是什么?是仙盟誓要根除的对象!

    听了杜斌的称呼,那四个少年看王崎的眼神就有几分不善了。他们虽然终于杜斌,但他们不傻。在仙盟威压一世的背景下练习三威蒙度赞,那根本就是找死!

    王崎道:“什么眼神啊,这是三威蒙度赞吗?我可是把关键性的章节都删去了啊!”

    也就是说你不否认这个是三威蒙度赞是吧!

    杜斌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不行了。他们神京古法后裔和仙盟不是一条心,但是也没有撕破脸啊!现在就举起反旗?傻吗?

    “圣婴教早就将神灵权能与神灵本身剥离,创建了一个特殊的神道系统。这个系统无人心,无意志,固然成长不受限。但是一旦香火断绝,就会立刻崩溃,不像一般神灵修士还能苟延残喘。”王崎无所谓道:“圣婴教都快绝迹两千年了,慈父圣婴净风王都已经消散了,你就吟诵这些也没有任何效果。不会联系上任何神灵。就算有。呵呵。我又删去了所有指向神灵的句子,你们就算虔信了,产生的香火信力也没有指向。”

    杜斌问道:“那你想干什么?”

    “我要服从,绝对的服从。”王崎道:“他们必须遵守我制定的制度,秉持我规划下的心持,让身体和精神达到一个最佳的状态。”

    王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一人高的镶银木质十字架,将它摆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杜斌再一次心惊胆战起来:“这是神道标识!”

    神道标识,一个符号。一个印记。若是全天下人都以为这个符号就代表那个神,那么在人们能够看到的地方,所有被刻上这个符号的物品都会和神灵产生联系。

    “又不是圣婴教的三重圣环,惊什么?”王崎安抚了杜斌一句,对着其他几人道:“你们几个要记住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圣光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玄思,因为它不陷于对任何人或任何事的敬畏之中;圣光是另外的一种力量,在它这里,忠诚和善行更为重要。这力量也包括研究和冥思,特别是如何使自己成为一名好人……这些信条,我以后会慢慢教你们的。你们也有的是时间学习。”

    “现在,为了增加你们的集体感。让你们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系统,我必须给你们一个共同的名字。”王崎沉吟片刻,道:“就叫‘银色黎明’好了。”

    白银之手不太吉利,血色十字都是疯子。

    在安排完这边之后,王崎又走到西厢。这一次,他没有用圣光疗伤,而是大谈“理性”二字:“你们必须秉持智慧之道,在心里明白,神州无神,天下无神,但须敬神如神在。所谓神道,就是第一个骗子遇上第一个傻子的结果,但是,神道的道理也是有好的所以,千万年来,人族一直不断的制造神灵,使神道昌盛。”

    “我会教育你们,如何运用自身智慧,斩去烦恼,劈开谜障,照见道德,知晓天下。”

    接着,他又拿出了一个金镶玉的圆环,摆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

    “圆是智慧。圆里隐藏了许多的秘密。人对圆的认识无穷尽,前古道门,以太极为标识,是圆,以无极为修持,是圆;佛说圆满,圆满报身,是智慧身,是圆。中古,几何魔君以圆入道,以圆殉道。”

    “你们要以圆自喻,以圆为象征,崇敬圆。是以,我赐予你们一个集体的名字,就叫‘圆环之理’。”

    “万物之始,始于圆环,环真至理,真于求实。”

    王崎无比虔诚的说出这句话时,杜斌整个人都凌乱了。

    这特么不是要搞神道是什么?

    老天啊,我只是在找一个能合作的、能提高自己战力的人,不是找一个要修神道的疯子!

    在安顿好四人之后。王崎和杜斌一起走出了院子。一出门,杜斌就抓住王崎,急切的问道:“王兄,你到底在干什么?”

    “立心持。”王崎到:“我需要几个精神状态稳定,绝对服从的实验品。然后呢,根据阳神阁的研究,神道信徒最适合了。这是为了实证。我的技术越好,你得的好处也就越大不是?”

    “你那圆环之理和银色黎明的名目就不像正道啊!”

    “得了吧,我原本就想直接叫智教和圣光教的。”

    “可是……可是……”杜斌竟无言以对:“你说要是让人发现了……”

    “首先,你的家仆虔信明显是我鼓捣出的骗人把戏,可能性很大?第二,我删去了所有指向神明的词句,言辞之中甚至还特意加上了反神道的理论。”王崎指着那个院子,道:“你还有什么不满?”

    杜斌叹道:“我就是担心啊……”

    王崎摆摆手:“你那管家,以后伤好了,不是还要到我这儿来办事吗?让他监督,我做什么出格的事,你来阻止我,如何?”

    杜斌迟疑道:“这个……”

    王崎又拍了拍杜斌肩膀,笑道:“顺便问一下啊,你能够和神京谪仙联系的,对吧?”

    那些谪仙人极度排斥算器,所以王崎并不知道联系方式。

    杜斌点点头:“能吧……”

    王崎道:“那好,帮我带个话。”

    “什么?”

    “‘已能事人,问事鬼神’。”

    杜斌心脏停跳了一拍。

    看着杜斌落荒而逃的背影,王崎微微摇头:“老头,这小子真的靠谱吗?我觉得他没胆子玩下去。”

    “就算他去举报又怎么样?且不说你上头有人。光从律法上奖,你是辰风的副手,辰风有神道研究资格的,你开个项目也不是说不过去。而且,你也说了,你刚才的言辞明明就是反神道的,他能奈你何?”

    真阐子想了想,又问道:“话说回来,你废这么大力气把这里搞起来,是为了什么?”

    “两点。”王崎边走边说:“首先我要揣摩修法,就得研究修法之中的理论。再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人人有功练,人人有仙修’是一个好题目。我要真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对修炼、功法的理解就足够让我用到逍遥了。”

    “人造法基,人造金丹,都是很好的方向。万一我真的过不了天关,那也有‘人造元神’的备选。”

    “再有,神道方面了。”

    “我要控制命之炎,就得学习生灵之道。人道对我来说是比较好入手的。神道又是人道的一个方面,所以我要搞一搞。”

    真阐子问道:“可你刚才定下的规矩,不像教规。”

    “这第一是证明一下辰风的理论,看看这种‘人群’组成的系统能不能形成力量;二来也是印证一下我自己关于非人格神、哲理之神的思路。”

    “银色黎明”为“道德的观念”,“圆环之理”为“理性的思维”。王崎并不是要强制那几个少年遵循这些理念,而是在他们心中树立起这两个理念的概念。

    王崎按按额角,接着道:“如果成功,那么我还可以顺便观摩一下原始宗教的形成,另外,将巫祝与神灵、信众与信众之间连接在一起的力量,我也非常好奇。虽然辰风觉得那是‘灵犀’,但是灵犀的传递不是凭空的。电磁波、引力波、量子灵场,总得有个载体。将找出来,对我在天物流转之道方面的帮助也很大。”

    真阐子笑道:“前些日子可没见你想这么多。”

    王崎笑笑,老实承认:“最开始确实是只想在硬币、记忆体这两个不是特别关键的技术上坑他两把。不过就这一两天,我完善了一下思路。”

    “要干,就做到最好!”(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