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王崎的实验日志
    “阴阳历七月二十八日。

    圣光之神诞生的第六天。往实验体杜贵身上植入圣光崇拜记忆的第三天,将圣光浸染化实验动物魂魄放在十字架周围的第五天。

    圣光之神的成长很迅速。但是相对来说,按照真阐子的记忆,与古法之中的修士相当,大约等于刚刚练出第一丝法力的修士。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大约需要十七年才能收获一个筑基期法力的圣光神灵。

    这与真阐子的记忆,还有古籍记载有矛盾,或许是因为古时神道神灵一开始都是人,出来神道教派系统,还有肉身可以吸纳灵气。也许是因为四个人的教派太过弱小。

    实验体杜贵没有显示出对圣光的崇拜、信仰,但是,他已经开始偷偷修炼圣光之法。作为命之炎在精神领域的特化形式,他很快就能发现,向往道德、保持心灵上的负熵可以增加圣光的力量。他会被洗脑的。

    那个十字架中的神灵已经和那七个实验动物魂魄气意勾连。这种勾连的方式有些难以理解。它伴随着电磁现象【注明:白光】,但是电磁波本身很稳定,不具有传递灵犀的功用。推测,也许是某种纯灵气现象。

    只可惜,灵气论不是我的强项。应该分出线程,重新学习。”

    ……

    “阴阳历八月三日。

    圣光之神诞生的第十一天。

    十字架渐渐变得不类凡俗。我凭借肉身也可以感应到上面那非同一般的力量。

    那很像是我最初的圣光神通,但又存在明显区别。暂时无法表述。

    那七个实验动物魂魄被当成天使崇拜,已经成为这个神道系统的一部分。它们分明还在瓶子之中。但是。我却隐约感觉到了。这几个魂魄的主体已经不在这里了。

    某种特殊的时空现象吗?那个神在我感觉不到的维度或者时空褶皱之中建立了所谓的神国神域?

    它们的联系方式或许是一种超距的引力相互作用?

    暂时不得而知。

    随着圣光之神的增长,我和圣光之神直接联系的气脉也变得越发奇怪。它开始发散,与天地间流转的气脉混在一起。但是我变换几种算法之后发现,它在高相相宇之中始终等效于一道狭长而笔直的气脉。

    感觉上,这个神在逐渐成为天地的一部分。

    我发现了,这个气脉只指向我。或许是因为我在这个系统之中有特殊的地位?这个系统之中,所有的信息都是我所编造,所以才有这个效应?

    另外。杜斌派来的第二批实验品终于凑齐了。我将他们安置在在后厢空房,准备将它们分为两批,分别投入银色黎明或者圆环之理。

    我这几天将会观察这几个新的个体融入两个神道系统的过程。与此同时,我也会根据新的认识,打散先天五德法度,重新构成巫祝修法。这个修法应该能够对神产生新的影响。或许,我还可以借此解决那根缠着我不放的神道气脉。

    特殊个体杜贵刚刚修炼圣光秘法,尚未修成。或考虑派杜忠对他进行引导。”

    ……

    “阴阳历八月九日……”

    在那个神道实验基地的屋顶上,王崎挥手,将那篇刚刚开了个头的实验日志窗口扔到一边。

    尽管有贾维斯存在。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全方位监控那几个少年。但是,他还是喜欢站在这里。直观感受这一切。他现在有事何等修为?只要他不主动出声,就算是那个金丹修士杜忠都别想发现他!

    院子里的灵力流转在变动。而与它同步变化的,正是银色黎明的“组织”。

    有两个新人加入了银色黎明。

    王崎这次没有使用鬼兵“白蛇”。在过去的半年里,他用白蛇将那八个少年提前洗成狂信徒。但这一次,他想要观察神道的自然发展。

    “这下子就是六个人的动态博弈了。”王崎喃喃道:“那四个信众信众会在什么条件下传播圣光的思想?他们又会在那些言行中体现于正常人的不同?非信众的两人会如何思考这些信众的言行?又会如何转化为新的信众?”

    “他们的哪些言行为发生怎样的冲突?信徒何时会动摇?会否定?非信众何时会被触动,被转化?”

    “多少个单位时间之后,那两个普通人会被并入这个系统当中?”

