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九十四章 验证猜想,龙族疑云

第二百九十四章 验证猜想,龙族疑云

    王崎很早开始,就将自身定位为“求道者”。他觉得,沉溺于法术的威力,其实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除了刚刚经历惨祸、心态不正,以及仙院那会应付武试之外,他都没有单纯为了威力而学习法术的想法。对他来说,这种练习不是为了帮助自己熟悉、掌握功法,就是用来印证自己理论层面的想法。

    修炼最大的意义是升华生命,使自身成为完全的开放系统,类似于耗散结构的存在,维持住自身负熵,达到长生久视的目的。

    而“不死”对于求道者来说,最大的意义则在于能够有足够长的时间去求索自然的规律。

    除此之外,修炼带来的一切东西都只不过是附加价值,有了更好,没有也没关系。战斗力什么的,自身不足也可以依靠工具弥补。

    毕竟,神通再强又如何?一定能够强过星际战舰、强过死星、强过人造黑洞、强过二向箔?

    这些东西,哪一个不属于“外物”?它们的威力却超过了真阐子这位大乘修士的认知,还远远将已知的仙器甩在后面。

    但是,就在刚才,王崎决然出现了放弃思考、战个痛快的心态!

    这不正常!很不正常!

    微弱的警觉心在内心惊涛骇浪的破坏欲中蒸腾起来,几次被拍灭折后终于联系上了作为意识插件的贾维斯。贾维斯的本体在仙器“数学”和“离散”之内,没有收到狂暴龙族精元的影响。王崎靠着这一线清明,分出一个线程。夺回了命之炎的控制权。然后。强行切断对“龙之力”的供应。

    凭空涌现的龙族精元终于开始减少,王崎仰天上校,将体内龙族精元尽数灌入手中巨斧。一道肠道三十丈的紫芒横亘在天空之上,斩破黑布,斩破神术,斩杀了那个祭酒。紫光侵体,那个祭酒连医生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峰峰在厚厚冰块之中。然后被随后而来的滚滚精元打成粉末。

    龙族精元尽去之后,王崎终于恢复了清明。他小心翼翼的将三枚硬币镇压,任由他们吸取命之炎。

    “好可怕……”王崎精神恍惚了一下:“刚才那到底是什么?”

    那个是龙族的神通?

    疑似伴随真空能的特殊灵力,疑似强相互作用力或者强电统一的攻击神通……

    这些不弱于元神威能的强大神通,是可以固化在血脉之中的?

    不不,这不合道……这不科学啊。

    “妖化”或者“修行”都是一种后天获得性的特征,属于不可遗传的“变异”。就算有胎儿先天就带有神通,那也是沾染母亲气息,或是父亲的修为深入到细胞层次,使精子自然蕴含灵力。这并不是稳定的优势基因。会在一代或两代之内消失。

    妖族会出现什么先天神篆也是如此,血统有影响。但是还有运气的成分。

    龙族的血脉,居然能够恒定这样恐怖的神通?

    而且,演化是为了生存下去,一旦物种适应了环境,演化也会变得缓慢,优势血统不会迅速扩展到整个种群中。龙族几亿年之前就是神州霸主了,有必要进化出如此可怕的血脉吗?

    这时,一阵让人感到舒适的气息从地面上传来。王崎这才注意到地面上那一团燃烧的白炎。

    辰风握住剩下那个祭酒的手腕,体能提升到极限,正欲将之击毙。王崎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个猜想没有验证,急忙吼道:“别杀!”

    这一下让众人侧目,心道:就算要留活口……刚刚你才是杀得最畅快的那个吧?

    总算辰风与王崎这一年多的信任没有培养白羊。辰风在挥出最后一击时及时的化刚为柔,强大的打击力如同水一般渗透对方脏腑,动摇对方身内根基,轻轻巧巧将嘴放震飞。

    那祭酒如同僵尸一般,双目发直,嘴角泛出白沫,口中“嗬嗬”嘶吼。辰风那一拳不止破坏了他的内脏,而且有着命之炎气息的负熵法力侵入体内,与那高熵的洪元神力纠缠不休,折磨着他残存的神经。

    王崎却再一次开始了绘景。天地间的灵力还是呈现出那个奇特的状态。但是,它与这个仅剩的祭酒联系更加紧密了。

    好像能行!

    那个祭酒发狂似的想辰风发起攻击。辰风身怀命之炎,不怕消耗,又有道心纯阳咒的粉色咒光护体,不惧受伤。他发挥拳脚优势与那个祭酒缠斗,务必使他远离还在昏迷中的山河城真传弟子。辰风还有余力想王崎抱怨:“兄弟你要做什么就快一点,我这还护着个伤员,顶不住的话我就不得不宰了这个疯子!”

    剩下四个修士急忙下场帮忙。王崎从计算之中惊醒,喊道:“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

    王崎伸出手,抓取了一段龙族精元凝结出的坚冰。天歌行发动,电磁力通过干涉水分子的磁矩,将其塑造成弓形,并改变了水分子之间的晶体结构,赋予其金属的韧性。然后,大象相波功涌现,物质波作弦,制成一张强弓。王崎拉开长弓,一道白色灵光自动形成箭矢。

    那赫然是千幻神咒的咒光!

