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反心魔咒【对不起,今天太累了,欠一更可好?】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反心魔咒【对不起,今天太累了,欠一更可好?】

    王崎最初要研究神道的念头不过是“人间应有爱迪生”的感叹。正好他需要研究生灵之道的任意一个方向,加强自己对生灵本质的领悟,借此驾驭命之炎。而辰风有心人道,所以自己干脆就在好友的志向上再进一步,添上自己的兴趣。

    只是,他此刻却思量,自己为何会生出这样的兴趣。

    “四年之前,我亦不过是一个凡人。四年之后,我也没法漠视那些凡人一直孱弱,一直沉沦。”王崎握着手中的心魔大咒记忆体,百感交集:“最初我心里一定是有这种想法的。至少要让所有凡人都用得起照明符篆,享得了仙道之成果。我不敢说日后也能如同现在这样,心心念念想着这件事。但此时如此行事,终归是不负今日。”

    “傻吗。”陈由嘉自幼长在仙道世家,对王崎的话没什么太大共鸣。倒不是她不知人间疾苦,只是没法感同身受罢了。仙道和凡尘的差距,大约就是地球上现代文明国家和非洲小国的差距。她不轻不重的泼着冷水:“你也知道,凡人驾驭不了仙道手段。人人有仙修?太想当然了。”

    王崎点点头:“我知道啊,我很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最近才意识到。”

    为什么自己出生的那个村子并不知晓今法,只是知道世间有仙人,知道仙道可求?

    无必要罢了。

    “凡人无法驾驭仙道手段”当然不是绝对的。比如说,有些符篆是恒定激发的,凡人也可以佩戴。又比如说,有一种符篆,凡人捏碎就可以激发。

    但是,这又涉及到一个“投入和产出”的问题。制符师炼制符咒也不是不花成本。而由一个修士制作类似道具、再由凡人使用类似道具去参加生产。效率非常低下,还不如修士自己上。

    至于地球上那种任何人都能使用的机器……这个充斥着灵气的星球,就好像时不时爆发emp的一样,那些器物根本不经用。

    所以,凡人连成为技工的价值都不存在。自然,针对凡人的“技校”以及“专科”也就没有必要了。

    他们唯一的价值。就是为仙道提供人才。仙道对凡尘的义务,也只有保证人口基数,还有筛选人才两类。

    这不是冷漠,而是经济利益造成的必然选择,仙凡二元是这个世界最天然的生产关系。

    仙盟散发的良种作物、肥料都是遗传学、化学的顶尖成果,各地仙盟分坛年年都在宣讲的理论也包括最核心的基础算学、三大天理、天演论。最有资质的少年进入仙院,有望仙途的少年则会被众多小门派收容。但是,更多的人一辈子都用不到那些理论,学来毫无益处。连教育自家后代都有可能因为研究不深而出现谬误,反而耽误了孩子正常学业。

    王崎曾经以为,仙盟这落后的教育体制是躲避有可能存在的“外敌”。但是随着对人道研究的加深,他才渐渐知晓,仙盟规避外敌的手段,仅限于“隐藏技术”,理论大多是公开的。而仙盟隐藏技术,也仅仅是借助了万仙幻境这个系统。教育上。仙盟没有一丝作假。

    仙盟不是不敢开民智,而是无必要。

    有心求仙者。最多远行百里,就可以找到仙盟分坛,有金丹修士宣讲大道的所在,这也可以算是第一重“道心考验”,问“汝能持否”。连家门都不敢踏出的,自然也不能指望他能够战胜漫长岁月。把握初心。

    紧接着,求道之人就要面临一场赌博了。他们需得在金丹修士宣讲的“公开课”上学习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理论,以此来赌自己有没有天分。赌胜了,神州不过是又多了一修士,赌败了。农业社会,一个人数年没有收入往往就意味着无家可归,还虚掷了数年时光

    广开学校,无论是对仙道还是对凡尘来说,都没有太多益助。

    对于王崎的推演,辰风也点头赞道:“说得在理。我父母是凡俗之中的大商贾,消息灵通,对于求仙之时知晓不少。但是,他们仅限于‘知道’罢了,却未曾真正见识仙道神奇,却只是因为他们是凡人。”

    “还有,我觉得,这仙凡两分,也不知是王崎你说的利益所致。更有人心的原因。”辰风又补充道:“这是八万年的风气,非一日可除。”

    八万年仙道史,就是八万年的仙凡二元,八万年的积弊。八万年一贯如此,反倒没人觉得今日仙盟又什么不妥了。

    “利为‘因’,积弊为‘果’。现有利益的分离,后才有八万年的积弊。”王崎强调自己的观点。随后,他又问辰风:“扫八万年积弊,这可不是一蹴而成的。”

    “我至少有几百年可以做这种事。”辰风倒是看得很开

    陈由嘉嘟囔道:“都是笨蛋。”

    “至少万年之后,我回忆起今日,不会觉得有半点不快,说不定还会感觉呢。”辰风早就习惯了陈由嘉的做派,再次重申自己的想法:“当好人真的很开心的。”

    突然,王崎诡异笑道:“辰风,不要抵抗。”

    “什……”辰风突然感觉有一道外力侵入自己脑部。他只需要凝神就可以将之弹开。但是想起王崎的话,他硬生生的忍住了防御本能。

    “这个是我送给你的那个鬼兵……”辰风终于感觉到王崎在干什么了:“你这是要?”

