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七十张 天地心,生民命,万世太平【谢谢各位支持!】

第二百七十张 天地心,生民命,万世太平【谢谢各位支持!】

    辰风呼吸隐隐有些急促。

    他很早的时候就学会了控制情绪。所以在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一个客观的求道者。但此刻,正是因为客观,所以他没法超然。

    他的面前是一个不断闪烁的立体列阵。简单的规矩网格将不大的空间划分成无数个小小的立方体。每一个立方体周围都有二十六个相邻的立方体。每一个立方体都代表一个人族个体。每一个人都有有限个状态——泛信徒、浅信徒、虔信徒、狂信徒、正信徒、巫祝、神灵。

    其中,只有神灵是固定的。

    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影响他周围的二十六个个体——那代表他人际关系之中与他最亲近的二十六个人。这二十六个新的个体每一个都有机会转为信徒。如果但几个单位时间过去之后,周围人都没有转变,那么那一个个体的虔诚程度会有几率下降。相反,如果周围都是信徒,那么自身的虔诚程度提高的几率大大增加。

    至于转变了规律,则是一套复杂的博弈规则。十多个步骤、百多种情境、近万的事件……每一个单位时间里,所有个体都经历着一次有限的选择。贾维斯强大的计算力在模拟“历史”。而在无数个体的选择下,神道或在壮大,或在消亡。

    辰风问道:“为什么,明明选择的机制一样,判定的机制一样,不同神道的情况会差这么多?”

    王崎把脚翘在桌子上,摊摊手:“都说了这是未经验证的算法,我看不穿它的趋势。也没人看得穿——不过。历史不就是这样吗?不可预测。”

    历史就是一个巨大的混沌模型。再伟大的智者也只能找出这“偶然中的必然”。而不能精确的预言某一个时间。比如,古典经济学家就预言过经济危机、大萧条,但没人能预演它的具体时间与程度。

    历史的必然是存在的,所有必然都是偶然中的必然。它滚滚向前,无可阻挡,无可扭转,但绝不会精确的碾压在一条直线上。

    辰风又痴迷的看着那“神道”的演化,问道:“这个。你能够再优化一下吗?”

    “我觉得已经足够强大了,很完美的再现了历史。”王崎说的同时,还在总结这个模型里面反映出的规律,同时根据这些规律编写新的规则。

    元胞自动机这个算法,王崎曾经拿到万仙幻境上使用过,他对冯落衣的说法是“用来测算算器性能所编写的算法”,后来发现意外的好用,所以才用了下来。

    元胞自动机不是由严格定义的物理方程或函数确定,而是用一系列模型构造的规则构成。它的构建没有固定的数学公式,构成方式繁杂。变种很多,行为复杂。所以。这个系统说简单它很简单,但复杂起来,那也是特别可怕。据王崎所知,能够玩转元胞自动机,并专门为之写一本专著的,基本上都有资格在牛津剑桥之类的大学的数学系捧上铁饭碗了。

    至于辰风说希望的“精确”,那更是不可能的事。这本来就是一个混沌系统,就算是算君庞家莱那个级数的算家,也没办法使混沌的模型呈现出必然的样子。

    辰风叹息一声,有看向另外一个他其实看不懂的模型,一个有限维的希尔伯特空间,“神道的教义”。

    辰风清楚,这个模型最宝贵的并不是那些问题,而是思路。王崎问了23个问题,仍不足以概括所有神道教义的方方面面。但是,这些问题都是可以改变可以替换的。对于王崎来说,无非是换几个维度的名称而已

    光这两个,就是顶了不起的成就了。

    由相宇总结教义的规律,再将之以博弈的形式写出,代入那个元胞自动机的模型……

    辰风喉结上下动了动。他很想拍拍王崎的肩膀,说一句“我当初没看错啊”,或者大笑三声,拉着这家伙痛饮一番。

    但是,王崎却悠悠然道:“东家,别高兴得太早了,我这里还有问题没有解决。”

    辰风揉揉鼻子,平复心绪,道:“你说。”

    “首先,关于这个教义模型,实际上是一个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我摒弃了神道教义中所有的玄思、哲理,也没有系统阐释戒律——虽然在我看来,这些玩意有一个算一个全是糟粕,但它们也是神道之基石,是神道之序的组成部分,也是对神道信众影响最大的一部分,不可不研究。对此,我暂时还没有很好的思路。”