    “千幻神咒我还操控得不是很熟练,碰不到高速移动之中的对手,这种情况下放出一团咒灵分身容易误伤。”王崎深吸一口气,然后喝到:“除了辰风,都让开!让开!这一箭不是开玩笑的,这法术非常歹毒!”

    众人闻言立即后退。辰风则骂道:“你就逮着我坑是吧……”说话间双手不停,应使用蛮力夯砸,让那个不要命的祭酒不得不护住头脸。辰风则接着拳掌相击的力量迅速后退。

    那道白色的箭矢擦着辰风的脸飞了过去,正中那个祭酒的膻中。千幻神咒的力量完全融入对方法力。王崎立刻感到,对方与自己建立了某种奇特的联系。他的肉身对自己而言不再是阻隔。体内的某些秘密正随着心魔大咒的侵蚀。在不断暴露。

    那个祭酒终究还是留了几分意识。他被拿到箭矢吓了一跳。最后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困惑的晃晃脑袋,然后嘶吼着再次向众人发动攻击。

    靠,没反应啊!说好的歹毒咒术呢?哑炮?

    四个筑基修士在心中抱怨了一句,然后接着与那个祭酒打。

    但是打着打着,他们也发现事情不对了。

    这个祭酒,自我意识被消灭得差不多,根本不会在意伤痛。除非是致命伤害或者影响战斗力的致残攻击,不然他根本不做防御,连这个念头都没有,正是因为这一种彪悍的打发,所以他才能以一敌五。若不是辰风不惧伤害,挡下了近半攻击,这五个修士想要围而不杀就有些困难了。

    但是,这种狠辣的、把自身性命当做一直破鞋的战斗风格却在渐渐消失。

    这个祭酒,居然开始采用一种相对稳妥的战术,每一拳每一脚都变得谨慎而高效。但是。这种战法只会加速他的灭亡。

    这正是千幻神咒侵蚀加深的结果。

    由于心中混乱而绝望,所以这个人才会不拿自己当人。所以才会自我意志薄弱,被神灵操控。

    那么,给他注入一个虚假的“希望”,让他产生“不拼命其实也有可能胜利”的念头呢?

    而且,他现在与“神道系统”、“神灵触须”的联系异常紧密,如果这一招千幻神咒能够通过这个系统,传染给其他信徒,甚至那个神灵的话……

    王崎这是想往这个自绝望的废墟里生出的邪教,注入虚伪的“希望”!

    随着千幻神咒的侵蚀加深,这个祭酒身上的战意越来越弱,灵识居然回复了一线清明!他开始闪躲,开始畏惧,甚至有逃窜的倾向。而千幻神咒的侵蚀越深,他的魂魄在王崎眼中就变得越发清晰。王崎一边分析对方体内展现出的神道力量,一边计算这道心魔大咒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王崎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站个由头放他回去,让他继续感染更多的信众。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噗”的一声,好像是有人放了个响屁,又像是哑火的炮仗闷闷的炸响。

    那个祭酒体内的净世邪火伴着这样一声闷响,突然之间膨大,将那个祭酒吞噬,彻底焚烧,留下一缕黑灰。

    “这是……自杀的?”在场众人眼里都不弱,自然看得出毁掉那个祭酒的力量源自于他自身。

    但是,这种疯子,好好的也会自杀?

    李尤骇然,问道:“王兄,你这是哪一家哪一门的法术,居然可以催动他人法力,形成自尽的效果?”

    谁知,王崎脸上的惊骇之色比他还要重。

    那个不是自杀……

    王崎的呼吸有些混乱。他在最后一刻感觉得明明白白,一股不知从而来的意志接管了这最后一个祭酒的神力,将他的神力化作某种奇异的熵力,一句毁掉了这个祭酒,顺便摧毁了周围所有神道系统。

    以至于,它甚至没有一点多余的力量来毁掉周围的几个今法修。

    “呵呵……呵呵呵……”王崎难以置信的表情之下浮出一丝兴奋的笑容。

    原来,这玩意也害怕心魔大咒吗?那个叫做洪元的神,也在害怕心魔大咒!

    辰风知晓千幻神咒的效果,明白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他用灵识传讯问王崎:“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东家,看起来你的理论还是蛮正确的——我证明的啊,回去记得加薪。,”王崎跟辰风细细说了刚才观察到的东西。

    辰风沉吟片刻:“回去好好研究……”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王崎轻轻按住自己埋藏三枚龙族硬币的部位,问道:“辰风,我问你一个问题,龙族的进化史,有定论吗?找得到化石证据吗?”

    辰风道:“龙族先祖的化石非常难找,而已知的龙族,尸骨又一定埋藏在圣地,化石证据不好找——你怎么了?”

    王崎摇摇头,没有回答。

    他在思考一个很荒谬的问题。

    龙族,真的是神州本土自然进化出的种族吗?它也没有可能是外来的种族,或者高等文明的生物兵器?(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