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九十八章 谁念幽寒坐呜呃【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第二百九十八章 谁念幽寒坐呜呃【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在被冯落衣扔出仙盟雷阳分坛之后,王崎又在街上闲逛了很久。晚上的时候,辰风才通过万仙幻境联络他,说已经找到了能够做解析的研究机构,而且明天早上就可以开始解析,不用排队。二人留下半块玉石之后,在雷阳住下,第二日在雷阳游玩了一日,调剂一下心情。第三日才买了船票,乘灵舟前往神京。由于神京没有灵港,所以他们在下都下船,飞遁回到神京。

    陈由嘉道还是那个老样子,表情淡淡的。但是当天晚上桌子上的菜色却显示,王崎和辰风回来让她心情很不错。

    然后,日子又回到了正轨上。王崎继续每天到城西的院子里去扮神棍。回来几天之后,他还去观察了杜贵一次,在他房间里留下了一些书籍。每天下午,他依旧和陈由嘉窝在一起研究算学。

    可是,陈由嘉却总觉得这家伙心事重重的,情绪也异常低落。

    好吧,辰风那家伙也有这个倾向。但是辰风是阳神阁的弟子嘛,自我调剂、澄澈道心是专业课,一时的低落完全不要紧。王崎可不一样呀。

    陈由嘉咬咬下唇,觉得自己有必要和王崎谈一谈了。

    她听辰风转述过潇东发生的那些事情,也理解王崎的情绪。虽然她知道自己不会说话,但就是必须和王崎说点什么。

    王崎回来十天之后,陈由嘉才酝酿好自己的情绪。这天旁晚,辰风手下的研究员走光了之后,她才找上王崎。

    王崎此时正躺在屋顶上。沉默的望着被乌云层层遮蔽的夕阳。左手枕在脑袋下面。右手则无意识的抛接一支灵犀瓶。陈由嘉认得,那就是第三支心魔大咒记忆体,王崎称它为“五瘟总咒”。

    就在王崎和辰风回来的第三天,雷阳方面就把辰风递出的那份样本解析完毕,将本征式寄了过来。这一道本征式比圣光之神要长,略短于圆环之理。考虑到它只是洪元的一部分,这个复杂度倒是颇为合理的。王崎又根据前两次的经验,拆解出五瘟总咒的算法。然后用部分样本制成了这个记忆体。

    陈由嘉凑到王崎边上,挨着他坐下。她突然觉得略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扭捏了半天,陈由嘉才开口问道:“你最近……”

    突然,王崎道:“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啊。”

    陈由嘉一愣:“喧嚣?嗯,北风是很吵……”

    王崎坐起来,拍拍陈由嘉的小脑袋:“师妹,下次要是找不到说话的由头,觉得尴尬,就这样打开话题。知道你平时不会说话……”

    陈由嘉打掉王崎的手。怒道:“你才尴尬!你才不会说话!”

    王崎握住那支碧蓝色的记忆体,问道:“你想说什么?遇到什么难题了。还是有什么想吃的?”

    陈由嘉两腮微微鼓起,觉得自己酝酿了好久的情绪都喂了狗。过了许久,她才不情不愿的说道:“我看你最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要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就可以直接去阳神阁当首席大师姐了。”王崎笑道:“辰风都办不到的事。”

    两年功夫,辰风已经无法像当初那样随意阅读王崎思维了。

    陈由嘉扭过头去:“别闹。我……我就是看你最近心事很重。”

    “心事啊……”王崎又倒了回去,望着天空:“最近吧,我发现自己本心有些为自己力量所迷,感觉有些不复最初了。”

    陈由嘉想了想,劝到:“我觉得,你一直无愧于‘求道者’三字……”

    “‘真我如一,初心不易’……当初一位师兄这么教育我的——初心,乃是走上求道之路的初心,求得一重道的无上喜悦。真我,则是走上求道之路前的本来面目。”王崎单手上伸,似乎想要触摸天空:“我四年前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一丝法力,不会任何法术。今天,我自己就能够干掉任何一个古法金丹。算上法器,,一个人打一群古法金丹都不成问题——我是不是修炼得太快了?”

    不知为何,陈由嘉觉得王崎看向天空的眼神有些奇怪。

    陈由嘉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寂寞。她抱住膝盖,对王崎道:“其实……这也是正常的吧。要不然,为何会设置一个红尘炼心的修行呢?”

    “三年之前,西海龙王掀起天灾,席卷整个神州。当时我只不过是练气中期,还是初期的,但是已经可以视雪灾如无物,只把那大雪当成一个奇景……记得当时我还和另一个女孩一起看雪来着。”

    女孩?