    院子之中无数的监控系统六个少年的每一个行为都记录下来,转化为贾维斯能够理解的语言,参与元胞自动机的模拟。

    越发复杂的元胞自动机展现出无数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又与下面灵气场的变化丝丝入扣。

    “神道系统的变化,神力的变化,神灵的变化……”

    越来越多的式子让王崎对这一切的理解越来越深。

    而他思维的伸出,另一个线程的他则利用起着一些感悟,开始对五德古法的新一轮结构。

    先天五德,乃是以人道兴衰为基础、以史为法的修炼门径。在王崎脑海中,无数的古书、史书、先天五德对人道的解读、此时此刻新神道的感悟纷纷综合在一起。

    无数无形的丝线从王崎穴窍中涌出,构成数轴,重新解构一方时空。天地灵气的流转规律发生些许变化。

    然后,他伸出了手。一瞬间,时空度规倾斜,真空无量海发生一次波动。于宇宙,只不过是微小的涟漪。但是对于个体的修士来说,这一下就是惊涛骇浪!

    坐在屋子里的杜忠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他战力来,惊骇欲绝的看着外面那可怕的的灵力波动。

    “这是那个小子……王先生……可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可能爆发出这样庞大的灵力啊!”

    随着王崎一握,周围无数符篆生灭,海量灵力席卷一切。他手上的五指,沾染上了五种不同的彩光,赫然是先天五德的颜色。王崎五指一合,有什么东西被他钳制在手上!

    王崎“抓住”了那一根气脉!

    先天五德,是五种建立秩序的方法。王崎赋予了这根气脉新的流转方式。这赋予的全新灵犀也是以圣光为基础,也是负熵力,所以圣光之神的这道气脉完全不做抵触。

    手在储物袋上一抹,取出了自己的那一份天一灵玉。然后,王崎手掌上相波纵横,无形的物质波将这本来就不厚的灵玉片变得更薄。

    王崎两一份领域用符篆包着,收好,然后将另一篇领域伸向那道气脉。王崎手上微微用力,天熵诀配合天歌行,加速玉片内部分子运动,同时改变玉片的化学键,让它暂时变得更加容易炼制。

    随后,数到法篆、数到灵禁涌入玉片,生生将之和气脉接到一起。

    “从此之后,这片玉就作为我的象征,成为银色黎明系统的一部分!”

    ……

    “阴阳历八月十九日。

    圣光之神已经诞生了二十一日。

    新加入的两人在没有‘白蛇’洗脑的情况下,也转为了圣光的浅信徒。和预计的一样,由于有两个新人加入,神道教派系统的复杂性和有序性再次上升。圣光之神吸纳灵气的速度也大大提升,力量已经稳稳踏入练气初期。

    现在的十字架,已经出具夺人心魄的力量。任何人讲额头抵在上面,就会感应到一片纯净星空。难道是我引用康德那句‘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非人格神的形象,真的是来自于教义规定?

    与此同时,放在十字架周围的七个实验动物魂魄已经有些光彩夺目了。那七个魂魄的亮度甚至接近阳光。但是,我也能够感觉到,它们已经不能算是魂魄了。圣光似乎将它们改造成了别的什么。它们进入了神道的系统,成为了神道的一部分。

    但是,奇怪的是,同样接受过圣光之神改造,但是现在还摆放在辰风实证室里的那几个动物魂魄,却没有变化的迹象。

    为什么?是它们没有进入信众的视野?还是因为圣光之神是初升的神灵,影响力有限,神域只能覆盖一个院子

    另一条,实验个体杜贵开始研究圣光教义了。很快他就会转化为最基础的泛信徒。那么,他会不会与十字架里面的神产生联系呢?

    在杜贵的实验结果出来之后,应当安排杜忠与银色黎明的人接触。杜忠对我依旧憎恶,应该不会接受我编写的教义。如果一个遵守教义、却没有与其他信众产生联系的信徒没有被纳入神道系统,而一个不信神却跟随信众祷告的家伙能够进入神道系统,那么我们或许应该重新思索一下神道的定义了。

    另外,我感觉得到,圆环之理也快要诞生了。在我的设定中,它是涉及无限时间线、无限因果的存在——但是现实是,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并不支持它如此日天,区区五个信众的势力也无法支持它日天。

    究竟会诞生什么东西呢?令人期待。”

    ……

    就在王崎一步步记录神道发展的时候,辰风那边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圣光之神的本征式出来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