    “其次,这个元胞自动机模型,是将神道本身从人道的大系统之中独立出来,单单研究神道教派。注意,它模拟的不是‘神道’,而是‘单一的神道教派’。”

    在地球,宗教学也分广义和狭义两类。广义的宗教学包括价值性判断和规范性研究,不回避对宗教的价值判断,侧重于宗教的体验、命题和信念等的真实性和可接受性——这些宗教学家与其说是社会科学领域的科学家,倒不如说是神学家或哲学家。而数学家、物理学家出身的王崎理所让然的会鄙弃这种思路。

    他采用的研究方式,是最狭义的一种。将神道、教派当成单纯的系统,不去考虑其他,以最客观最严谨的方式描绘神道的结构性。

    对于王崎来说,这种方法才是正道。但是他也必须提醒辰风,这一条路暂时不圆满,还需要其他路子来补充。

    辰风点点头:“我明白的。我也不指望通过这个来一次性的解析出整个的人道。能够解析出一个教派,那么这个方法总能找到推广,去总结整个神道,然后解析律法、解析货殖、解析道德……”

    算主希柏澈曾经说过,特殊性问题同样重要,因为那是通向一般性的突破口。

    虽然王崎的模型还不完善,有诸多不足之处。但是,这已经能够给辰风一些触类旁通的感觉。以前只是强行几下,却不曾理解的神道修法在他心中一一显现。

    构建神道……构建神道……

    辰风的眼神突然转利。他看着被王崎拨到一边去的监控画面,道:“可惜啊。”

    “怎么了?”王崎装糊涂。

    “你这个实证,是违律的!”

    王崎打了个响指:“贾维斯,我违背了哪一条仙盟律?”

    “暂时没有重罪,先生。但是我必须提醒您,未经许可窥探他人修法是侵犯他人权利的。我不建议您这么做。”

    王崎把脚放下,摊手道:“喏。民事的。他们不起诉,身为执律使的你也只能调节。”

    辰风怒道:“别装糊涂!你这是在建神道、立神教!这是在损害那八个人的利益!”

    “反正他们一辈子也只能是神京贵胄的家奴,最好也就混成一个速成金丹,连古法筑基都不如。经过我的实证,他们妥妥的金丹顶尖战力,还有什么不满?”王崎眨眨眼睛:“至于神道?我立了神道?开玩笑啊?贾维斯,给他重播我教育那几个小子的画面。”

    辰风面前出现几个光幕,迅速拉过。辰风眼中出现一丝迷惘:“你这是……”

    “不涉神力,不设神术,不宣神名,不显圣。”王崎道:“这是神道?”

    辰风道:“那你也违背了‘知情’‘自愿’的原则。这个原则……”

    “这是个单盲实证,现在不告诉全部情况也是可以的,只要立心魔誓说以后告诉他们就行。”

    以后……呵呵,被你洗脑成功以后对吧……

    “再者,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些宝贵的实验题和样本出现一点差错的,这个实证最多只持续数年时间,也不可能祸及其他人。相信我,作为报酬,我会将他们打造成超一流的金丹修士,其中圆环之理的那几个经过我的改造之后,未必没有机会转成今法修。”

    辰风闭上眼睛:“你确实完美的规避的仙盟律……我以后会和你交流理论的,但是这个实证……”

    我就不参与了。

    在辰风说出最后几个字之前,王崎露出了安利的笑容:“朋友,我这里有一桩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题目,你要不要来分一杯羹啊?”

    辰风疑道:“什么大题目?还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王崎道:“你之前说过是吧,人道是一个可以接引灵气的系统,只是这个系统之中,流转的灵气并不在人身上。”

    “没错。”

    “那么,如果我们把这股灵气转为法力,不集中于个体的神灵或者巫祝,而是散到所有人族的身上呢?”

    辰风一惊:“你是要?”

    “人人有仙修。”王崎手撑着桌子,站起来,满脸兴奋的喊道:“或者说,人人如龙,天下大同!”

    天地规律所致,仙道文明的成果始终难以惠及凡人。这也算是天地的规律吧。上古妖族文明之时,妖族就不视野兽为同类。开灵前后乃是两个世界。人族好些,但凡人的作用也只是生出更多天才,或许还兼做炼器材料、香火源泉。

    然而,天地无心人有心,我以我行立天心。(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