    陈由嘉的心境开始因为一个特定词汇而转变。

    王崎苦笑一声:“离了仙院,道神京之后,我更是一顿也不曾饿着,生活水平还挺高的——哦,当然,沉迷于算题的时候不算。然后,这次,我才发现那场雪灾的可怕之处。它竟然将如此多的人逼入绝境……若是我晚修行四年,说不定已经是邪教之中一牺牲吧?”

    “感觉……我和凡人已经是不在同一个世界了。尽管我依旧能对他们生出悲悯,但是,我已经不能对他们‘感同身受’了。他们的绝境,于我而言就是路边美景。”

    陈由嘉有些局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道:“其实,能够保留悲悯之心,已经算是很好了……”

    “我应当主宰力量,而不是力量在主宰我。”王崎摇摇头:“而且,在雷阳的时候,我有感觉到了另一件事……”

    “其实你感觉与凡人之间由隔阂是正常的。”突然,辰风从屋子的另外一边翻了过来:“说说吧,我在雷阳可没看出你心魔缠身。”

    陈由嘉不知为何有些恼火。但是王崎是心持有亏,和辰风谈谈也挺合适,所以没有撵人。

    王崎道:“在雷阳,我去拜访一位前辈的时候,生出了一个极可怕的念头——若是我将心魔大咒灌入万仙幻境,是不是就能控制整个仙盟?”

    辰风不以为意:“这种念头,想想就过,算个什么?”

    “我是真的意动了。”

    陈由嘉跳起来,惊到:“你怎么……你怎么能这样想?”

    “由嘉,王崎肯说出来,就证明他已经不会这么做啦。”辰风安抚陈由嘉,然后又问王崎:“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摆脱这个想法的?”

    “我是求道者啊,仙盟对我来说不是庇护之所,更不是需要掌控的力量。它是志同道合者互为助力的存在。我洗了整个仙盟的脑,谁来帮我在仙道之路上走的更远?”王崎老师回答。

    辰风笑道:“倒还真是你的风格。”

    王崎叹道:“那一战,到底是外力迷了我的心神,让我对力量产生了向往。之前我根本不会有这种念头。”

    辰风道:“确实,你太过天才了,力量增长太快,就像是小孩子拿到了利刃,总想着挥一挥。这才导致心持松动吧。忙完了那两个邪教的事,你就开始红尘炼心的修持吧。正好由嘉也到这个阶段了,你们两个可以一起出去游历的。”

    陈由嘉莫名心慌。辰风适时偷偷传讯:自家姐妹,我绝对帮你!

    “那也得忙完这一段吧。”王崎坐起来:“说起来,你不是和师妹同一年结业的吗?”

    “对不住啊,对不住,我另有安排。”辰风突然郑重起来:“王崎,由嘉,我来其实是商量一件事的。”

    他取出一份论文大纲:“我打算把这个交给我的师父——他是逍遥修士,绝对知道如何正确的处理这篇论文。之后,我不得不回阳神阁呆着了,之前说不定还要在刑律司呆一阵……”

    陈由嘉抢过大纲,惊到:“这是心魔大咒的论文!你是打算一个人揽下所有的责任?”

    “洪元教有类似法度,若是肆虐开去,不光是仙盟,就连整个人族乃至妖族都逃不脱必灭的结局。”辰风道:“我们必须提醒仙盟。但是,这项研究也必须继续下去,所以王崎绝对要保持研究……”

    陈由嘉急了:“你知道这时什么性质吗?私涉邪教,上限死刑!”

    “我本来就可以合法的研究神道,所以会轻判的……”

    就在这时,王崎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你真的不必这样。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

    王崎坐起来,道:“在雷阳的时候,我找的那位前辈也是逍遥大修。我告诉他这些事。然后他表示这次功过相抵,让我把论文交上去,然后他用自己的名义帮我们压下这件事——说实话啊辰风,这次我比你更好人。”

    辰风纠结道:“你这已经处理好了?”

    “嗯。”

    “这算是司法交易吗?”

    陈由嘉终于露出受不了的表情:“事情已经有着落了,你还在纠结这个?”

    王崎道:“这家伙嘛,没救了。”

    辰风纠结了许久,才道:“算了,这次就算是非常之事……”

    王崎道:“话又说回来了,伙计们,我想我们得调整一下研究的计划了。”

    “这次倒是让我想起来了,我为什么要投入这个研究,为什么想要求这一重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