    鬼兵“白蛇”已经将自己的手从王崎的脑袋里抽了出来,还连带着一片碟状的灵力场。王崎满意的道:“关于‘我要当好人’的观念,以及‘利益与道德’的思考。下一步研究最关键的材料已经到手了。”

    辰风疑道:“你刚刚的一切行径……”

    王崎大笑,用力猛拍辰风肩膀:“就是为了引导你思考刚才的问题啊东家!之所以不提前告诉你,就是为了保证你的那一段思维里没有任何杂质。就算你是阳神阁的精英修士,也没办法收摄自己的所有念头。”

    陈由嘉觉得自己胸口被扎了一刀,一颗少女心华丽丽的碎成了玻璃渣。幸好,王崎即使抓住陈由嘉的手:“当然啦。我也是想要找人说一说这几日心中所思。师妹,谢了。”

    “放开……”陈由嘉挣开王崎的手,往后挪了一段距离。

    辰风思索片刻,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下一阶段的研究,就是‘反心魔大咒’。”王崎道:“在对圆环之理和圣光之神第一阶段研究完成之后,我就会着手实验对两个神灵进行改造。圣光之神教义完备。内涵明晰而且更加简单,所以我打算用调整信众思想、改变信众成分的路子,改变这位神灵,争取扭转成‘道德’的正信。”

    “具体方法,就是将辰风对道德的思考,还有我对利益的思考插入某些信众的脑子,让他们从口头上的卫道士变成真正的正人君子。”

    “圆环之理,则纯用法术手段,直接调整神灵的本体。尝试从物质层面消除道心纯阳咒的影响,消去心魔算法。”

    陈由嘉还在恼怒之中,觉得自己有必要嘲讽一下王崎:“你是正人君子?别开玩笑了。”

    “我绝对是个大好人啊,我的兴趣就是惩奸除恶,匡扶善良,是兴趣使然的英雄。”王崎脸皮厚,顺着陈由嘉的话自夸起来。

    辰风再次将话题拉回正经的学术讨论:“你觉得,这项研究的意义何在?”

    王崎掰着手指数:“首先。圣光、圆环、洪元都体现出了心魔算法这个特点。我们现在找不到新的神,但是就已知的这三个个体来看。说不定这就是所有神灵共有的特征——不管是人格神还是非人格神,也不管是哲理上的信仰还是自然信仰。若是我们造出了人道之神,说不定也会存在一个强烈的心魔算法。”

    “其次,我们只有研究出如何反制心魔算法,才能放心大胆的将心魔大咒投入实战之中。不然万一算法突变,到头来还可能害了自己。”

    辰风思考了一下:“可有些分歧总是错的。是不正确的。有一些行为,不管时光如何流逝,人道如何变迁,都不会成为正确的。若是以律法为信,消除违法分歧……”

    杀人放火。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正义。

    “恶法非法。我们没法判定某一条法律是否适用于任何情况,是否需要废除,是否需要在一切极端情况下都严格遵守。”王崎却摇头:“必须去除那个心魔算法。因为我们无权亦无法裁定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哪怕是圣人,他们也没法判定一个‘正确’会不会在千年后变成‘错误’。”

    以地球而论,先秦时期,包括万世师表的孔子在内,没人觉得歧视女子有什么不对,而同时期的希腊人,包括柏拉图在内,都觉得奴隶制才是文明的基石。

    王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还有一点。我承认,这个世界上傻逼很多,群体的愚蠢也很严重。但是,众生的下限,总比单纯一个意志的下限要高很多。”

    或许一个明智而理性的独裁者可以极大的提升社会的效率,但是独裁者没办法保证自己的继承者永远英明。而民主或许低效,但是却不至于让蠢货长期把持社稷,即使一个疯子骗过所有民众上台,也未必能将所有民众带向死局。

    若是所有人都被消去了某些分歧,那神州就会变得很容易形成一股席卷一切的狂热。

    那才是最恐怖灾难。地球的历史中,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过这种假革命之名的灾难了。历史上最伟大的化学家拉瓦锡,就是死于这样的狂热之中。

    在劝服了辰风之后,王崎便说出了自己最疯狂的点子:“最后,在消除心魔大咒的隐患之后,我打算将之播种到每一个凡人身上。”

    “心魔大咒会改写魂魄,并且能够借助咒灵之间的天然联系,和神道系统连接。它又会自动增长,任何人族出生后或者懂事时都会自动得到一道咒灵,与之共生共长。只要去掉了那个‘消除分歧’的隐患,反心魔咒就是最理想的‘终端’!”

    “反心魔咒提供最基本的法力,凡人就可以享受到仙道文明的成果了!”(未完待续。。)

    ps:  现在一更就顶的上过去1.6更甚至1.7更,每日连续三更爆发就相当于过去的五更……贫道实在受不了了也……休息一晚,明日补上更新可好?

    含泪厚脸求月票tat。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